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锦衣家丁《锦衣家丁》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大魏宫廷 三国之帝图 最牛游击队 国中之国 回到明末当帝王 回到明朝的少年天子 大唐宝鉴 猿球崛起 汉末之吕家父子

《锦衣家丁》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帮苏抑扬摆平了赫连秀的事儿,李锦心中盘算着如何摆平冷如烟。

    美女嘛,就像金子,多多宜善,男人一般不就是为了权力、金钱与美女而奋斗嘛?

    当然了,自身也要量力而行,象皇帝那样弄了三宫六院七十二殡妃,虽然大玩特玩美女,身体却吃不消,不能雨露均沾,弄得后宫的妃子们饥渴如母狼,偶尔打打野食,红杏出墙,跟着宫中的侍卫私通,做皇帝的不知道戴了多少顶大绿帽了。

    冷如烟虽然精得像修练了千年的狐狸,不过也禁受不了修真的诱惑,何况平时口花花吃豆腐,也没有引起她的反感,这事儿已经差不多就ok,差的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

    嗯,美人儿皮嫩面薄,是该好好安排一下才行。

    寒风呼号,把纷扬洒落的鹅毛大雪卷扬得飞舞不已,天地之间一片银白。

    皇城外的一座无名小山上,李锦端坐雪地中闭目行功,方圆六丈内的雪花都被无形的力量带动着,急旋转,出阵阵刺耳的呼啸之声。

    盘坐李锦身边的冷如烟再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大自然纯正的力量在身边涌动流转,俏面上充满了迷醉神情,更多的是强烈的好奇,还有一丝犹豫与羞瑕。

    在她身后不远处,搭建有一座小帐蓬,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烧得通红的火盆摆设在矮几边,把帐蓬烘烤得暖如春。

    矮几上摆放两副碗筷,还有一个小火炉,火炉上边架设一个小瓷锅,瓷锅里的美味已经煮沸,冒出蒸蒸热气与阵阵诱人食欲的香味。

    如此安排,很有诗意,很是浪漫,很容易打动少女的芳心,她虽然知道某人动机不良,可是也禁受不住如此的诱惑。

    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她屏除心中所有杂念,俏目缓缓闭上,全神贯注的去感受那大自然的纯正力量。

    在他的引领下,她感觉到自已的魂魄出窍,任由他牵着手,在无际的天空中尽情翱翔,感受着百里山川的宏伟壮观。

    大地在呼吸,风儿轻吟浅唱,云彩如妙曼的少女翩翩起舞,冷如烟已完全迷醉,任由李锦带着她漫步翱游一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鼻中嗅到诱人食欲的香味儿,她神智稍稍恢复,感觉已坐在温暖如春的帐蓬里,依在某人宽厚的胸膛里,不禁羞得哩呼一声,挣扎欲起,腰肢却被两条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

    “如烟。”

    耳旁传来他低沉而又带着无比磁性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柔情,让她如沐春风,还有令她心软的男性气息,让她面颊排红,心头如小鹿乱蹦乱跳。

    身体深处,莫明奇妙的涌起一股难耐的热潮,电击般流遍全身,冲刷她的神经,令她全身酥软麻麻的,软绵绵的好乎没有一丝的力气,竟无力挣脱他的搂抱。

    “你……”

    她又羞又急,幸好是背对着她,而且,现在已是夜晚,光线阴暗,视线不清。

    “如烟,你不觉得此情此景,很美很迷人,很浪漫么?”

    帐篷外,寒风呼号,大雪卷扬飞舞,天地一片银白。

    帐蓬内温暖如春,燃烧的红烛散出柔和的红光,格外的温馨,格外的浪漫迷人。

    此情此景,哪个怀春少女不坪然心动?情慷不滋生?

