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天唐锦绣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孙思邈登门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总裁魅力挡不住 元天帝尊 仙域临时工 放开我的爱豆! 碧血龙心诀 给神仙打工 淘妃战天下 异次元魔法师 道剑分说 最弱圣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孙思邈登门

    寻常百姓人家能够吃饱饭就不错了,哪里有余钱去买书?况且买了书也不认字啊……

    这就是知识传播的最大障碍。

    李二陛下呵呵一笑,指着房俊道:“道长有所不知,此子平素最是喜好鼓捣一些奇技淫巧之物,他所创一套活字印刷之术已然趋于大成,可将刊印书籍之成本十倍、数十倍的降低。道长尽管著书立说,刊印发行之事,大可托付于他,好歹也算是半个弟子,谅他也不敢不给您办事。”

    房俊无语,多都躲不开这个老道好吧,您还往咱身边推……

    孙思邈颇为惊异,没料到这个打着老夫名头招摇撞骗的小子居然还有这等才华?

    若是当真如皇帝所言那般,那可是名垂千古的创举啊!

    老道眯着眼睛笑呵呵的对房俊拱手道:“老道有眼不识泰山,却未知居然是当世大贤当面,失敬失敬……往后还要多多仰仗小郎君,切勿嫌弃老道才好,呵呵。”

    “……哈哈,您老可是要折煞晚辈了。如同您老这般神仙也似的人物,能为您效劳那简直是晚辈三生有幸……无论何事,您尽管吩咐便是,晚辈自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房俊还能说什么呢?

    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冒用这老道的名号,现在被人家捉了现行,那就只能什么都得忍着……得罪是万万不行的,却不说万一老道急眼了将他抖出去李二陛下会不会剁了他,单说在这个医疗水平极其落后的年代里,有了孙思邈这么一位神医结交一番,说不得就等于多了一条命……

    溜须拍马还来不及呢,没见到堂堂霸气无双的李二陛下见了孙思邈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自皇宫出来,房俊向孙思邈抱拳告辞:“晚辈前往泾阳公干,数日未曾归家,今日便先行告辞,改日当亲往道长府上拜偈。”

    孙思邈笑眯眯道:“房二郎难道就不邀请老道去府上坐坐?怎么说也算是师徒一场,如此未免有失礼数吧。亦或者说,真以为老道老糊涂了,记不得根本就没见过房二郎这茬儿?”

    “……”

    好吧,原来这位没老糊涂啊……

    房俊只得苦笑道:“是晚辈冒犯了,不过其中确有难言之隐,还望道长体谅则个。相请不如偶遇,既然道长有心,不妨随晚辈一同回府,让晚辈一尽地主之谊?”

    孙思邈欣然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房俊无语……

    不敢请尔?

    分明就是你赖着要去好吧……

    不过放眼大唐,谁又能拒绝孙思邈登门拜访呢?别说拒绝了,就算是八抬大轿往家里抬都抬不着,房俊自然也不例外。

    还是那句话,跟这位神医搞好关系,关键时刻说不得就等于多了条命……

    崇仁坊房府。

    早有自家二郎回城的消息传回府内,算算时间大抵也应当在宫内面君完毕,家仆侍女便早早的候在门口。

    远远的见到有骏马自坊门出疾驰而来,家仆侍女纷纷出迎眺望,见到正是自家二郎,便赶紧一哄而散,有的赶往内宅禀报老夫人以及少夫人,有的直奔书房禀告家主,有的则奔去厨房烧水准备饭食。自家二郎既爱干净又对饮食极为挑剔,这方面绝对将就不得。

    房俊策马到了府门前,翻身跳下马背,将缰绳丢给上前的家仆,回身牵住孙思邈的马缰,伸手想要搀扶孙思邈下马,却见孙思邈一手按在马鞍上,纵身轻轻一跃,已经甩镫跃下马背,身手矫健,不逊少年。

    房俊心中敬佩,这老道怕是已经百岁了吧?这等身子骨儿,怪不得活了一百四十多岁……

    孙思邈却手扶着马背,俯身瞅了瞅骏马的四蹄,因为钉了马掌的缘故一路奔行的时候伴随着清脆的“嘚嘚”声,便赞道:“老道云游四方,早已听闻二郎发明这马掌之传闻,当真是佩服不已。这般才思敏捷,实乃世间少有。”

