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小说战神天尊 第7章 更胜往昔风流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小修行 最佳影星 妖孽崛起录 记忆苍穹 小草崛起 我是至尊 回溯事务所 教练万岁 全球美食之旅 无疆

第7章 更胜往昔风流

    柳白完胜齐谷,并当场斩杀了齐谷这样的结果,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

    欢喜者,当以柳正山为最。

    早先,柳正山在衙门里听人说儿子要与齐谷对战于公共演武场的时候,惊的二话没说,提起兵刃就跑到了公共演武场来。

    他是下定了决心的,若在比武过程中那齐谷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那他必会插手干预,哪怕为此付出名誉扫地、声望崩塌以及前程断绝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当然啦,想法归想法,决心归决心,可真要有那时候,估摸他是没机会插手干预的。

    因为熟知柳正山性格的顶头上司城典史张维庸以及跟张维庸素不对盘的城主簿顾善德,甚至是张维庸的上司城尉大人魏令勋在悉知柳白与齐谷对战公共演武场的消息后都一齐赶了过来观战。

    在这几位的看顾下,柳正山是没能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的。

    当然啦,城主簿顾善德是没安好心的,他巴不得柳正山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好让他借题发挥,把算盘打到张维庸的脑袋上去,只是清河城第三号人物城尉大人的出现,让他不得不熄了想搞小动作的念头。

    而事实上,柳白与齐谷一战的过程与结果,也没有让顾善德搞小动作的空间,柳白这一战赢的实在是太完美了。

    与柳正山等人的欢喜不同,王学周、王哲父子以及随同他们一起过来的程雪之父程志河则都是一脸忧虑,尤其是王学周父子,简直有些惶惶不安。

    “爹,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刚才柳白挟民意大势斩齐谷头颅的一幕,给王哲带来的心灵冲击实在是太过剧烈了,以至于这会儿他走路都有些腿软。

    王学周脸面抽搐,看了看往日里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最是得意和满意的儿子,心头焦虑异常,愤懑怒道:“还不是你个小畜生,没的由来为何一定要去招惹柳白那个煞星,这下好了,这个深藏不漏、心机似渊,又狠辣非常的人物肯定是惦记上咱们家了,你问我怎么办?我还要问你怎么办呢?你不是投靠了那个,那个什么、什么卫师兄吗?你把他夸的天花乱坠,说他组织的那个叫什么卫氏门徒的组织是你们外门最大的势力,他能不能给咱家出个面?给咱家出个头?”

    王哲艰难的咽了口吐沫,道:“爹,我,卫师兄是很厉害,卫氏门徒也很厉害,可、可我在卫氏门徒里地位一般,卫师兄虽因小雪师姐与柳白那厮结怨,但是柳白有一个叫韩克忍的同舍挚友,是咱们外门武道资质第一的天才,有那人在,卫师兄也轻易拿柳白没办法,否则这么些年,柳白还不早就被卫师兄给收拾了?”

    “王兄,王贤侄,稍安勿躁,一个区区柳白,虽然厉害,可年纪摆在那里,身手终究还是有限的。了不起也就能与十一品中下位的武者对抗一下,至于再往上,恐怕便无能为力了,而王兄你……家财万贯,难道还寻不着一个重赏之下的勇夫?”

    一旁程志河忽然阴测测的开口了。

    他这话却是把王哲和王学周都吓了一大跳,搞得两父子面面相觑,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们有些不明白,程雪跟柳白现在其实没有完全撕破脸皮,多少有这些情分在,程志河完全是进退有余的,为何却好像比他们父子二人还要紧迫一般,竟然提出了要买凶杀掉柳白这般险恶异常的建议。

    他们哪里知道,实际上柳白之前在公共演武场中说的那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让程志河觉得自己被影射了,而此后因为这个故事所掀起的民意大势更是让程志河惴惴不安、细思恐极,一时间心中对柳白是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并在一时冲动下才对王学周父子说出了那样一番险恶之言。

