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在线等挺急的 第四六七章 哀绝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万古武神 武镇仙神 七玄神域 神狱之尊 抗战之第十班 妖精领主 御武成圣 万世武神 万古魂祖 异界升级成神

第四六七章 哀绝

    我是谁?

    这是哪儿?

    头疼欲裂。

    轻薄的床单随着半精灵起身的动作从一侧肩膀滑落,露出半边浑圆饱满的汝房。

    熟悉的房间摆设逐渐唤醒了她的记忆,这里是戴维斯侯爵的家族城堡,年轻的主人将她从死亡边缘拯救了回来。

    伟大的安格芮斯啊,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伊斯。”

    “啊!”看着凭空出现的男人,半精灵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她下意识地想抬手遮挡胸前乍泄的春光,脑海里却另有一道声音告诉她没必要这样做。

    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女神在上……”

    如此羞耻的想法让半精灵羞红了脸面,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缩进了床单里,只露出一双翠绿色的眼睛躲闪着说道:“晚上好,侯爵。”

    为什么是晚上?

    “看来你适应得不错。”

    半精灵的一切行为习惯都与真正的精灵信徒一般无二,不枉伊斯花大力气在提取出灵质核后又重塑了褚师梦的灵魂。

    重生的洛洛既不是穿越者褚师梦,也不是原来已经死去的半精灵,她完全是伊斯的作品。

    洛洛懵懂地换上了平民的衣服,粗糙的麻布披在她身上让人忍不住担心会不会割伤她细嫩的皮肤。

    不过整座城堡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人”,女仆刻板地领着她走出城堡,一辆没有任何标记的马车载着她驶进诺克亚城。

    很快,一小撮行迹鬼祟的外地人便尾随而至。

    杜鲁门家族的人已经在这个乡下地方盘桓了三月有余,终于让他们等到人了。

    机不可失,几乎就在马车拐进一条巷口的刹那,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跟了过去,还没等他们动手,驾驶马车的车夫就像脑袋后头长了眼睛似的连连催动缰绳疾驰而去。

    “追!”

    一声令下,队伍中的好手便腾空而起,咣当一声踩在了马车顶部。他低头往马车内看了一眼,正对上半精灵惊恐的眼神。

    人没错。

    一脚踢开碍事的车夫,一群人控制着马车往城外驶去。

    马车内的半精灵总算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绑架了,不由连连拍打车门呼救。奈何这群人当中似乎也有法师存在,一个沉默术下去,焦急的呼救声便戛然而止。

    ……

    “伟大的安格芮斯啊,恳请您救救洛洛吧!”

    “伟大的安格芮斯啊,谁能来救救我?!”

    ……

    “斯特莱斯,你听到了吗?”

    “嗯。”

    黑袍下,两名暗精灵紧紧盯着从他们身旁驶过的马车,同时感受到了来自同类的气息。

    他们飞快地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地追了上去。

    双方的战斗乏善可陈,这群人到死都没能知道袭击他们的人正是在战场上虐杀杜鲁门.加西亚的罪魁祸首。

    沉默术在施术者死亡的同时失效,半精灵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惶恐地看着两名黑袍人,直到埃尔文率先摘下帽子,她才惊喜地说道:“感谢女神将你们送到这儿来,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噗……”

    埃尔文朝斯特莱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后者却向洛洛行了一礼,言辞间有些怀疑地问道:“半精灵?”

    “半精灵!”埃尔文看洛洛的眼神瞬间就不同了。

    那混合着同情与愤怒的情感刺痛了洛洛,她避开埃尔文的眼神点头道:“是的,我的母亲是精灵。”

    “那她……”单细胞的埃尔文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在伤害加深之前,斯特莱斯连忙说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家!”

    值此战争时期,任由半精灵孤身一人前往动荡的精灵大陆简直就是让她去送死。正巧两名暗精灵要回精灵大陆履行承诺,便一路将她护送到了北部王庭。

    彼时前方的金多莱利城已陷入战火数月,前往支援的精灵从最开始只从青壮年当中征召,到后来便是成年女性精灵也加入到了战争队伍。

    走进空荡荡的王都,用十室九空来形容这里也不为过,唯有远处孩子的呼喝声方让这座城市看上去还像是活着。

    斯特莱斯安排洛洛住进附近空着的树屋。从窗口往外看,一群小精灵正聚在一起练习射箭,刚才的呼喝声就来源于这里。

    “孩子应该远离战争。”小精灵脸上倔强的神情不由让洛洛想起儿时的自己。

    原本靠在门边的埃尔文却两步跳到屋顶上朝他们喊道:“别偷懒,连箭都拿不稳还射什么射!”

