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寒门状元 第1987章 新老外戚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槃凰缘 史上第一乱 大风之三国 汉祚高门 汉儿不为奴 最强战魂 超级妖孽兵王 摄政大明 极品妖孽兵王 抗日之雷霆战将

第1987章 新老外戚

    张氏兄弟入宫的目的,是见张太后。

    平时两兄弟很少入宫,这次是张太后觉得在皇宫里孤单寂寞,再加上想知道外界的事情,于是便把两兄弟叫到宫里来,本家人入宫不会引发朝野非议,毕竟张家在弘治朝和现在的正德朝地位超然。

    永寿宫内,张太后坐在暖榻上,旁边竖着张屏风。

    按照以往规矩,但凡张太后见谁,夏皇后都会旁听,这也是张太后对儿媳的一种培养。

    虽然夏皇后到如今依然未被朱厚照宠幸,但到底是名义上的六宫之主,不过因张太后这个前任皇后太过强势,再加上夏皇后不招正德皇帝待见,使得现任皇后只能有事没事跑到婆婆这里来。

    张太后难得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故此婆媳关系非常融洽。

    张氏兄弟进得殿门,不知皇后就坐在屏风后,只是简单拱手行礼便算完事。

    张太后没有跟两个弟弟计较,在她眼里,到底是娘家人,感觉无比亲切,笑着打招呼:“鹤龄和延龄来了?赐座……”

    随即有宫女把椅子搬了过来,张氏兄弟没有客气,直接坐了下去,张延龄还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姐姐,你这儿的茶水可不怎么样……家里新近来了批西湖龙井茶,鲜爽甘醇,回味无穷,回头我给姐姐送二斤过来。”

    张延龄显得很随意,如同进了自家门一样,一点儿都不生分。

    张鹤龄板起脸喝斥:“二弟,这里是什么地方?太后娘娘还会缺了你那二斤茶叶?”

    张太后抿嘴一笑:“鹤龄,你别怪他,都是自家人,说话不必忌讳。不过二弟,哀家的确不缺你的茶叶,这里各地上贡的诸如贡新、白茶、云叶、雪英、蜀葵等名茶应有尽有,你现在喝的是闽地建宁的芽茶,你若不喜欢,只管让人换别的。”

    张延龄笑呵呵:“还是姐姐随和,不像大哥一样,平时在外面只会教训弟弟,说弟弟做事不够沉稳……对了姐姐,这几日可有见到皇上?”

    本来张太后脸上挂满笑容,听到二弟问起朱厚照的事情,心头一黯,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陛下时常过来请安。”

    这话多少有些敷衍,张鹤龄立即意识到,朱厚照很可能已经有许久没来过永寿宫,但张延龄却没有这层觉悟,赶紧进言:

    “姐姐可知,最近朝廷发生大事,曾经一度权倾朝野的刘瑾被诛杀,他死后,揪出的同谋不知有多少,如今朝廷还在彻查案情……如今朝中包括五军都督府在内的各衙门留下诸多官缺,听说皇上正找人补缺?”

    张太后笑着摇摇头:“这些事跟哀家无关……哀家从未向皇儿问及朝中事务,不清楚其中内情。”

    张延龄显得很急切:“姐姐,咱不能什么事都不管啊,以后刘瑾仗着皇上宠信,在朝中贪污受贿,大兴牢狱,无恶不作,听说从他府上抄出来的金子就有上百箱,现在被杀,留下的权力空白亟需有人填补。”

    “之前沈之厚一手策划并主持了诛杀刘瑾的行动,如今朝野盛传他会乘势崛起……姐姐可不能让此人得逞,重走刘瑾的老路。”

    就算张延龄说的话不那么妥帖,张鹤龄也没有出言纠正,因为这正是兄弟俩来之前商议好的事情。

    他们想借助张太后的势力,打压沈溪,保证自己的利益。

    张太后神色冷峻:“这是朝廷的事情,跟哀家无关,哀家说了,不想管朝中事务,沈卿家到底是先皇拔擢的能臣,几次帮大明转危为安,能力毋庸置疑……这些事你们还是自个儿去找皇上说吧。”

    张鹤龄叹道:“不瞒太后,如今我们想见陛下一面无比艰难,陛下长居豹房,对朝中的事情不管不问,这次刘瑾被杀,司礼监掌印位置空缺日久依然未安排人选,朝中盛传,陛下有意让兵部沈之厚总领全局。”

    张延龄也在旁帮腔:“是啊,姐姐,我们如果能找皇上建言,早就跟他陈述个中利害关系了,只是如今想面圣实在太过艰难,而朝中秩序大变,就连五军都督府也面临失控,张懋那老匹夫专横无比,连京营也想插一杠子,他跟姓夏的老东西走得很近,看来是想让夏氏外戚取代我们张家的位置!”

