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小说汉志帝王本纪文言版 第三十五章 辽东之战一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放开那座蜀山 无上遁一 大明星的极品前夫 变身土豪少女 重生之大梦七年 韩娱之一生所爱 西游归来 帝国法兰西 侠客榜 战神天尊

第三十五章 辽东之战一

    帝慎重道:“自古尚兵谋势不谋阵,胜者上,阵者下。以全军破国,以全势鬲者,王。”――《汉志?兵簨》

    史公归家时,曾曳行于辽东及乐浪玄菟二郡,解其地与财。听闻石墨上郡得功,名显于幽州,急忙放下典籍刀笔,归北平等待石墨来拜会。

    辽东半岛,自古为汉家领土。武帝年间,卫氏拒于乐浪郡地,自称为王。帝雄才大略,舟陆并进灭其于王城之下,遂合地为四郡,后改二郡,称乐浪玄菟。

    史公得到石墨归还的地图堪舆之后,身体已然衰颓,再也无力远行,只得标注地理,亲手交给石墨及儿孙,命道:“天下之货殖,人之所欲。不以其欲为先,则多败而失人。辽东以东,自古悬之为我疆土,今往来察,是欲备后图,汝等必典之,以慰我心。”

    匈奴西征后,草原再无强橫,部族皆为沛汉世家划分,但有用者,皆为所掳。东胡鲜卑部于光武后扩张,于桓帝时平诸野。帝初光和年间,鲜卑部檀石氏檀石槐,平乌桓丁零,西征西域,一匈奴全境。光和二年,不断劫掠沛地边境,不断压榨各部生存,先平者,乌桓。高句丽亦受鲜卑压迫,不断南侵,此时沛之势力虽强,然恐边将擅权,只能守备高城以拒险。昔许牧来往不能以全备守。而今叛乱四起,边地异动,诸部不清,货殖混乱。石墨得州牧调令,以兵往代郡安县延边镇守以备鲜卑南下。

    乌桓所在,自武帝时就是作为一个缓冲,阻挡鲜卑有南下之意,然而百年以来,乌桓各部互不干涉,导致调令不甚统一。乌桓校尉能持而定者,不过是三十余部,其余有与鲜卑诸部接壤者,往往跟随鲜卑南下劫掠。如今鲜卑与乌桓,众可达十万,控弦三万不为过。加之高句丽铁余等部,图辽东者不下三十万。

    石墨与李聿兵至安县,见许牧部将门下督赵潼与军司马王喜于原亭。潼见墨兵士松散,并无纪律相加,心下有个判断,而后恭敬道:“石校尉远来助阵,公不胜感激,特地命我二人备酒置器于此款待诸军士。”墨与李聿对视一眼,下马拱手道:“今仅尽绵薄之力,不敢受居边大将劳我未功之军。许公但有吩咐,臣易当往从!”几人并未太多寒暄,赵潼二人得石墨之容,军之整备,物之所察,已然达成使命,留下酒器,未多寒暄,就匆忙离开了。李聿道:“今知我军容,又探君口风,未免怀器甚小。”石墨从容道:“临制九变,安能知我强弱?”二人视察安县,远近命斥候探明,五里设关,用来知会长城烽燧,此地临近易道之口,昔日往来之人甚众。今长城边地能有进出者,不过此数地,临以待之,早有所备,如平时,鲜卑定然不敢南下侵犯。至于上郡延边,还有降服的乌桓部驻守,当时臧云李聿不令尽出强兵也是为了安稳上郡之势。

