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小说最后的曙光城 第一百五十九章 柳夏辉好像一个傻子……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阴阳鬼术 次元桎梏 阴山法籍之图腾宝藏 无疆 鬼村扎纸人 史上最强店主 网游之神级土豪 阴阳学霸 我的小人国 花都极品小天师

第一百五十九章 柳夏辉好像一个傻子……

    “你自己说下去。”

    柳夏辉脸上一沉,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刘姐竟然是一个怀着二心的人?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亏他平日那么信任刘姐,没想到她竟然在这个关头被人策反了。

    当务之急不是研究这个,还是要从17口中听听刘姐到底还有什么可疑之处。

    是否能够从中分析出一点蛛丝马迹,看看这一次又是谁想要针对自己。

    “然后,在之前的不久,刘姐莫名奇妙的出去了一趟,至今未归。”

    什么?就在前不久出去了一趟,至今未归?

    柳夏辉心头一震,这是东窗事发,准备逃跑了么?

    他拿捏起另外一个水晶,想要投影到刘姐那边,不过片刻之后,手又无力的垂落下来。

    还投影什么?难道听别人嘲讽自己?难道去自取其辱?

    刘姐兴许就是别人早就安插好的棋子也说不定,等的就是某一个时间突然发难。

    不过,现在并非是最好的动手时机吧,自己在第九区安插了那么多人手,怎么看危险程度也比平日大幅度提高,他们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难道是并非刘姐一个人?甚至他们的大本营就处于第九区,而自己的行动误打误撞逼得他们以为自己暴露了,开始狗急跳墙?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不然怎么解释偏偏要在这个关头动手呢。

    哎,柳夏辉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疼的脑袋,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前往第九区看个究竟。

    可是这里真的不能没有他,万一真的是针对他的计谋呢?恰好为的就是调虎离山,自己这么久经营的一切就要毁于一旦。

    可是又想到自己的女儿,这里的一切,真的难道有那么重要?

    还想并没有吧……

    他的内心第一次出现了动摇。

    “主人,主人。”

    一连串的呼唤将柳夏辉拉回了现实。

    “还有什么事要汇报的,要是没有的话,你也要一起跟着11,12,13行动吧,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要宣扬出去,悄悄的,你知道这会引起多大的动荡吧?”

    “这件事情完全都是17的错,刘姐就当着我眼皮底下溜走的,但是我没有阻拦,情求降罪。”

    对于这样的话,柳夏辉并不奇怪。

    恐怕刘姐就是抓住了他们双方的信息不对等才敢这么做。

    17和刘姐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并且也是同样一个等级的,17并没有什么权利干涉刘姐的行动。

    总不能她出去一次就把她拦下来问一句:“你要去干嘛?”

    这也完全不现实不是?

    “这件事不怪你,我难道是那种糊涂到不明白对错的人么?只怪我自己用人不当。”

    “我,可以尝试去把刘姐追回来……我大概还记得她离开的方向。”

    17试探性的问道。

    “追回来了,有什么用,月儿已经被他们带走了,刘姐最多算一个弃子,作用已经用完了,能够回来最好,回不来也就那样了,没有人再会为她的生死担忧,你难道还想用刘姐换月儿回来?谁给她的那么大脸?”

    柳夏辉说道,他如何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现在抓刘姐完全没有任何作用,而月儿的消失17竟然没有发现,那就说明,对方肯定是通过用水晶转移的。

    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叫月儿不要使用任何转移水晶,就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

    突然,柳夏辉脑海中灵光一闪。

    对了,他知道为何要在今日动手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临时起意的。

    抓住柳月儿今天最脆弱的一个时机,然后骗柳月儿使用传送水晶,兴许刘姐和她说这是能够到达林白哪里的水晶,没准柳月儿就信以为真,这就样上当了。

    这不是自逃罗网么?

    柳夏辉兴致阑珊的挂断了投影,这才刚刚结束,对应刘姐的那颗水晶开始疯狂闪烁。

    他犹豫了一下,接通还是不接通?