    不过话一出口,程志河立即便后悔了,他这话说的太突兀、太冒失了,见王学周父子发愣,赶紧讪讪笑道:“二位,莫要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不想,王学周父子还未答话,一旁却飘过来一个愤怒并杀意凛然的声音:“好一个玩笑,程志河,你的玩笑我柳正山记在心里了。”

    忽闻此声,王学周父子脸色一白,而程志河更是面色剧变,猛地转头看去,只见柳正山和城典史以及城主簿正一并站在他身侧不远处,目光冷冽的扫视着他。

    程志河惊得心神剧颤,好在看到了城主簿顾善德,才总算强自压下了心头的惶恐,一溜小跑过去,躬身见礼。

    程志河知城主簿与城典史一贯不和,而柳正山又是城典史手下的头号大将,自己虽算不得入城主簿的眼,可六科吏员的直属大上司便是城主簿大人,因而他便寄希望于城主簿大人能维护他一二。

    可事实的结果非但没能如他的愿,反而给予了他沉重的一击。

    只听城主簿顾大人温声对柳正山道:“正山啊,不是老夫说你,小柳白与你父子二人都有一个毛病,那便是识人不明,刚才演武场上小柳白那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说的很好啊,很有教育意义。适应于他,更也适应于你,你看看这程志河不就是你的昔日忠犬吗?现在摇身一变,白眼儿狼一个不是?哎,这事儿啊,就交由老夫来帮你处置吧,明日我上报城相大人,把这人品低劣、心性险恶的程志河开革出公门,你觉得如何呀?”

    柳正山闻言赶忙躬身道谢,顾善德抚须一笑,摆手在仆役的簇拥下先一步离去了。

    城典史张维庸和柳正山也没有多留,稍许后便一同离开了公共演武场。

    只留下如坠冰窖的程志河呆立当场,甚至连适才被吓得如暴雨下的鹌鹑一样的王学周父子也都悄然弃他而去了。

    被大雨洗礼过的朝阳街,此刻显得格外的清新。

    出了公共演武场,张维庸没有急着回衙门高坐,而是在柳正山的陪同下缓步街头,说是忆谷思甜,回味一下当初刚进公门时,巡街走马的感觉。

    张维庸和柳正山都是从巡街捕快做起的人,现在一个高居城典史之位,一个稳坐城捕长之职。

    这两个职位,大约相当于柳白前世的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以及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说是位高权重也并非不可以。

    而就这样位高权重的两个人,走在街头时,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做领导的张维庸先开口了:“正山啊,你家那小子不得了啊,真真是更胜往昔风流,从少年潜龙,一跃升天,十五岁不满十六,就真正上得了台面喽!”

    柳正山刚正英毅,又略有些沧桑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一抹发自心底的得意,不过他控制的很好,转瞬就变成了不好意思的憨笑:“张大人,瞧您这话说的,也太抬举那个小混蛋了。”

    “抬举?一点都不抬举!”

    张维庸意有些感慨的道:“刚才城尉大人可是说了,让他家小子要好生与你家那小柳白亲近亲近,分明是小时候的竹马至交,长大生分就不好了。还有那素来看我不顺眼的顾善德,不也上杆子帮你把程志河给狠狠教训了吗?连公门的皮都给扒下来了,这个分量不算轻啊!”

    “张大人,刚才一时间我只顾愤恨程志河那个小人了,没转过弯来,再一思量,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您说顾善德平日里对我也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突然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柳正山一脸苦恼的道。

    “什么意思?武道九品,正相当于官职九品,无论如何都算是一方人物了,顾善德这是要跟你提前断了因果,结个善缘呐!

    尤其你家那小子还妖孽的很,并非纯粹的武者匹夫,刚才只信口编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就可煽动民意,操纵大势,而且用心之深,让我回味起来,都颇有些心惊肉跳。”

    说到此处,张维庸稍稍一顿,意味深长的道:“那齐谷怎么说也是个不错的武道人才,想来少元宗高层早对其有所关注了。此番柳白将之斩杀,实则是有损少元宗储备与颜面的行为,虽说公共演武场素来生死勿论,明面上挑不出什么差错,但暗地里难免被为人诟病同门相残,若有对手人物,更难免会以此为话柄兴风作浪,可若斩杀齐谷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那这个漏洞就算是堵住了,若有人再想借此翻云覆雨,那便是逆势而行、民心背向,自取其祸!