    安县一带常有市集,然多山而厚林,虽有往来贸易,皆惧乱时之贼寇,不敢多来往,大部绕路,尚有一部分来往上郡行走。

    战乱之时,许牧闻墨为定安排,来此驻守,便命强迁民二万口入代郡,城内仅老幼数千尚在城中。县令及各曹吏已然调走,二人来时,见治所堆叠杂乱,如行色匆匆之人忘记拿了东西,不禁苦笑。待军士整理一番,石墨问:“今鲜卑合白元涉谋攻北平,此事愈见蹊跷。”李聿道:“如谋辽东,则鲜卑飞地(跨境疆土也就是假道伐虞),必不见用也,如谋北平,恐三十万亦不能破一城一邑。此中必有谋也。”墨道:“而今鲜卑欲强国,必有肥沃之土,养马之地。而养马在乌桓,恐乌桓有南下者,鲜卑倾吞矣。今鲜卑南下,君见是虚是实?”李聿踱步,半饷才道:“白元涉虽自称乌桓大将军,然其势力不过山戎之贼,我见鲜卑不过是求个结果,乌桓散乱,失地一部不能尽,守地一方不得通,左右临行,君之用也!”二人相视而笑,各称心意。

    许牧带兵驻扎代郡,先后分军四地,辽东乐浪郡则有辽东校尉专门守备。王喜二人回到代郡治所,陈述道:“我等观石怀玉有升像,然貌不达,观其军容与部队行止,皆无纪律可言,由此见恐是得势而无能之辈。”许牧道:“如今铁余高句丽等得鲜卑乌桓怂恿,来夺我辽东,是必见不信而不敢进退,高句丽王幼弱,其朝中臣持擅权,如败必不久于国。今当邀石怀玉同进,观其战阵,则可知人智谋。”谋士佟谷道:“当下之急在合势而御贼,上闻边郡有畔,甚急迫,命军连夜来镇,又闻命辽东世家有能者任为官。臣揣度,辽东失之必然,然非尽失。贼有各谋,必然瓜分不利,不利则是我等机会。自古上兵伐谋不必死守一城,今贼略地而合攻,已然成势,不若退避三舍,再行其道可也。”许牧怒道:“君谋甚详,然沛民者,当代天巡狩,今有畔,不令存!”

    墨与聿得线报,北平出现大批轻骑兵扰袭劫掠,白元涉在青幽边境伐木取材,看样子是要强攻北平。州牧刘定,命众军分布三处,以防备险要,显然是恐伤民众,又不敢擅进。石墨平时束下不求严整,战时则务求强悍,进退自明者为上兵。臧云与常绩共同求治兵之谶,石墨亲书道:“兵识将意,将解其心。”得知白元涉有所动静,就知道无论虚实,鲜卑必然有动。

    将动兵之时,唐家有行商之人,特来告石墨,石墨慌忙出迎,恭敬拜道:“闻君有敌之详细,请坐与谈。”这人很是急迫,忙道:“唐公欲告君:鲜卑与乌桓四部下,众十万,精锐三万,攻城器不下七百。分军一势万五千,虽精锐不过二千,亦是劲敌。”说罢匆忙退,留下石墨一人沉思。

    李聿赶到,商贾已然匆忙离去。二人在厅内详细谋划,石墨道:“今贼势众而不见虚实,许守之持守代郡又不见进退,如何?”李聿沉静道:“许守之非知联军之弊,如城列阵以待,胜负未可知。今抱死守城,恐不久于兵。牧守仁慈,不敢扰民,然兵者双刃,不见敌死,便是我亡,如此右北平不下必有乱。白元涉死心钳制,恐北平一时抽调不出太多军队,如今安县左右加上我等不过近万壮勇,临而知机,再做打算吧!”

    中平一年五月,鲜卑携四部乌桓南下攻辽东及渔郡,高句丽铁余等闻风共谋。帝起辽东严氏子弟任为辽东太守,命发并州冀州军可用者四万往助守备。白元涉小略北平,试探虚实。

    石墨与李聿忙了一天,坐在城头上,抚摸着厚重却显沧桑的小城,感慨着各自的过往。李聿看着金色的夕阳照射石墨右侧的面庞,微笑道:“君尚青,然于事,可见持重。”墨不言,等待着明日的决战,对于他来说一个重要的开始。


同类推荐:神泣灭世 仙道凡途 逆时乱空 次宇元宙 函谷关 项霸天下 星神途 荒云纵 白鹿学院 特种兵的别样人生 赤弭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都市最强修仙 校花的火影保镖 九咒封天 职游之虚与现实 末世之无法无天 大唐李承乾 凌霄帝尊 重生之都市狂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