    这个时候,恐怕刘姐已经安全到达了,来和他谈条件了吧。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表现的不是那么慌张。

    将存在力灌注在了水晶之上,刘姐的投影跃然而出。

    “说吧,你想怎么样?”

    刘姐突然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她想怎么样?大小姐虽然失踪和自己有点关系,但是顶多也就是一个监管不严吧,而且责任还不全在她身上,明明就是柳夏辉非要询问她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但是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中想想,万万是说不出口的。

    “月儿小姐,我估计是回不来了。”

    呵,还月儿小姐?

    柳夏辉嘴角轻轻一抽,演的还真像啊,难怪可以欺瞒大家这么久。

    “有话就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见柳夏辉没有想要和她多说一句的样子,刘姐也不觉得奇怪,换做别人恐怕也是这样,女儿都失踪了哪里还有心情说那么多。

    “我猜她应该是私自跑去了林白哪里。”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刘姐左思右想,最后想出了唯一一个看似靠谱的理由。

    她实在想不出,这个三更半夜的,她除了去找林白,还能去干嘛?

    总不能说肚子饿了去买吃的吧?

    她也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考虑,最终才将这个想法说给了柳夏辉听。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切竟然被她误打误撞说中了。

    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在种种误会之下,她竟然被柳夏辉认定成了‘叛徒’。

    世上就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

    “祸水东引?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如果不是17抢在你前面和我汇报了一切,我估计现在已经上当了。”

    柳夏辉手指敲了桌子。

    “说吧,你们想要什么,目的到底是什么?只要不过分的话,我可以考虑。”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稳住对方,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先虚以为蛇,保证柳月儿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

    “我说的是实话啊,虽然是我的推测,但是最少拥有6成的可能性,这个时候,我实在想不出月儿大小姐还能够跑去哪里。”

    还在演戏?

    柳夏辉冷笑一声,怕不是把我当傻子不成?

    而且看背景,她竟然还在房内?不逃跑不是找死了么?只要自己一声令下,17就能够突入房中将她制服。

    等会……

    他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一时半会竟然想不起来。

    这种突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觉得自己绝对漏掉了一个什么关键的地方。

    只要抓住这个关键,一切的谜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要不是拥有超乎常人的直觉,他恐怕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成为强者的路上,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有所依仗。

    说来也可笑,他成就今天的依仗,很大的程度就倚靠这个直觉。

    “你现在在哪?”

    对于柳夏辉的明知故问,刘姐有些不解,她还能在哪,不是在屋内好好的呆着么?本来还准备出去寻找柳月儿的,但是一想到她可能已经跑到林白哪里去了,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林白到底在哪,别说她,就是柳夏辉的情报网都不能够打听出来,这叫她如何去找?和大海捞针又有什么区别?

    “我在自己的房间啊,柳月儿大小姐那边不是已经有人去打探了么?需要我一同前往?”

    刘姐眼前的投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她手中的水晶不断闪烁着斑杂的光芒,看来柳夏辉那边已经将投影挂断。

    这让刘姐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好心好意将自己的推断分析给柳夏辉听,结果他不听自己解释就算了,还好端端的来问一句自己在哪,总不能怀疑是自己把柳月儿弄走的吧。

    刘姐没想到的是,这回又被她猜中了,她在柳夏辉那里已经被打上了叛徒的标签。

    而柳夏辉,匆匆的挂断了刘姐那边的投影,又将克制17数字的水晶拿了出来。

    “17。”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17在,请主人吩咐。”

    “17,我带你不薄吧?”

    虽然不明白为何到了这个时候柳夏辉还有和她聊天的闲工夫,难道柳月儿大小姐已经有了下落?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么?

    “嗯,要不是主人当初收留了17,将17培养成人,17早就饿死街头了,哪还有今天,17的一切都是主人赐予的。”

    柳夏辉心中的怒火更胜一筹。

    “难道你最近找到了你的亲人?”

