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贼警 第五百八十五章 新的开始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重生之超级仙医 神级大镖客 田园佳偶 红线相牵一上神 山沟书画家 重生珠光宝色 洛神诀 绝世皇帝 战争中的舰娘 超级淘宝店

第五百八十五章 新的开始

    苏诚见许父无动于衷,补充道:“其实欧阳长风并不是我首要怀疑的对象,首要怀疑对象是叔叔你。特别是第一次和叔叔正面交谈,我认为叔叔思考的范围和出发点不仅仅只是一位派出所副所长。”

    许父开口:“因为许璇?”

    苏诚点头:“我不可能将自己女朋友的爸爸卖了。”如果没有这层关系,许父将是苏诚先报告给绅士鬼的人,绅士鬼会全面对许父进行了解和评估,许父如果是三大行政官之一,恐怕很难在绅士鬼的调查还隐瞒身份。

    许父问:“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说叔叔……”

    许父道:“最开始。”

    苏诚明白了:“陆任一。”

    “唉……陆任一。”许父离开石鼓,仰望着茶花,颇有些无奈道:“陆任一在五年前就已经是欧阳的代理人,假设欧阳出了意外,陆任一就是接替他工作的人。这件事我和老马都非常反对,陆任一不具备成为代理人的资格和能力,但是没有改变欧阳任人唯亲。古今中外都一样,多数皇帝并不太在乎太子的能力,更在乎太子是不是孝顺自己。刘备一世英雄,即使知道阿斗扶不起来,也不会换掉阿斗。治水的大禹一改传统选推制,第一次采用了传位方式,将自己王位传给了自己儿子。”

    许父:“能力可以慢慢培养,陆任一也有这样的潜质。但是陆任一思想是内部的革新派思想。”

    “革新派?”

    “钱、利益、权利。朱元璋农民出身,立志要改变农民被剥削和压迫的历史。他成为皇帝后,成为了古代对贪官最严酷的一代皇帝,他认为一切根源来自贪官对农民的剥削。不得不说,朱元璋在某些方面确实想根治贪官,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准。朱元璋死后,他的子孙们再也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许父道:“革新派的目的已经不再局限暗中推进a市发展,革新派的目的要软姓取得a市控制权,选市长,尽可能控制重要部门职位。警方是不是一直没明白为什么在马局退休之后,副局长职位的竞争莫名其妙的原因?”

    许父道:“这件事出现革新派的身影,他们想将自己人推到位置上。我和老马坚决反对,老马退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认为a市警方公信力建设已经完成的很好,不再需要他坐在副局长位置上。我们想让警方高层保持纯粹。林局因为革新派的诬陷,丢失了成为副局长的机会。欧阳也很恼火,陆任一作为代理人,他们日常是绝对不能插手管理,不得参与任何行动。我和老马担忧,欧阳责怪的重点不对。在欧阳的干涉下,最后也没有对革新派进行处理。欧阳说这世界需要多元化的声音。”

    “幕后黑手出现后,一度我们怀疑为革新派,但是革新派几乎没有实力,而黑手具备一定的武力,所以我们排除了革新派所为。后来才知道,革新派已经和商人联盟的某些商人达成协议,在几位大商人的帮助下,秘密组建以雇佣为主的武装力量。”许父道:“马局被通缉,欧阳蒙在鼓里,欧阳当时已经猜到自己的儿子可能是黑手之一,只有陆任一才可能切断他和外界的信息联系。于是欧阳召见了亲信律师,将吊死鬼团伙运作权利全部交给了我。接下去你说服了欧阳,以赵法为代价欺骗了黑手和绅士鬼。”

    “一直在数月之后的大反击,灭掉绅士鬼的人,并且将几位黑手全部抓了出来。陆任一为黑手之一的事证据确凿。和西游记一样,没有后台的妖怪都被孙悟空一棍子打死,有后台的妖怪被后台带走。陆任一活了下来,在我们要求之下,他退出了内务局,脱离了代理人身份,成为了纯粹的商人。”

    “对于陆任一,我还有几个疑问……”

    许父道:“你是问四路突袭,为什么陆任一不预警。”

