首页灵异小说逆流纯真年代 第671章 沉默的哥哥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掌心雷 阴阳捉鬼家 玄门秘史:十八层妖楼 茅山终极捉鬼人 鬼上愁眠 青铜鬼坟 猫的怨恨 我的鬼神美女老婆 升棺发财 绿洲中的领主

第671章 沉默的哥哥

    人多,要都顾及上,下场敬酒就要赶早。郑忻峰和曲沫在催促声中上台,说完话帅气地丢了话筒。

    节奏强烈的音乐卡在话筒的电流声后响起。一身西装礼服,新郎郑忻峰给新娘曲沫跳了一段霹雳舞。

    这是以前她有听说,没看着的。那时候她还是假期回国无聊来登峰玩一把的顽皮女秘书,堂堂登峰郑总说,你想看啊,你想得美。

    就是最基础的擦玻璃的动作变种,台上的新郎官跳到台下惊叹连连,跳到孩子扭头问大人,台上那里是不是真的有面墙,有扇门。

    曲沫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一环,惊喜,也不嫌他闹,就站在旁边看着拍手,笑得不行。

    直到郑忻峰“摸到了门”,“又开了锁”,来拉她的手,“推门”,作势要带她跳出来。

    曲沫摆手说等等,然后俯身提裙脚,一二三,牵手跟着跳。

    夫妻俩像两个孩子认真在做游戏,逼真有趣。

    满场掌声和口哨声雷动。

    就连在酒席上一直沉默的曲光山都侧身看着拍手,噙着眼泪笑坏了,因为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他这个父亲再没有看过女儿这副小女孩的模样。

    有人来敬酒,说:“恭喜啊,老曲。”

    曲光山端酒杯站起来,高兴说:“谢谢,同喜,同喜。”

    六十多张桌的场子,郑忻峰带着曲沫敬酒,走得很慢。

    就好像每个人都会想跟他闹一下,熟的不熟的,年轻的或老成的都没例外。这大众人缘呵,一如当年那个踏遍周边八校的霹雳小王子。

    于是,由一张张桌,到一个个人,敬酒如过关。似蜀道难。

    郑忻峰折过几张桌直接来找坐在最角落的江澈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涨红,脚步踉跄,整个人全凭曲沫和一旁的唐连招扶着。

    坐下了,他像个孩子一样不依不饶,一定要跟江澈连干三杯。有人劝他说你俩兄弟什么时候不难喝啊。他不听。大概是真醉了,谁劝都不听。

    “一世人,两兄弟……”

    “我知道,我知道。”

    酒喝完,郑忻峰没趴下,92、93两年全国跑全国喝的锻炼成果就是,他看起来总是下一秒就要倒的样子,可就是一直不倒。

    缓了缓,新郎官开始扭着头找人,一个个兄弟点名,点一个,叨咕一段往事,“欸,有竖呢?还有,河源呢?”

    江澈把他揽住了,小声说了两人去做什么。

    “他们,干嘛啊?为什么啊?”大着舌头,郑忻峰不理解问。

    江澈说:“大概因为秦河源会留下来,而陈有竖,要走了。”

    从矿区到外面,到临州,到再回矿区,到现在眼看就要一切落定的时候,兄弟俩所选择的生活道路,终于还是不一样了。郑忻峰想了想,点头,表示懂了。所以这一架,不光是别人要他们打,大概他们自己兄弟俩,也愿意打。

    “走,去看看。”郑忻峰摇摇晃晃要站起来。

    江澈无奈按住他说:“这可不行,你今天是新郎官,不能离场。”

    “哦,那怎么办?”

    “一定要看的话,也行,我带你去楼上看。”

    晋西北矿区的大佬们陡然听见包厢外一连串凌乱的脚步声,人声,刚在想是不是有人杀进来了,门已经被推开。

    进门是新郎、新娘,大概是来敬酒的,却直奔了窗口。

    郑忻峰晃着脑袋,“哪呢?”