    “啊……”

    一只令她心软的魔手探入胸襟,让她不禁低呼一声,全身绷紧,本能的挣扎。

    随后幽幽叹息一声,任命的闭上俏目,软绵绵的依靠在他怀里,任由他胡为。

    刚来时看到这座小帐蓬,她便看穿了某人的坏心思,虽然惴惴不安,但心中同时又涌起一股莫明的渴望,最终是强烈的以武入道的修真**战胜了理智,所以她选择了留下来。

    只是,第一次任男人轻薄,她仍然感觉很紧张,全身肌肉紧绷,但身体的深处随着他的妄为,却又涌起丝丝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让她的身体、灵魂都在颤抖,莫明的热潮让她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酥软,令她忍不住出急促的娇喘声与低低的呻吟声。

    寒冬腊月,寒风呼号,大雪卷扬飞舞,小帐蓬内却春光无限,分外撩人。

    春回大地,万物滋长,新的一年又开始了,蓄势已久的战争也打响了。

    东平,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拓米帝国与炎日帝国组成的庞大联合舰队黑压压的一片,扑天盖地直压而来。

    无数满截士兵的蒙冲快艇、小型战船朝着海滩冲来,海滩要塞上,帅旗猎猎飘扬下,典敬神色冷静的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要塞里,海滩上,港口码头上架设的抛石机开始了第一波攻击,盘磨巨石呼啸升空,如冰雹罩向密密麻麻的目标。

    一艘艘的蒙冲快艇,小型战船被砸碎,海面上尽是冲天水柱,无数联军士兵在海面挣扎,泅水朝着浅瘫冲来。

    海滩上,第六军团的弓箭手们张弓搭箭,射出一波如蝗箭雨,无数血花标射。

    海面上漂满了联军士兵的尸体,还有无数的碎木片,整片浅滩都被鲜血染成红色。

    海滩的战斗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联军的小型战船被冰雹般的盘磨轰沉,冲锋的联军士兵被如蝗的箭雨射杀,无人能够冲上海滩。

    联军重点攻击的目标是港口码头,大型战船无法开进浅滩,用战船上的抛石机给予登陆士兵有效的掩护,所以,重点攻击的目标放在了港口码头。

    十数艘大型战船一字摆开,抛石机轮番对着码头进行轰击,守军回以更密集的盘磨巨石。

    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与震天的吼杀声直裂云霄,双方士兵皆在浴血奋战,海面上漂满了无数的尸体与碎木片,把整片近海都染成了红色。

    两天的强攻,联军以沉没近五十艘大型战船、上百艘小型战船、五万士兵的惨重代价,终于攻破了第六军团的海滩阵地,潮水一般涌上海滩。

    守军遗弃了大量的抛石机,退守东平城,近六十万联军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

    阵地上遗弃的抛石机已大多损毁,联军士兵兴高彩烈的把还能使用的抛石机推到城下,准备轰击,却觉附近所有的石块全给搬个精光。

    建筑要塞的仅是小小的石块拌以粘土、石灰筑成,根本没有用。

    联军侠初胜的锐气强行攻城,丢下近万具尸体之后,才在城下筑营休息。

    联军没有攻打落霞岛屿,认为只需攻占东平,岛上补给断绝,守军不战自溃。

    联军六十万大军,每天所消耗的粮食很大,东平一带早给典敬坚壁清野,一户人家都找不到,一粒粮食也找不到,只能依靠运输船运送补给。

    飞鹰水师舰队至今没有现,联军指挥官不敢掉以轻心,派出大量的蒙冲快艇四出搜索,同时派出三分之一的战舰护航运送补给。

    龙战天把中华水师舰队分散五六个舰队,依仗轮浆推进度怜惜的优势,先以二三个舰队把联军护航的战舰分批引开,剩下的几支舰队同时出击,干沉联军的护

    航战船之后,运输船队就像手无寸铁的孩子,任由屠戮。

    把运输船队击沉之后,再合兵一处,朝某处方向追击,尾后攻击被引开的联军舰队,只几天的功夫,龙战天的狼群战术便令联军损失了近百艘大小战船。

    海上补给麻烦,风险大,联军统帅逼不得已,只好分出一半的兵力,绕城而过,去攻打益洲,寄望破城之后能从搜到一些粮草补充。

    大军才抵达益洲城下,李锦已亲率第五军团在城下布阵等候。

    统军将领虽知李锦以逸待劳,但已方数倍于敌,占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而且阵地战是击溃守城军的大好机会,稍纵即逝,便下令布阵应战。