    武道前途不可限量,心机智计更是天予非凡,你有这样的儿子,何愁咱们那位最是以审时度势著称的城主簿大人,不向你和善卖好呐?”

    柳正山闻言一脸讷讷:“这,大人,您这是不是也太看得起我家那小子了?武道九品?那可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就我家那小混蛋,我想着他能有我现在的修为,也就够糊弄一辈子了。”

    这话说的,明显是在断章取义,只拿柳白的武道说事儿,却对其智谋心机忽略而过。

    显然,作为父亲,柳正山并不想柳白给他人留下一个年纪轻轻却心机重重的深沉印象。

    对此,张维庸也是从善如流,不再提及剖析柳白的用心立意,只是玩笑着没好气的白了柳正山一眼,说:“你真是亲爹?哪有盼自家儿子不好的?就你儿子今天表现出来的战力水准,十一品中位的武者或都能一战,这代表什么?越阶作战呀!少元宗不傻,能放过一个具备越阶作战能力的弟子不培养?你儿子在少元宗内门是进定了,说不得还能捞到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呢!

    而你几时听说过少元宗的内门弟子有修为不到九品的?至于亲传弟子,哪一个会停在武道第一个大阶段走不动?

    你呀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吧,你儿子的意志和悟性都是天才级别的,只要闯过武道第一个大阶段,那前程,将来只有你我这样庸人望尘莫及的份儿!”

    这下柳正山忍不了了,脸上的笑意堆得跟开烂了的向日癸似的,直叫人恨不得往上踩几脚才好,最可气的是这厮得了便宜还卖乖,道:“大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小白他真不是我亲生儿子。”

    “正山呐,你还在老夫我面前卖弄上了是吧?”

    张维庸老夫聊发少年情,飞起一脚就撩在了柳正山的屁股上。

    柳正山也配合的佯作吃痛,大声道:“大人冤枉啊,我哪有半点卖弄的意思,就是经大人您这么一指点,我茅塞顿开,高兴坏了。

    大人,您也知道我就是一直肠子的粗鲁人,官面上那些弯弯绕绕我迷糊着呢,往后还得全靠大人您指教提点,否则指不定哪天我被人绕了进去,最后还得连累到您身上。”

    “你这疲懒货,还讹上老夫了,真是讨打!”

    张维庸佯怒,可心中却是松了口气,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柳正山不是昔日幼狼,自己更并非东郭先生:“你呀,算是老夫一手提拔起来的,更是本官用得最顺心、最得力的助手。往后,你只管放心办事、用心办事,那些零七碎八、弯弯绕绕的魑魅魍魉自有老夫为你一力遮挡。”

    柳正山憨态挠头、喜形于色,道:“等的就大人您这句话,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大人您将来可不能食言呀!”

    其实柳正山和张维庸二人的这几问几答,说的都是些大家心中有数的话,柳正山真能不明白那城主簿忽然对他示好的原因?

    若真是那般,他也做不到这城捕长的位置上,即便坐上了,也早被人算计拉下马了。

    这终究还是在表明个态度,以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我柳正山不会做墙头草,是个直性忠诚之人的弦外之音。

    官场上的事儿,无论哪个世界,都喜欢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还美其名曰讲究方式方法。

    事情开门见山、平铺直叙不行,因为这会显得毛躁,且有欲盖弥彰之嫌。事情搞得太深奥了也不行,因为这会让谁都听不懂,更有卖弄显摆之意。

    于是,张维庸和柳正山才在朝阳街头默契的上演了这么一出此中更有深意的对话。

    值得庆幸的是,这番对话的结果是皆大欢喜的!


同类推荐:寂寞吹刀 最强救世主 末日崛起 征服废土 冰雪圣王 我真是好人 黄尘上玉京 贫嘴白杨之半壶纱 原力大魔王 超凡保镖 梦回千寻屿 绝域神王 三生论道 纵横虚空之克兰星主 剑魔邪尊 神剑冲天 风自南来 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抢救一下 末路余生 美国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