    唐连招说:“那。”

    郑忻峰、曲沫、唐连招、孔德成……江澈,还有正扒着窗栏使劲踮脚,说自己不怕一定要跟来的曲冬儿。

    一群人在矿区大佬们的包厢窗口站了一排。看两个人,走一条二十人挡路的巷子。

    “咱有没有下去人啊?”脸色也有点儿红,曲沫担心问了一句。

    孔德成说:“刚林团长说,他爱看这个,去看个热闹。”

    屋里的大佬们:“……”

    来人敬酒了,是斧斧和老三。大佬们有些茫然,但毕竟他们中不少人是跟着斧神买股票赚过钱的,过去也算有交情,所以一个两个,就都把杯子举了起来。

    同时耳朵仔细听着巷子里的响动。

    …………

    高楼,酒店,喜宴,灯火通明,热闹欢腾。

    后面是一个停车场。

    再停车场后面,有一段路灯昏黄的小巷。巷子与酒店停车场的一边围墙等长,大概百多米。

    二十人当然不可能都一起上,不然今天玩的就不是前辈规矩了。大佬们也有自信,他们今天能带来的人,不提什么功夫,好勇斗狠总归是有一手的。

    林大援喝的也已经不少了,儿子的那帮弟兄,基本都过来敬了一遍。擦火点了根烟,林大援悠闲站在巷口外看着,对一旁的儿子林胜利说:“你当年要是去当兵……”

    林胜利说:“能练到闯过去?”

    林大援偏头,看了看儿子的胖脸,圆溜溜的身材,说:“你现在就能掏把枪出来。”

    父子前方几步,就是秦河源和陈有竖。

    阻巷口的是四个人。

    “还是以前那样吧?”秦河源脱了外套,解袖子问。

    以前什么样呢?

    以前还小,打架总是要到秦河源被人揍得顶不住了,陈有竖才会冒出来。这事是秦河源父亲跟陈有竖交代的,用他的话说,是为了让秦河源学会打架,这孩子体格不够,要学会阴着打。

    怎么学?疼怕了,自然慢慢就会。就像狼学会把尾巴夹起来去撕咬。

    然后兄弟俩再沉着脸并肩上,一个扛着打,一个阴着打。渐渐地,就从孩子堆里打出来,可以参与一些矿与矿,村与庄之间的争斗了,80几年那会儿啊,矿区三不管。

    秦河源这话的意思,是他先上去试试手。

    陈有竖对他憨厚一笑,扭头,直接就扑了上去。抬手架住一拳后,侧身就一个高鞭腿。

    高鞭腿这玩意一般不是抽冷子或者大优势吊打不好乱用,陈有竖这样出手想的是直接轰倒一个威慑后面的人,不然,这一百多米不好过去。

    但是对方打头阵的人明显也选过,对面人反应很快,小臂一架挡住了头,虽然被轰倒了,但是很快又爬了起来。

    人起身爬一半。

    “啪”。

    照面一脚,秦河源踹完立即退回来。

    地上倒了一个。

    三对二,局面混乱。

    “好像也不轻松啊……”林胜利说完抬头看远,意思这头阵就没见多利落,后面怎么走?

    “能撂倒就行。”林大援说:“你真以为动手打架是电视里拍的那样啊?尤其群架这玩意,打到最后,看的其实反而是谁最能扛,知道吗?”

    他这话音落下时,陈有竖正好横身,替秦河源挡下了朝心窝的一脚。

    顺势把腿抱住了,往后一拉。

    秦河源错身向前,恰好到膝盖高度的一记低扫,直奔对方支撑腿。

    再倒一个。

    同时,抱腿的陈有竖背上也连挨两下。

    林大援数着呢,当阻巷口的四个人全都倒下,陈有竖身上已经挨了七下,而秦河源,一下没挨着。

    秦河源没数,但也知道。

    虽然一直都是一个扛着打,一个阴着打,但是今天的陈有竖还是不同过往,他比过往更护着秦河源。到了有时不合理的地步。

    “哥?”秦河源喊了一声。

    “没事。”陈有竖笑一下说:“你这几年都在忙生意,我没事都在练。”

    他这一笑,是说不清味道,然后陈有竖也没再说话。但是秦河源大概能懂,他哥的意思:“今天过后,哥就没法每次替你挡在身前了。”

    这家伙总是不说话。

    就像遇见江澈之前他们在火车站讨生活,没有暂住证也不敢去办,怕人举报,被人当狗的时候。总是陈有竖买回来一袋馒头,丢他怀里。

    秦河源从来都不知道,他自己吃了几个。


同类推荐:无限制神话 山海奴隶主 神文文明 无上遁一 我的动漫悍妞 放开那座蜀山 两仪道 洪荒不周山 道法虚空 至尊神眼系统 学霸养成手册 大明星的极品前夫 小明星演义 火影之最强再不斩 天道编程 我的小人国 革宋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诸天万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