    联军的统军将领为拓米帝国的大将军,没有与大彦国交过战,不知火枪与雷霆战车的厉害,见李锦左右两翼都没有骑兵护阵,仅是摆出长枪大阵护阵,便放心大胆的下令骑兵冲阵。

    两翼骑兵突击,先被第五军团配备的雷霆战车与抛石机轰击得死伤狼藉,损失惨重。冲到枪阵前,又被一排排的子弹撕裂,被如蝗的箭雨攒射得人仰马翻,随后又被手雷炸得血肉横飞。

    炎日帝国的士兵早就领导教过这些新式武器的厉害,一个个骇得胆颤心寒,拓米国的士兵初次领教,同样骇得魂不附体。

    两翼冲阵的骑兵在付出一半的伤亡代价后,狼狈后撒,李锦埋伏在密林内的骑兵趁势杀出。

    联军的骑兵正在后撒,这时候调转马头迎战已是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五军团的三万骑兵如滚滚钢铁洪流碾压而过,两翼骑兵在瞬间崩溃败逃。

    没有骑兵护翼,联军急忙布下长枪大阵,第五军团的骑兵却没有立时冲阵,只是来回绕圈,以强弓攒射,直杀得布阵的长枪兵死伤惨重,阵势凌乱才策马突击。

    中军阵型被突破,三十万联军溃败如潮,李锦下令全军掩杀,斩敌无数,一路紧追不人舍,直杀至东平城下才收兵布阵。

    第五军团逼至城下,联军只能收缩兵力应对,东平之围不战自解。

    入夜时分,港口码头的水师营地突然传来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熊熊燃烧的大火把天空都映红。

    联军的战船受到小型自杀快艇的突袭,许多战船着火沉没,整个水师乱成一团。

    那是典敬在重新修建港口码头时存了心眼,暗中弄了一条秘道,在里边藏了大量的自杀快艇,等到李锦率第五军团杀至城下,这才下令起了偷袭。

    联军庞大的舰队都停靠在码头附近及水师的营地里,船挤着船,一艘起火,连带着附近几艘战船都被引燃,大火整整燃烧了一夜才熄灭,天亮时,整个码头一片狼藉,整个联军的庞大舰队被焚毁近一半,还有许多受损,失去了战斗力。

    疲惫不堪的联军水师还在匆忙清理,远处的海平面上,龙战天已率领他的舰队浩浩荡荡杀至。

    一番激战,联军舰队损失惨重,大逃而逃,近千战船仅有五十多艘逃出生天。

    海面上全是大彦国的战船,后路已断,登岸的联军军心大乱,李锦与典敬分别率第五、六军团全线出击,六十万联军崩溃,或投降,被跳讲海里淹死,全军覆没。

    休整半个月,龙战天率舰队在大海上再一次击溃炎日帝国倾全国之力所组成的新舰队,完完全全的控制了大海。

    随后,庞大的运输船队把步兵、战马、武器装备、粮草等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前线,李锦亲率第五六军团逐岛攻击,一口一口的蚕食炎日帝国。

    踏平矮寇与棒子,这是李锦最想干的,哪怕典敬有意见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到进攻妖月与拓米帝国时才有机会统兵出征。

    海面上有龙战天统率的中华舰队,各岛屿的矮寇守军完全被阻断,在雷霆战车的疯狂轰击下,不是城池陷落便只有开城投降。

    将近一年的时间,李锦才攻占了炎日帝国的最后一个岛屿,自此,炎日帝国第一个亡国。

    炎日帝国本来就人口不多,连年征战,年青力壮的男丁死伤无数,包括屠杀坑杀大量的降兵俘虏,李锦又强制征用剩余为数不多的青壮男丁,组建了十几个矮寇营,分散到各军团之中,其余的当壮丁或干苦力活儿。

    随后,国内进行了大量的移民,也有把棒子的人迁移到矮国占领地的,进行同化,当然,这也得借助原矮国的反对力量进行统治。

    飞鹰舰队与联军舰队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交战,直到矮国败亡,渭水、远洲一带的陆地也进行了几场大战。

