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小说函谷关 第八章 一骑青牛绝尘去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回溯事务所 教练万岁 无疆 我是至尊 诸天最强BOSS 网游之神级土豪 记忆苍穹 超级盗版碟 重生网络女主播 妖孽崛起录

第八章 一骑青牛绝尘去

    阳城与白云城的这条路,平日里无人行走,只因盗匪横行,一个少年骑牛走在路上,杀了十几个不开眼的马贼,便再无人出手。

    山脚下刚开始准备出发的宋东山,听到了人生最后的一个声音。

    箭啸声。

    十几只箭呼啸而来,准确无误的钉死了除了柳木烟之外的所有人。

    一个山匪装扮的络腮胡子走了下来,看向宋东山,冷笑道:“没了柳占山,还想跟我谈情分?”

    牛背上的牧青州,闭目吸纳天地灵气,除去打发拦路的,剩下的时间都在温养体内的道种。

    黄昏时分,牧青州遥遥看到了一座高大城门,城门上方写着两个大字:阳城。

    赶在最后时分入城的牧青州,多掏了两个铜板,一身玉狮袍子,居然只拿三个铜板进城,让门口守卫小卒殊为不满,但嘴上也不敢说什么。

    这一身衣服,只怕十辈子都挣不起。

    阳城有户人家姓曹,当年家族中有一位二品巅峰高手,这可不是赵丹灵初入二品的高手,一个打十个赵丹灵问题不大。

    当时六十岁,对二品高手来讲正值壮年的曹飞,去了函谷关之后一夜身死,曹家亦如赵家般,得到了皇权的倾斜。

    不过,曹家是真正的大门阀,不像赵家只有三代人,曹家传承了近千年,皇朝都见了三个,如今仍屹立不倒。

    家中光二品客卿就有十位之多,更别提八百甲兵,合力击杀一名二品巅峰高手也不在话下。

    牧青州不知道这些,只知道离开家之时,四十九个名单里,有阳城曹家。

    老牛刚过城门,背后忽然就传来一阵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牧青州转头去看,城门上的一块巨大的方石竟然脱离了周边束缚,连滚带砸的掉了下来!

    这块方石,三米见方,少说也有上万斤,牧青州翻身下牛,一步跨出,便拉出一个刚入门的孩子,不过也就救出这个孩子,剩下的七八人眼看就要被砸死在石下。

    一个黑衣少年猛地出现,弯腿曲蹲,双手次第迎向方石,方石滚落下来,至少有两倍的力量,一下压在少年手上,少年自是不堪重负,只好借势让方石落在肩膀处,双腿已将坚硬地面踩出两个大坑。

    本来蹲下等死,如今逃出生天的七八人扭头就跑,少年怒吼一声,似要将方石掀翻脊背,落在地上,不过脚下曲蹲两下都未成功。

    牧青州一步踏出,眼角余光见到有两个黑衣人脚步移动,贴近少年。

    牧青州右手一挥,天地尽藏万物于掌心,随后按在方石上,随后看向少年,少年再次曲蹲,随后咆哮一声,方石滚了滚,仍未有下去的意思,却见牧青州掌心喷吐,巨石应声落地。

    四周响起了掌声无数。

    边上的两个黑衣人再次隐没,不知去了何处。

    牧青州看向少年,少年看向牧青州。

    沉默由少年打破:“多谢了。”

    牧青州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出了一分力,不算什么,若没有你出九分力,这方石,我肯定推不动。”

    少年笑了笑,道:“哈哈,好说好说,我叫周人王,你叫什么?”

    牧青州诧异的看了看此人,道:“牧青州,你这名字起的大气,不怕朝廷找你麻烦?”

    周人王尴尬的挠了挠头,顺势搭在牧青州肩膀上,回刺道:“你这名字胆子也不小,牧青州,青州牧,怎么,想要青州?”

    阳城最好的酒楼里,周人王和牧青州面前摆了八壶酒,十几个菜,周人王在街上就拉着牧青州,一定要请客,对周围人群和士卒的崇敬眼神视而不见。

    牧青州拗不过此人,只好随他来了阳春楼。

    阳春楼是城主的家业,各地城主若无意外,大半都是世袭制度,朝廷的节制力,往往在城内不怎么算数,数代皇帝想要削权,一般都无疾而终。

    这帮子帮着打天下的臣子,到了如今,真正成了尾大不掉的外臣。

    周人王力大无穷,吃起饭来,也是让人目瞪口呆,牧青州眼看着十几盘菜被其吃下肚,喝了六壶酒,拍了拍肚子,看向牧青州尴尬的说吃了半饱。

    加酒加菜的周人王吃饱之后,下意识的挥了挥手,似乎是叫人结账,但随后手一停,摸向怀中,似乎要掏银子。

    掏了半天,一个铜板都没有的周人王一脸赧然的看向牧青州,道:“兄弟,借点银子。”