    说话间,他就亲自示范了一次什么叫百步穿杨,颤动的箭尾钉在靶子上,所有小精灵顿时被激发起了斗志,原本稀稀拉拉的箭矢瞬间变得有力起来。

    “为什么……”

    “过段时间你就懂了。”

    斯特莱斯深深地看了洛洛一眼,转身跳下了树屋。埃尔文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临走前告诉她如果有需要,可以找隔壁的桑格姆求助。

    在这之后,洛洛再没看到过这两只暗精灵。战争就像一个漩涡,所有卷进去的人都难有再见之日。

    埃尔文口中的桑格姆是一位年逾五百岁的老年精灵,即便在年龄动辄以百为单位的精灵族里,他也称得上是非常长寿的那类人了。

    老桑格姆经常坐在树底的石头上一动不动,一呆就是老半天。

    洛洛耐着性子陪他坐了一下午,直等到落日时分,老精灵才长呼了一口气,对着她说道:“看到那颗树了吗?”

    精灵大陆最不缺的就是树,那颗是哪颗?

    洛洛捧着脑袋转了转,看着夕阳落下的方向问道:“是那颗吗?”

    “它会告诉你答案的。”

    老精灵充满禅机的对话并没有解决洛洛现下的困境,她已经来这儿几天了,暗精灵留给她的干粮并不能维持她继续游手好闲下去,她在这儿空坐了一下午,肚子早就饿瘪了。

    好在躲在角落里同样偷窥了她大半天的小精灵听见了她腹中的哀鸣,沃尔夫换上一副高傲的表情,抱着一大包红红绿绿的果子哗啦一声扔到她脚边,扭头说道:“给。”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小精灵愤怒地回过头来,正对上半精灵促狭的笑容,慌乱中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闭着眼睛跑了。

    一连好几天,洛洛总能在门口捡到一包新鲜水果。始作俑者则在大树底下练得大汗淋漓,仿佛生怕洛洛知道那是他放的似的。

    “谢谢。”

    在门口留下一张字条,半精灵依照老桑格姆的指点来到精灵的圣地。

    一颗比侯爵堡还要高大无数倍的大树耸立于天地之间,每一次呼吸这里的空气,洛洛都感觉自己对女神的感应更清晰了一分。

    “欢迎回来,孩子。”

    谁在说话?

    一片晶莹的树叶自她头顶上方落了下来,印在她的额头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来自神国的祈祷声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半精灵坐在树下侧耳倾听,一如老桑格姆坐在自家门口发呆的模样。

    “原来真不用吃饭啊。”

    重新回到树屋时,距离她前往世界树已经过了三十年又三个月零头。门口摆放的几堆果子已经彻底腐烂风化成地上的几块污渍,一二三四五六七**,正对应着小精灵回给她的九张纸条。

    “不客气。”

    “不吃?”

    “不吃拉倒。”

    “再也不给你送了!”

    “不在家?”

    “还回来吗?”

    “我可能要回金多莱利了。”

    “长得丑没关系,三十年后我来娶你”

    “再见”

    倒数第二张上的内容颇让半精灵忍俊不禁,她小心翼翼地拾起每一张字条,却因为时间实在过去太久太久,每张纸都轻薄得如同风中柳絮,只是轻轻一扬就碎在了风里。

    遗憾没能知道小精灵的名字,洛洛施展神术将门里门外打扫一空,看着干干净净的树屋,她总觉得太安静了一点。

    她已经回家了,接下来该干嘛呢?

    好在很快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毕竟世界树虽然是慷慨的,但拥有世界树的精灵王庭却小气得很,如今到处都缺人手,拥有神力的半精灵随即被安排了一项工作。

    “开始吧。”

    看着面前一大批双耳流血的小精灵,半精灵咬紧牙关双目噙泪,她终于明白了斯特莱斯最后那一眼的无奈。

    颤抖的双唇抿成一线,她衷心地向女神祈祷,愿痛苦远离伤痛,愿牺牲得到回报,愿施暴者终自食恶果。

    孩子们脸上渐渐露出平和的微笑,但半精灵清楚,她只是驱散了双耳失聪的痛苦,却没有治愈他们。

    至于最后两句祈祷,她的神力并不足以实现这种等同于神揭的结果,只好身体力行,跟着王庭带着世界树的种子,前往金多莱利城驰援。

    这一天,天空被剑光碎裂成数块,老祭祀消瘦的身影立于明灭的电光下若隐若现。

    世界树种子在众人的祈愿声中落地生根,冠盖遮过半精灵的头顶向天空舒展而去。所有人都将希望寄托在世界树上,唯有半精灵抬头盯着老祭祀若有所思。

    他快不行了。


同类推荐:超级黑兵 凌逆苍穹 圣道苍穹 重生银河霸主 天庭服务生 洪荒之妹控伏羲 另眼世间道 一曲离殇向红尘 重生之无限位面 入梦出醒那七年 重生时代巨头 鬼道冥途 灵兽电脑异界录 命运冠位争途 大漠迷城 深涧流水野花媚 九阳天魔 医武兵王 红鬼桃花 一脚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