    他开始试探。

    没错,之前的突兀感到底从何而来他总算明白了。

    17和他汇报的是,刘姐外出,至今未归。

    而刘姐明明就在屋内,并非是仿造出来的假象,那房间的一切细节分毫不差,绝对就是在屋内,不可否认。

    那17为何要骗自己说刘姐至今未归?

    这种一下就被拆穿的谎言有什么意义?

    但是他突然将之前17自告奋勇的分析结合在一起,他突然就明白了,如果不是刘姐主动联系自己,恐怕最少也要数日之后才会发现刘姐其实并没有外出不归吧?

    他之前就说过,17和刘姐之前的话互相矛盾,明显有一个人在欺骗自己。

    只是他没有想到,欺骗自己的竟然会是17,这个他亲手培养起来的人。

    这是为什么?他不由得自问一句。

    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17找到了自己的亲人,恰好这几个人就是自己的对手,恰好17是自己的手下,于是有了今天这么一出,处于亲情,17选择了背叛。

    “没有,17的亲人只有主人一个。”

    17听得也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一直负责柳月儿大小姐周围的安全,不可能有离开的机会,柳夏辉何出此言?

    难道认为是自己擅离职守去寻找亲人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说实在她,她对于抛起自己的亲人,心中早就没有了挂念,他们是生是死,已经和她没有关系,既然选择了抛起,那就不要再回来了。

    甚至如果他们敢出现在17的眼前,17不保证不会杀了他们。

    “那你为何要欺骗我?”

    “属下不敢。”

    “不敢?我看你敢的很啊。”

    “17愚钝,请主人明示。”

    呵,柳夏辉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久没有动静威慑一下外面了所有人都开始把自己当做傻子?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还要他明示?难道还心存侥幸?

    “刘姐刚和我通话过了,她现在就在房内,你和我说她外出不归是何居心,想要将责任推卸到刘姐身上不成?”

    他不愿说太多,只是轻轻点了点她之前话中的错误。

    其实暗中再为自己脸红,竟然错怪了刘姐。

    千算万算,没算到欺骗他的人竟然会是17.

    “这不可能,17亲眼看见她出去的,属下认为柳月儿大小姐的失踪和刘姐密不可分,请主人明察。”

    柳夏辉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了,到了这个程度,17还不肯认罪,还要诬陷刘姐?

    本来还想着如果17认罪并且配合的话,给她一个痛快的死法。

    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就不要怪我柳夏辉心狠手辣了。

    17如何不懂柳夏辉此刻变现出来的神情代表着什么,她觉得自己死了没有关系,但是不能让柳夏辉受到刘姐的欺骗,所以还要力争一下。

    “17亲眼看见刘姐外出未归。”

    她说着将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口。

    “主人如若不信,17以死明志。”

    柳夏辉冷笑一声,觉得这样有用么?博取自己的同情心?想17这样的人,他一手培养大的,他能够不知道?在他们眼里,死并不是结束,他们完全不怕死,只在乎死的有没有价值。

    现在把柳月儿带去了未知的地方,这样17的完全物超所值也不为过。

    “既然主人不相信17,那么17只希望来世继续报答主人的恩情,主人别让刘姐跑远了,现在追还来得及,她的目标很明显,穿的是一件今天外出带来的那件女仆装。”

    说完她手中的匕首没有一丝犹豫,准备往自己的胸口刺去。

    不用怀疑一旦这一击刺实,绝对能够将她的胸膛刺一个对穿,恐怕这个世上最好的水晶都无法挽救她的性命。

    她不是在演戏。

    “等会!别急着动手,你刚才说什么?刘姐今天穿什么衣服出去的?”


同类推荐:海贼之疾风剑豪 最后一个主角 变身土豪少女 超级盗版碟 穿越天下之那个魍魉 重生网络女主播 全能数学家 将牙令 我在美国当二代 火影之五更琉璃 超武进化 重生之大梦七年 网游之神级土豪 韩娱之一生所爱 诸天最强BOSS 无疆 教练万岁 回溯事务所 大圣直播间 冒牌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