    矮国的败亡,令妖月、大韩绵国的国君都心寒胆颤,终于硬着头皮同意拓米帝国的大军借道,一百万联军阵兵陈兵渭水、远洲一带,对两城专起肠烈攻击,白玉堂率军据险固守。

    联军日夜攻城,双方损失极大,随后,凤帅率第二军团向远洲靠拢,减少了远洲城的压力。

    依靠坚城利器,还有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应,白玉堂与李执分别固守渭水与远洲,双方一攻一守,展开了拉锯战,僵持不下。

    三个月之后,凤帅率军突袭并攻占了大韩绵国的榆关,威胁罗泊重镇,龙战天的水师舰队也直逼棒子近海,摆出攻击九城、三里营等城的态势,逼得大韩绵国的统军将领不得不退兵回救,远洲压力大减。

    大韩绵国一退兵,凤帅凤艳舞的第二军团立刻出现在远洲城下,与联军展开了一场阵地战。

    凤艳舞先以两翼骑兵与联军骑兵交战,双方呈胶持状,中军则诈败,一步步的引诱联军的中军压上来,脱离了两翼骑兵的护翼。

    随后,先是雷霆战车与火炮轮番轰击,直轰得联军人仰马翻,血肉横飞,火枪队再向前推进轮射,轰得联军阵型大乱。

    隐藏在后阵的重装铁骑突然杀出,突破联军的中军大阵,联军的中军大队一崩溃,进而引全军崩溃,凤艳舞掩军冲杀,大获全胜,远洲之围立解。

    仅休整了一天,凤艳舞便率领第二军团逼至渭水,与白玉堂的第一军团形掎角之势,渭水之围不战而解。

    双方僵持不下,形成对峙之势,大彦国已是倾尽全力之力,也没有再进攻。

    李锦的攻击重点是矮寇,平定了矮寇之后,大军回撒,进行休整,除渭水、榆关两城偶尔有战事之外,第一波大战算到此结束,双方皆进入休整期。

    不过棒子国却很不好过,榆关是南地的门户,如今已被凤帅攻占,等于是南大门洞开。

    东面虽然大海为屏障,可水师舰队惨败,制海权没有了,龙战天时不时的率水师舰队在近海耀武扬威,摆出要进攻的态势,逼得棒子的大王不得不在沿海一带布下重兵防守。

    双方都在蓄势,屯积粮草、武器装备等军用物资,准备进行第二次决战。

    由矮寇降兵组成的十数营士兵都分散编入各军团之中,补充了各军团的兵员损失,凤艳舞甚至大胆的将一半的矮寇兵调至榆关驻守。

    论战斗力,矮寇兵比棒子兵强多了,榆关的战事几乎一直不停息,棒子兵疯狂进攻,死伤惨重,却无未能夺回城池。

    大胜利鼓舞着大彦国上下,举国欢庆,同时,帝国有始以来最大最隆重的婚礼也在悄悄准备,当然,这只是先准备,摄政王李锦要先灭了棒子国才成婚。

    棒子国是陆地,攻打起来比矮寇国容易多了,苏抑扬的预计是半年至一年的时间,李锦决定半年征服棒子国。

    寒冬刚过,冰雪还没有完全消融,龙战天就率舰队袭占了棒子的三里营,并在棒子军的疯狂反扑下,不计代价的坚守了一个月,随后,大军、军用物资源源不断的从海上运送过来。

    攻占三里营,可以直接威胁棒子的皇城,等于在是棒子的家里占了一席之地,令棒子寝食难安。

    大批的棒子军队被调往三里营,就连拓米帝国都派出援兵增援。

    龙战天奉命坚持三个月,故而在三里营投入了重兵坚守城池,飞鹰水师舰队更是全力增援三里营每天都受到棒子军队的疯狂进攻,双方损失惨重,龙战天不计代价的投入增援,幸好有矮寇兵组成的兵团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损失的兵源,后勤的供应得到保证,否则仅是依仗坚城利器也未必能够坚守得住。

    袭占并坚守三里营,吸引并牵制了大量的棒子军队,凤艳舞、李锦分别率第二、第六军团直出榆关,与城外的二十万棒子军展开激战,同样是依仗着火枪、雷霆战车、重装铁骑把棒子大军杀得人仰马翻,血肉横飞,溃不成军。