    张太后听到这里,忍不住往旁边屏风后看了一眼。

    张氏兄弟看不到屏风后的情况,不过在张太后的位置却可以看到夏皇后的侧影。

    夏皇后听到张氏兄弟的话后,明显身体一紧,显然是被这些话给惊到了。

    张太后可不想因为两个弟弟的一番话就跟夏家交恶,这涉及到新老外戚的利益之争,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夏家人根本就威胁不到张太后娘家的利益。

    “啪——”

    张太后当即拍案喝斥:“没人会取代张家,这种话,你们兄弟以后不要再说了,免得伤了我们跟夏家的和气。”

    张鹤龄听话,没有再多言,张延龄却没有这觉悟,扁嘴道:“朝野皆知,新皇后不得皇上宠信,但这并不意味着夏家人没有野心……如今新国丈跟姓张的老匹夫走得很近,姐姐难道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够了!”

    张太后霍然站起,怒视张延龄,“是哀家说的话不好使,还是你耳朵聋了?”

    盛怒下的张太后,横眉怒对,非常有威严,平时她很少表现出太后的威仪,但眼前二人是她的亲弟弟,靠她才获得如今卓然的地位,她觉得自己有资格代亡故的父亲教训一下。

    张延龄不明白张太后为何会一反常态,以为自家姐姐袒护夏家人。

    恰恰张延龄平时恣意妄为惯了,就算被张太后喝斥,还是不依不挠:“姐姐,你这是作何?难道眼睁睁看到夏家人骑到我张家人头上来拉屎拉尿,你才能醒悟?哼哼,姓夏的老东西仗着自己是国丈……”

    “哗啦!”

    这次张太后直接把身旁案桌上的茶壶掀到地上,咬牙切齿地喝骂,“叫你住嘴,你不遵命行事还要作何?”

    张延龄也生气了:“姐姐,你这是执迷不悟啊!”

    到了这个地步,夏皇后终于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娇躯微颤,自屏风后站起身来,对着张太后恭敬施礼,张太后未及表示,夏皇后已捂着嘴,泪流满面地带着宫婢离开永寿宫暖阁,从后帘出去了。

    等人走后,张延龄才醒悟过来,原来殿内不单纯是他姐弟以及服侍的宫女、太监,还有外人在场。

    “那是什么人?”张延龄问道。

    张太后目送儿媳哭着离开,气得捶胸顿足:“哀家说的话你没听到?你是诚心让夏家跟我们张家交恶?你……你……”

    张延龄撇撇嘴:“姐姐接见我们兄弟,旁边居然还有人正大光明偷听,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为何不提前跟我们说明?”

    “二弟!”

    张鹤龄见张太后脸红脖子粗,酥胸剧烈起伏,知道自家姐姐气得厉害,当即喝斥,“这是你跟太后娘娘说话应有的态度吗?太后娘娘……二弟他不懂事,请您海涵。”

    “咳咳!气死哀家了,气死哀家了!”张太后连连摇头,只觉心里堵得慌。

    张延龄问张鹤龄:“大哥知道那是谁?”

    张鹤龄见张延龄桀骜不驯,心里很是气恼,黑着脸道:“到现在你还没看出来?那是皇后娘娘!”

    这下张延龄说不出话来了。

    想到之前说的那些关于夏家的坏话,都被夏皇后听进耳中,便知道为何张太后会如此生气。

    他有些心虚,站起身行礼:“姐姐别怪罪,小弟只是不知道有外人旁听,才会如此说。下次姐姐先讲清楚,免得小弟失言……小弟先在这里赔罪了!”他每句话都强调姐弟关系,以便唤醒张太后的亲情,免得降罪于他。

    张太后余怒未消,但也知道眼前二人是血脉至亲,当下板着脸回道:“你二人所说的事情,哀家知道了,现在刘瑾垮台,朝中肯定会有新势力崛起……之后哀家会跟皇上提一下,也会跟朝中大臣打招呼……你们尽管放心,只要大明社稷稳固,咱张家门楣就不会动摇。”

    张延龄道:“姐姐莫要太乐观,如今皇上不是没有子嗣么?等皇上子嗣成群,姐姐再说这话也不迟。”

    张鹤龄听张延龄说话很不中听,赶紧接过话茬:“太后娘娘请尽管放心,我兄弟二人知道如何做,至少如今没人敢对张家说三道四,但时间久了可就未必了……当初刘瑾对我张家屡有打压之举,但他到底是太监,是皇室家仆,不敢对张家如何,但若有外臣上位……”

    他没有把话说完全,但大概意思是,刘瑾当初不敢做的事情,文臣上位可就未必了,沈之厚才是当前最危险的敌人。

    张太后点了点头:“哀家明白了,朝中人不敢对我张氏一门如何,时候不早,没别的事情,你们且回吧!”

    “姐姐,不说家事了?”

    张延龄不想走,准备再说几句沈溪的坏话。

    张太后还因为之前的事情生气,一摆手:“哀家有些乏了,就不留你们吃晚饭了,回去吧!”

    张延龄还想说什么,被张鹤龄重重地拉了一把,这才怏怏不乐跟着兄长退出永寿宫。

    二人走出永寿宫,张鹤龄侧过头,一语不发,张延龄问道:“大哥,你不会跟姐姐一样,也在生我的气吧?”