    “当时内务局局长怀疑内部有蛀虫,并且怀疑欧阳的儿子陆任一,挖了一个陷阱。我不认为陆任一有能力堪破这是个陷阱。即使他有怀疑,事关重大,他都不能不搏一搏。”

    许父道:“陆任一不是你们表面看的那样,这小子心狠手辣,他已经和绅士鬼搭线,只要逼出我,就可以掌控大局。要逼出我,首先要除掉马局。他无视了情报,只不过没想到这是个考验,让他成功获得了内务局的信任。他成功了一大半,欧阳被监禁,马局被捕。绅士鬼想得到第三行政官的意愿非常强烈,这也增加了你和绅士鬼谈判的筹码。”

    苏诚问:“开河村我和左罗遇袭?”

    许父回答:“是陆任一泄露你们可能在暗查马局的事,他似乎对此事也只是隐隐感觉,没有实质证据。你前面有一句说的是对的,即使是马局,当自身被威胁时候,他也会考虑使用武力来解除威胁。但是马局毕竟是马局,他非常犹豫,加之信息不确定,没有明确的证据,所以最后弄出一个四不像计划出来。这可能是他做过的最烂的一个计划。”

    苏诚问:“叔叔,你对现在局势有什么看法呢?”

    许父深叹口气:“我们三人姓格都不相同,追求的目的也有所不同。早几年我就认为吊死鬼没有存在的必要。马局的认识是,拥有少量的武力,软姓生存,以应对警方无法应对的情况。欧阳自然是想保持甚至壮大势力。”

    继续聊下去,苏诚对吊死鬼有了更多的了解。

    早期吊死鬼管理模式是3+1的模式。3+1,是三行政官加一位战略计划官。战略计划官的职责是指明吊死鬼发展的方向,比如在z部门安插最少一位耳目,三行政官会酌情完成这个计划。+1就是许父。高检死后,许父就成为了第三行政官,也因为此,三行政官实际上变成了双行政官。马局是欧阳长风曾经的下属,加之欧阳对吊死鬼团伙组建和发展有巨大贡献,所以在高检死后,实质上,欧阳成为吊死鬼完全的领导者。

    欧阳并不排斥革新派,同时对陆任一不同看法表示赞赏,鼓励他求同存异,并且给予了一定的行动空间。这违反吊死鬼内部规定,但是架不住陆任一是欧阳长风的儿子,马局没说什么,许父本就是做战略计划的人,更不会说什么。

    因为陆任一的提议,吊死鬼和绅士鬼取得联系,形成鬼团内部的联盟,将本应该致力本地的吊死鬼拉到了国际舞台上,也为后来失利埋下伏笔。

    吊死鬼中有三股武装力量,第一股是正义社会的力量,由马局直属管辖,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一股力量,国道袭警案被查抄的菌火库就是属于这股力量。第二股力量是由欧阳长风发展的退伍士兵组成的,人数十五人左右的敢死队。赵法在小区被射杀时,两名保安就属于敢死队。第三股力量为散兵,是老一代正义社会力量退下来的人,他们已经退休,但是如果有需要可以再联系他们。许父反击依靠的就是这股力量。吊死鬼黑手一直要吸收的,要寻找的也是这股力量。散兵退休后都由许父负责,主要是避免他们退休后穷困潦倒,是许父唯一负责的实务,可以说许父是唯一可以调动散兵的人。

    这一年来,警方加大对吊死鬼团伙危害的宣传,正义社会已经解散,武装力量也随之解散。原因是警方已经竖立了公信力,比吊死鬼团伙更可靠的公信力。欧阳提出要求,但许父坚决不交出散兵的名单和他们目前职业,住所,联系方式等,并且许父通知散兵彻底退休,销毁和散兵联系方式。所以吊死鬼目前唯一的武装力量就是忠诚于欧阳的敢死队。

    这十五人左右的敢死队,他们衣食无忧,虽然算不上富翁,但是每人几百万身家还是有的。他们对吊死鬼,公信力完全不感冒,只忠诚欧阳一个人。许父对这样的私人武装一直持反对态度,不过这和吊死鬼无关,纯粹是欧阳个人财产,他也资格去劝阻。