    击溃了榆关城外的棒子大军,二人兵分两路,一右一右,相互呼应,直扑崇关、罗泊重镇,威胁棒子的皇城。

    李锦与凤艳舞各施奇计,分别击溃棒子勤王的几路大军,攻下崇关、罗泊重镇,再击溃了前来增援的拓米大军,李锦所部直逼皇都,把棒子的皇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凤艳舞则率第二军团横扫棒子全境,摧枯拉朽一般击溃棒子的各路军队,攻城拔寨,兵锋所指,风卷残云,无可匹敌。

    死命苦守三里营的龙战天在棒子军士气极度低迷之际,一鼓作气击溃联军,顺势攻占九城等重镇。

    同年六月,内无粮草,外无援军的棒子大王终于竖起白旗,开城投降,并通令全国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友军变成了敌人,深入棒子境内的拓米帝**团错手不及,被哗变投诚的棒子军杀了个人仰马翻,仓惶退回国内。

    李锦率部驻守妖月与棒子边境的重镇边关,凤艳舞则率第二军团驻守在棒子与拓米帝国边镜的重镇。

    李锦倒不是捡软柿子而把硬骨头留给凤艳舞,他是想把同样威震大陆的另一名名帅留给白玉堂与典敬对付了。

    七月初,典敬接替凤艳舞接掌了第二军团的最高统帅职务,李执率部接替白玉堂的防务,而白玉堂则率所部接替李锦,统掌第一、六军团,还有由矮国、棒子军所组成的八万混合军团。

    同年九月,大彦国皇都举行了最隆重最热闹的大婚礼,摄政王李锦同在一天分别迎娶皇甫女王、昭穆郡主、陈楚楚、沈怡、柳梦音、郑倩倩、布珂、绿衣、蛮族的公主拓拔千灵,清门的掌门步菁莲,威震大陆的凤帅凤艳舞,至于冷如烟,以魔女不能嫁人为借口,逃得无影无踪。

    据飞鹰帝国皇宫秘史记载,这是一场别开生面,举世无双的大婚礼,皇城万民空巷,人头攒动,举国上下欢庆。

    由于皇后娘娘、诸位王妃的过户谦虚,伟大的、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竟然没能进入哪一位新娘子的洞房里,只好与几近羽化登仙的玄仙子促膝长谈,白白错过了春霄一刻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夜。

    至于这大陆举世无双,空前盛况的大婚礼,白玉堂、典敬、龙战天、李执等重要将领都没有能够参加,因为他们正在统军打仗。

    大婚之前,白玉堂统率第一、第六军团与矮国、棒子的混合军团对上了与凤帅齐名的虎焰军团将领虎焰将军。

    双方各施奇计,都没有能够诱使对方上当中计,本来僵持不下。

    白玉堂占有兵力与武器的绝对优,却也一时奈何不了拒不出战,据险而守的虎焰。

    随后,苏抑扬派人送去一封书信,白玉堂立刻分出一军,直逼妖月皇城。

    妖月国王赫连仲惊恐万状,催促虎焰出战,击退敌军,连继十三道圣旨,虎焰长叹一声,率军在城下布阵,与白玉堂的大军展开了生死对决。

    这是一场名将的对决之战,成王败冠。

    双方都小心翼翼,竭尽所能要击败对手,白玉堂虽然占有兵力与各式杀伤力恐怖的武器等绝对优势,但虎焰军团的战斗力强悍得令他佩服不已。

    面对大彦国那杀伤力恐怖的雷霆战车、火枪,训练有素的虎焰军团士兵誓死不退,倒下一个,后面的顶上,倒下一批,后面同样顶上,决死的士气给予了大彦国同样的心理震慑。

    这一场对决整整进行了六个时辰,双方士兵死伤惨重,白玉堂的两翼骑兵虽然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却仍然无法击溃顽强抵抗的虎焰军团士兵,不过虎焰军团的

    预备骑兵也已用上,消耗了全部的力量,无力再起反攻。

    第七个时辰,白玉堂把隐藏于后阵的五百重装铁骑派到了左翼,终于在左翼撕开了虎焰军团的一个小口子,并以此为突破口,铁骑轮番冲击,在付出不小的代价之后,才冲溃虎焰军团的中军大阵,胜负总算明朗。