    牧青州洗髓之后,神魂肉身无垢,能感觉到周人王挥手的一瞬间,有一个人要从一处绝不可能藏人的地方走出,随后周人王停手,此人又瞬间停住消失在牧青州的感应之中。

    大概猜到了缘由的牧青州笑了笑,道:“这顿算我请了,回头你带了银子,再请回来便是。”

    周人王怒道:“不行,说是我请,就是我请,下次请回来,顶多扯平,绝对不行。”

    牧青州失笑道:“那你下次请我三回便是了。”

    周人王想了半天,点了点头,似乎没想明白为什么变成了三回。

    到了客栈,牧青州和周人王各自住了一间上房,在屋内品茶的牧青州不关心周人王到底是何人,有什么背景。

    毕竟他是来杀人的。

    不过牧青州的身份,当晚就摆在了周人王的身前。

    一片空白。

    周人王对这个没有记录的同辈,有了不一样的兴趣感。

    万物藏是一门包罗万象的术法神通,主旨其实还是在于以世间万物为根源去提取其中的力量。

    吸纳他人的真气剑罡再反制他人,其实是违背万物藏的宗旨的,牧青州一直在寻求更适合的方式,以他目前的水平,顶多对战付千秋这样子的半吊子五品,再往上,就比较困难。

    无时无刻都在修炼牧海青州诀的牧青州,体内的真气已经逐渐壮大,虽然不足以孕育道种,但能保持丹田圆润,不会枯萎。

    牧青州探手一抓,似有一团水气在手中挣扎,月光映过窗户,照在其中,牧青州一松手,清晰可见手心有一团水渍。

    以牧海青州诀为根,运转万物藏,凭空摄取天地灵气,不补充到体内,居然可以提纯其中的水元素,牧青州看着掌心,盘膝坐了一夜。

    第二日清晨,牧青州五指各有五团元素涌动,五行轮转,在五指间跳跃,一夜的努力,牧青州终于掌握了万物藏的一部分精髓。

    吃过早饭,牧青州离开客栈,问了曹家的位置,便步行过去。

    这次不是要杀人,只是探探路,毕竟现在一身修为散的厉害,远远未到可以报仇的地步。

    一抹黑色,远远跟着,因为吊的极远,牧青州也未感应到。

    千年世家的曹家,占地极广,与城主府是两看相厌,一般都离的很远。

    城主府是当年的从龙大将,曹家是新晋的皇权捍卫者,一个自以为是,一个仗势欺人。

    牧青州站在曹家大门口,抬头看向三米大门上的两个大字:曹府。

    门口护卫看见牧青州就要赶人,牧青州感应到曹府内不远处就有个二品高手,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这次实力受损,短期内难以建功,牧青州也无所谓,施施然的走开。

    绕着曹府转了一个大圈,观察了周围的府邸情况,计算了与城主府和城门的距离,牧青州便离开了。

    纵然近期不能杀进曹家,牧青州也自信早晚要杀他一个人仰马翻。

    曹府,阴曹地府。

    回了客栈的牧青州,牵牛就要离开,周人王忽然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拉着牧青州的胳膊,说道:“去哪呀,带上我。”

    牧青州瞥了一眼,道:“我去趟龙泉,据说那里曾经有龙出没,见见世面。”

    周人王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龙,都是骗人的,不过龙泉出的剑向来不错,倒是可以去看看。”

    牧青州骑上牛,慢悠悠向城门行去,周人王牵来一匹枣红大马,挑衅的看了看牧青州,意思再明显不过。

    老子这大枣红马,比你这头破牛强多了。

    牧青州看都没看一眼,出了城,行了十几里后,周人王一个加速,骏马飞腾而起,立刻便超过了牧青州。

    牧青州待周人王行远了,拍了拍牛脖子,说道:“走了,牛兄。”

    被随行黑衣人告知牧青州去曹府做了什么之后,周人王便有了大胆的猜测,莫不是与曹府有仇,要杀进曹府,斩了仇人之后再一骑绝尘离城而去?

    对牧青州愈发有兴趣的周人王自然知道昨日那一手推方石的功夫,绝对是上乘武功,不然不会分寸时机拿捏的都那么恰到好处。

    周人王初出江湖,遇见个有意思的同辈,自然不会就此擦肩而过,还想着收拢在手下做事。

    不过,再聪明的周人王,也绝对想不到,牧青州不是要杀一人,而是要杀曹府。

    周人王等了本天不见人来,正要怏怏回去,就见后面一骑绝尘,卷起尘土飞扬,赞了一句好俊的马儿!

    待离得近了,周人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他.妈是牧青州的那头牛,这还是牛?

    老牛绝尘,脖子上的毛发渐而转青。


同类推荐:项霸天下 星神途 荒云纵 白鹿学院 特种兵的别样人生 祖逆破界 两世情仇 天将暮 美国史话 末路余生 次宇元宙 逆时乱空 仙道凡途 神泣灭世 汉志帝王本纪文言版 赤弭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都市最强修仙 校花的火影保镖 九咒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