    房俊谦逊道:“闲杂之物,难登大雅之堂,道长谬赞。”

    “谁敢说这是闲杂之物?”孙思邈不以为然:“只此一副马掌,看似简单,却令马匹的寿命延长何止一倍?吾大唐被突厥三番四次侵扰,每一次反击固然大胜而还却尽皆损失惨重,还不就是因为缺少马匹?二郎这个发明着实为大唐缓解了马匹缺少的紧迫,堪称功德无量。”

    老道虽然身不在官场、人不在军中,但是一生所经历的悠久阅历早已使得他返璞归真,一理通而百里明。

    房俊见到自家的家仆婢女都看着这个老道有些好奇,心知此刻也无需多做客套,便笑道:“您老怎么说怎么是,不过已然到了家门,还请快快入内。”

    将孙思邈让入大门,房俊问一旁的家仆:“父亲可在府中?”

    家仆道:“回二郎的话,家主一大早便赶去城外农庄,说是那边一位江南的士子在编撰的字典的时候有一个字条不明,许多人商议一番也未有定论,故而请家主前去讨论。”

    房俊心说老爹现在大抵是当真有心致仕,现在对于编撰字典明显比处置政务上心多了……

    “不过聿明老丈倒是回来了,正在花厅内用茶。”家仆续道。

    “哦,知道了。”

    房俊应了一声,刚才在宫里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这一次聿明氏正是与孙思邈一同返京,似乎这些活成精的老家伙之间都有着某种联系,彼此之间大多都是认识的,比如聿明氏与孔颖达。

    房俊明白这是人到了一定的境界,往来皆是同等,因为对于境界底下之人非但无话可谈,连精神层面都出现了诧异,正可谓话不投机半句多……

    进了花厅,便见到聿明氏一身葛麻长袍,正坐在竹躺椅上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神情惬意,仿佛多日未曾归家的游子回到家中,感觉一切都很舒适……

    房俊打了招呼,聿明氏只是眼皮抬了抬,便招呼孙思邈坐过去,笑道:“这是今春江南那边送来的极品龙井,天底下除了皇宫,也就这小子家里能够喝得着。开春的时候某正好经过杭州,便打发族中小辈前去茶园借用几斤新茶尝尝鲜……结果你猜怎么着?这混小子真真是个守财奴,居然掉了一队家将守在茶园,强弓劲弩严阵以待,若非族中小辈机灵,怕是差一点就折在里头……”

    房俊挑了挑大拇指,一脸敬佩:“跑到别人家的茶园偷茶,然后还能在人家茶园主人面前振振有词埋怨戒备太严未能让您得手……啧啧,论起脸皮之厚,您老堪称旷古烁今!”

    而后不理聿明氏,对孙思邈道:“道长且先陪着聿明前辈稍坐,晚辈去沐浴一番,顺便安排好晚上的酒宴。”

    孙思邈倒也不客气,说道:“老道化外之人,不讲究那些虚礼,莫要太过奢靡,寻常饭菜即可。”

    聿明氏急忙拦着孙思邈,埋怨道:“说这些客套话作甚?你是初次登门,自然应当让他款待一番,放眼大唐不知道多少人家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的等着你登门而不得呢,让他费点心思有何不可?”

    然后见到房俊走出房门,便压低声音道:“老道你是有所不知,满长安城里那些个所谓的纨绔与这小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山沟沟里的土包子,差得远了!论起享受,估计大唐能够比得上此子的屈指可数,此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还能时常琢磨出时新的饮食,端的了得!就说这房家的美酒,放眼大唐,再无第二处可以饮得……”

    孙思邈一脸惊诧,疑惑道:“这么厉害?”

    这个房二郎非但擅于奇技淫巧之物,而且文采天授时常做出惊世骇俗之名作,甚至还是一个饕餮客……

    尤为重要的是,此子冒充自己名头搞出来的军中急救之术、以及缓解晋阳公主病症的法子,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孙思邈越来越觉得这小子有意思,简直可以称一句深不可测……


同类推荐:恶魔猎食系统 圣魔道统 北阳 游戏系统大师 无限之幻想世界打捞者 神话物语传 妖娆毒仙 傲血神帝 最强神级土豪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重生军婚:老公,你好坏 最后的符咒术士 我真的是老司机 纹耀王座 灵帝封天 破旧的黄皮书 养个千年女鬼当老婆 最强魔修系统 绝色警花赖上我 人形母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