    张鹤龄头也不回,懊恼地道:“太后一再提醒,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陛下不常留宫中,或许只是因为年少贪玩,夏氏毕竟顶着皇后的名号,受天下人尊崇,一旦陛下收心,夫妻和睦,说不得就会收拢权力,成为六宫共主……你实在太不小心了!”

    “哼,什么六宫共主,真正的六宫主人只能是咱张家的女人!”张延龄依然很跋扈。

    张鹤龄叹了口气,道:“也不知你怎么了,先皇在世时你尚能保持克制,现在看看你……唉!或许是刘瑾被诛杀,让你觉得现在没人敢对张家如何吧?近来你做的那些事情,莫要以为没人知晓。”

    “我做什么了?兄长可别道听途说,太多人想往咱张家身上扣屎盆子了!”张延龄分辨道。

    张鹤龄怒不可遏:“你做了什么,自己知道!你与民争利,为兄管不了你,但你也要用正当的手段,不要强买强卖……而且,你最好不要做辱人妻女的事情,这种龌蹉事迟早会传到陛下耳中!”

    张延龄冷笑不已,道:“我当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先皇在世时,我便这么做了,先皇不是也没说什么?而且咱那大外甥现在做的事情,可比我过分多了,也没见朝中有人非议!”

    “你这是找死。”

    张鹤龄道,“你也知道沈之厚即将上位,背后还有谢于乔等人暗中支持,若他当权后拿你开刀,你如何应对?”

    张延龄冷笑不已:“沈之厚算个屁,正如姐姐所言,只要大明社稷不倒,看谁能奈我何!当初李东阳那老匹夫想参奏我,不是照样被先皇喝斥?我看谁敢动咱张家人!”

    ……

    ……

    张太后因为张延龄当着夏皇后的面恶言恶语,心情不佳。

    当晚她没去坤宁宫安抚儿媳,只是让人送了礼物过去聊表心意,又经深思熟虑,着人请谢迁入宫。

    谢迁进宫时已经入夜,眼看就要上更。

    虽然以前谢迁也曾夜访张太后,但那时毕竟有要紧事,而且是他主动为之,现在突然被张太后传召,谢迁心中难免有些惶恐,感觉这次去见张太后恐怕没什么好事。

    如果是年轻官员往永寿宫,或许会对张太后的名声有碍,但谢迁毕竟是三朝老臣,年岁也不小了,就算深夜觐见,旁人也只会认为他是去商议事情。

    虽然道理如此,谢迁依然小心谨慎,毕竟张太后地位再高也只是寡妇,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谢迁清楚此行一定要规行矩步。

    谢迁到了永寿宫,先在宫门外等传报,随即便在太监引路下进入殿门,此时宽大的殿宇内只点着寥寥几盏宫灯,光线昏暗,但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坐在暖座上,旁边连个服侍的太监和宫女都没留。

    “退下吧,哀家有事跟谢大学士说。”张太后不但不避嫌,反倒将引路的太监一并屏退。

    等整个永寿宫正堂只剩下张太后和谢迁二人,谢迁明显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扑来。

    谢迁不知张太后召见自己的目的,大概猜想跟刘瑾倒台,以及朝中变局有关,行礼后不知该从何说起。

    张太后主动发话:“谢先生,您是先皇器重的大臣……”

    开场白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就连恭维话都不曾改变,谢迁稍微放心了些,至少张太后没有说及“私事”。

    扯了一通没用的,张太后最后问道:“现在朝廷上下可是还一团和睦?”

    谢迁回道:“太后娘娘久居宫中,或许对朝中事务不是那么了解……阉党擅权,甚至准备造反谋逆,陛下亲自带人诛杀阉党魁首,查抄府宅,如今案子还在审理中,不过贼酋刘瑾已伏诛。”

    张太后叹道:“刘公公平时看起来和善,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人,朝廷里还好有谢先生这样的能臣坐镇,不然可能要闹出一场大风波来……皇上对刘公公实在太过放纵了。”

    谢迁道:“太后娘娘谬赞,老臣只是尽力而为,这次诛除刘瑾的行动中,兵部尚书沈之厚居功至伟。”

    虽然谢迁平时对沈溪有诸多不满,但在张太后面前,并没有抹杀其功劳。

    这跟在皇帝面前说话不同,到底张太后不管事,他只需要在张太后面前陈述事实便可。

    张太后笑道:“看来先皇没看错人,当初提拔沈卿家时,很多人还有非议,说沈卿家年轻气盛做不了大事,但看看现在,沈卿家已是朝廷栋梁……有谢先生栽培,沈卿家将来必然能撑起大明江山社稷。”

    这话让谢迁有些不爽,进言道:“沈之厚年轻气盛,尚需磨练,待其经受考验,日积月累后方能如太后所言……老臣必定会悉心教导,不让他走上歪路。”

    (本章完)


同类推荐:异曲录 魔兆降世 无限之我欲为邪 召唤之三国霸业 天字号保镖 柯南之希望守护者 锦衣家丁 龙神特种兵 武神血脉 都市神豪 阴阳鬼医 凶地密码 乡野小农夫 超级位面手表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幻武系统 移动藏经阁 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刺杀全世界 男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