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绝密计划之七重丛林 第三十八章 审问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重生军嫂驭夫计 段誉,我要跟你抢老婆 佣兵王座之战斗法师 超神学院之葛伦重来 潮汐进化 异界环游记 超级司机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白月 望辰幽幽 魔神武道

第三十八章 审问

    一股火焰在我的心底腾地燃起,以要把五脏六腑点燃的熊熊之势,冲进了我的大脑。我的脸颊通红,紧跟在气势汹汹的王震和彪子身后,一边大声呼喝,一边端着枪向那个狼狈地爬起来,慌乱逃窜的人狂追过去。

    人多的优势在这里充分地体现出来,既有多个方向的追捕,又有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没过几秒,老樊就被一拥而上的愤怒的人群压倒在身子底下。他瞪着惊慌失措的眼睛,大张着嘴,脸色惨白,发绳不知何时也掉了下来,本就一缕一缕的头发被人死死揪着,显得更为杂乱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在愤怒之外不由自主地冒出一点心惊。

    彪子揪住他的衣领,面容狰狞地凑近,猛地一拳捣了上去,鼻血像是长龙般倏地从老樊鼻孔里窜出来。老樊脸上的肌肉猛地一跳,但却不哀嚎也不露出痛苦的神情。彪子举起拳头还想再打,却被小赵冷面拦下:“小心着点,打死了一会儿还怎么交代。”

    小赵咬着牙踢了蜷缩着的老樊一脚,拖着他率先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我挠着脑袋跟在他们身后,满脑子问号,怎么想也想不通老樊是怎么杀死老刘的,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从各人所处的方位上来说,都满是漏洞。

    王霖朔忽地碰了一下魂游天外的我,吓了我一大跳。他盯着我问道:“想什么呢?”

    我瞥一眼脸色铁青走在前面,连头都不回的彪子和小赵,低声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王霖朔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一转,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道:“你就那么确定是一个人干的吗?”

    他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我听来却犹如雷声灌耳。我倒吸一口凉气,正欲说话,耳边却传来重物扑地的声音,紧接着黑熊的冷笑声传来:“做了多年兄弟,没必要一见面就磕头吧?”

    老樊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小赵拿着一把枪顶在他的腰间。黑熊的脸上满是狞笑,一言不发,只盯着老樊。陈霓瞪着眼睛惊恐地和小飞挤在一起,老八则低着头单独坐在一边。

    林子里陷入死一样的静寂,甚至连呼吸声都是压抑着的。张思远和我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皆偷偷地往后退了几步,力求让自己离风暴的中心远一点。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众人面部的肌肉都已经酸痛后,黑熊掏出了一根烟,面无表情地蹲下来,把烟递到老樊的头前,声音十分平静:“站起来聊,你这样我浑身不得劲。”

    老樊仍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他看起来一反常态的平静,身子也不抖双肩也不耸动,我甚至疑心他埋在雪地里的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黑熊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彪子很乖觉地补上一脚,瞪眼怒道:“头跟你说话呢!”

    老樊这才缓缓抬起头,他脸色黑灰,神色黯淡,鼻血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他的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眼神空洞,不知是绝望还是惊惧。他漠然地低声道:“说什么?”

    他的话音还未落地,黑熊眉间和鼻梁上的肌肉猛地皱紧高耸,王震试探地往前跨了一步,半伸出手来准备随时拦住他。呼呼风声不知什么时候消散了,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在耳边爆炸。

    但事态往往出乎我们的预料,黑熊居然扯开嘴,露出一口被烟熏黄了的牙和一个冷冰冰的微笑:“你还是这副脾气,我真搞不懂路叔怎么会看上你。”

    他推开踩在他身上的小赵,把满脸血污的老樊拉起来道:“蹲着说话太费劲了。说吧,谁安排你杀老刘的?”

    一直紧闭嘴唇的老樊此刻终于费力地吐出一句话:“李,李家太爷。”

    这五个字像是一颗炮弹扎进人群里,刚才还静默无言的人们此刻全都张着嘴瞪着眼,又是交头接耳又是惊呼。冷叔和黑熊表现的最为惊慌,他俩几乎站都站不住,眼珠瞪的像是要从眼眶里跳出来,眉毛高挑,异口同声地吼道:“怎么可能!”