    虎焰军团不愧为大陆战斗力最强的军团之一,虽败却不崩溃,顽强的抵抗着竟然无人投降,他们跟随主帅虎焰奋勇拼杀。

    白玉堂掩军杀上,劝降不成,便下令火枪兵射击,虎焰军团的士兵跟随着他们的主帅倒在血泊之中。

    整个虎焰军团二十万将士,除受伤被俘之外,竟无人投降,全部战死当场,令人敬佩。

    白玉堂下令士兵小自收敛虎焰的尸体,按已方元帅级别的葬礼厚葬,战死的虎焰军团将士,都同样立碑埋葬,全军敬礼致意。

    虎焰军团全军覆没,妖月再无人能够抵挡白玉堂的大军,兵锋所指,大军摧枯拉朽,风卷残云,横扫妖月全境。

    中秋前的一天,白玉堂率大军攻破妖月国皇都,妖月国王赫连仲在宫中甲士掩耳盗铃护下,拼死突围,被火枪队尽数击毙。

    自此,妖月国亡国。

    占领妖月国之后,白玉堂所部也无力再对拓米帝国起攻击,只能驻守边境休养生息。

    毕竟,这连场战役,已经倾尽了大彦国的全部力量,需要休养生息个一二年,而且拓米帝国号称大陆第二强国,疆域宽广,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攻占的。

    三年之后,由白玉堂、凤艳舞、典敬各统一军,三路并进,采取稳扎稳打的战术,一步步的蚕食拓米帝国的城池要塞。

    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终于一统大陆,不过在最后攻打皇城的战役时,典敬、李执竟先后中流矢战死,令李锦等悲痛不已。

    大获全胜的消息传回国内,宰相沈万年激动过头,竟一口气喘不过来,就此逝去。

    第一场大雪降临之初,九公主宣布退位,由李锦登基帝位,改国号为飞鹰帝国。

    飞鹰帝国第二年,春。

    游府,杨潇正在乐呵呵的逗着他的宝贝儿子,爬在地上让宝贝儿子当马骑。

    他如今是国安局的统领,国安局全称国家安全局,设统领一名,副统领两名性质就是跟原先的锦衣卫完全一模一样,直属皇帝陛下亲掌的特务机关,握有先斩后奏的生杀大权。

    “哎哟,你也太宠他了……”

    一边的沈清摇头苦笑,不过俏面上却充满了幸福与甜蜜,那种少妇成熟的妩媚风韵,更显雍容华贵。

    杨潇看得两眼光,沈清玉颊飞红,白了他一眼,身体深处却有股熟悉的热潮在涌动。

    虽说是老夫老妻了,几乎是天天腻在一块,不过某人却是百吃不厌,这令她感觉到很性福很甜蜜,庆幸自已当初听了娘的劝告,否则就真是追悔莫及了。

    后记。

    某日,某名山。

    山中温泉,烟雾蒸腾,伟大的,英明神武的飞鹰帝国皇帝正在与某位逃婚的大美人正泡在温泉之中,大修特修阴阳双修的修真神功。

    与其说是阴阳双修,倒不如说是另一个战场的浴血拼杀,欲仙欲死的尖叫呻吟声在整个山中久久回荡不已。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大地摇晃,温泉之水突然翻涌沸腾,惊得二人飘飞上天,但身体却依然相连着没有分开。

    轰隆一声巨响,温泉之水突然激起万丈水柱,满天烟雾缭绕。

    树林中隐现一人影,身形气质两人都觉得极为熟悉。

    李锦与冷如烟对视一眼。

    “玄仙子!?”

    全书完。


同类推荐:龙神特种兵 武神血脉 都市神豪 风云大陆之行者 超败家统治系统 特种兵之夜影 女侠请自重 我在神话中的那些事 我给天庭写小说 王者荣耀之变身英雄 柯南之希望守护者 天字号保镖 召唤之三国霸业 无限之我欲为邪 魔兆降世 异曲录 寒门状元 阴阳鬼医 凶地密码 乡野小农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