    我们四个面面相觑,皆挠着头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我望向陈霓,她居然也瞪着眼睛张着嘴,一反常态地主动站起走到黑熊身后伸长耳朵。张思远向我们一摊手,清清嗓子大声道:“各位在讲话之前能不能来个科普?我们四个辈分小,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的话还没说完,人群又是一阵骚动。这次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们四个身上,不知为何,惊异地盯着我的人格外多。那目光像是锥子一般,混合着惊讶,茫然,怀疑等多种情绪,刺的我浑身不舒服,忍不住想把头低下来。

    张思远真没想到他的话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他的神情很是尴尬,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游离,挤出一个笑道:“不是,我们真没开玩笑,你们干嘛拿这种看猎物的眼光盯着我们?”

    黑熊和冷叔惊讶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冷叔叹一口气,摇着头道:“张路的嘴是严,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严,连自己亲侄子都不告诉。这又不是什么机密,怎么可能……张玄,我问你,你认识李希瞰吗?”

    我茫然地点点头,心里咯噔一声。冷叔咂咂嘴继续道:“好,那么你知道他爷爷是谁吧,你还记得他爷爷前几年干过什么吗?”

    刹那间,我的身上猛地热起来,一幕又一幕像电影般的画面在我眼前飞速划过。路叔说过的有关于总控制人的事情,还有沙漠里那两个被派来追杀我们的黑衣人……我的耳边嗡嗡作响,王震他们向我投来的复杂眼神我也看不清楚了,我的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疑惑,正要上前发问时,脑中忽地划过一道闪电。如果他们的所知信息量和我持平的话,那他们在得知老樊是李老太爷派来时绝对不会这么惊讶。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定了定神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开口道:“没必要那么惊讶,把人蒙在鼓里是那只老狐狸的专长。”

    黑熊皱眉接话道:“这有什么好瞒你的,我真搞不懂张路一天天在想什么。”他转头直勾勾盯着老樊,厉声道:“你说什么瞎话,李老太爷都死了十几年了,怎么可能再吩咐你。说实话,他手下的谁派你来的?”

    我不动声色的松一口气,老樊低垂着眼皮道:“没有,他没有死。我亲自见到他的,他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混进队里杀一个人。”

    彪子瞬间就炸了,他一把揪起老樊的衣领,举着钵大的拳头怒吼道:“老刘跟你有什么仇,你俩之前根本不认识吧?我一直以为你是跟着路叔混的,没想到你居然……”他的眼神忽地变得有些胆怯,但转瞬又被怒火吞噬,推搡着他继续吼道,“你为什么要害死老刘,人家回去还等着结婚呢!还有,之前冻死的那个兄弟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老樊摇摇头,面色惨白地道:“那个真的不是我干的,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死的。”

    小赵忽地打断他的话,飞快地道:“不对劲,不可能!老刘只是个小棋子,李老太爷很可能根本就不认识他!绝对不可能是李老太爷让你杀他的,老刘很老实,交际圈小的不能再小,根本就没什么仇人!”

    王震和王霖朔对视一眼,面色皆有些难看。彪子涨红的脸刷地变黑了,几双眼睛带着凌厉的光死死地盯住老樊。这次连黑熊也挤不出笑来了,他狠狠地盯住老樊的双眼,抓着他的头强迫他抬起来,咬着牙挤出一个字:“说。”

    此刻我方才从老樊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他面如死灰,眼睛乱眨,鼻翼翕动,挣扎着挤出一句话来:“李老太爷的确让我混进队里杀人,但,但目标不是他。他只是瞧出些端倪,有,有碍我的计划。”

    我倒吸一口凉气,心跳速度瞬间增加,感觉自己像是被扔进了动物园的熊山里般恐慌。黑熊点点头:“我真没猜到队伍里藏着个奸细。你说实话,他是不是让你杀掉我?”

    老樊摇摇头:“不,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他冷冰冰的眼神瞟到我脸上,“李老太爷让我杀的,是张路的侄子。”

    惊愕的,迷茫的,愤怒的如刀子般的眼光全向我射过来,我全身像是被钉在了十字架上般,僵硬地一动也不能动。张思远抓着我的肩膀,连声发问,可我却张不开嘴,无论是脑袋里还是心里都满是问号,好半天才渐渐地缓过来,答非所问地道:“我没事……他为什么要杀我,怎么说的?”


同类推荐:我杀了法爷 仙家萌喵娇养成 阴影之主 我的美女总裁夫人 末日研究室 虚实进化 奇幻穿越男主可没那么好混 太阳神的荣耀 朕乃玉皇大帝 穿越之铁血武侠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我有皇帝分身 天策诡途 地师传奇 葬仙天书 吞天记 得妻如倾 立地蛮太岁 魔武迦蓝 仙界网络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