    警方抓捕了部分人,说服了部分人,导致正义社会解散,商业剑蝶小队等也跟随解散,马局和许父没有势力,吊死鬼团伙已经大大缩水,目前就是欧阳一人独裁。让许父更为担忧的是,欧阳人在监狱自然对团伙缺乏掌握,需要代理人掌管自己势力,而欧阳对许父和马局隐瞒了他更换后的代理人的身份。

    “我和老马现在已经是闲人,我们就担心欧阳还有野心,会被人利用。”许父道:“你要有本事,就把欧阳代理人挖出来。”

    苏诚笑道:“叔叔前面说那么多,叔叔已经指明陆任一就是欧阳的代理人,欧阳只会把最宝贵财产留给自己最信任的人,他最信任的人只有自己的儿子。陆任一现在是合法商人,警方要抓他肯定不容易。叔叔既然已经确定了想法,但是缺乏实施的勇气,那为什么不和马局商议一下呢?”

    许父再次叹气:“不管怎么说欧阳只有这一个儿子。”

    苏诚道:“叔叔请仔细斟酌,以陆任一的姓格会不会做出比欧阳更出格的事呢?我担心的是,一旦陆任一想通这一点,马局和叔叔恐怕会有危险。叔叔可以想下,马局为什么入狱?戴芸告密,戴芸告密,孙强当杀手,自然都是陆任一布局。可以这么理解,戴芸和孙强更忠诚欧阳,而不是吊死鬼。欧阳将戴芸放在马局身边,其中必然有监视的意思。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欧阳可能很早之前,或者在入狱之后,就开始对我们出现不信任的情绪。”

    苏诚点点头:“叔叔你和马局又知道的太多了,叔叔可以不为自己考虑,但是是不是应该为许璇和阿姨考虑。叔叔你说你销毁了散兵的名单,联系方式,人家未必相信。如果现在还有一位绅士鬼,抓了璇子和阿姨,逼迫叔叔你交出散兵怎么办呢?”

    许父看苏诚:“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不是好东西。”

    苏诚回应道:“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叔叔现在和我是一家人,我立场自然和叔叔一样。”

    许父不再说吊死鬼的事,看苏诚:“你给我小心点,你要敢欺负我女儿,小心我藏一枚散兵灭了你。”

    苏诚保证道:“这我有信心,再说我也打不过璇子。”

    许父点点头,问:“华良那边你怎么想的?你去欧洲到你死亡消息出来后,华良可是上窜下跳,还找美国议员帮忙,对你还是挺关心的。”

    “这问题吧……我觉得大家不见面,互相不干涉挺好。”

    许父看着苏诚:“你自己看吧,华良虽然有时候手段狠毒,但是对家人还是很不错的。要我说,你还是趁着过年,带璇子去拜访一下。礼尚往来。”

    苏诚点头:“我和璇子商量过再说。”他本人对此很抗拒,见什么面,多尴尬。

    许父问:“你这次回来,不会又有什么额外的任务吧?”

    苏诚道:“原本蒙特利还想消费我,但是考虑他能给的钱不多,我又想成家,所以没有了。”

    许父赞许道:“你能这么想我就很满意了。”

    ……

    许家开心吃了年夜饭。年夜饭后,苏诚和许璇在街头散步。能感受到城市过年气氛的只有一点,那就是看不见几个人,冷冷清清,如同鬼城一般。

    许璇:“欧洲事情都解决了吗?”

    苏诚回答:“已经落幕。”

    许璇:“我觉得你中午吹牛有水份?”

    苏诚颇有些惊讶问:“哪部分?”

    许璇道:“你的帮手一部分是红魔,你说你用春天下落来勒索雇佣他。一部分是大菠萝生前认识的人,以猎狐为首的小组。一部分是蒙特利代表欧盟司法部门。蒙特利确实有一个调查塘鹅的六人组,并且拥有权限调派多国特警支援,实际上这部分人根本没有帮什么忙,对吗?”

    “是啊,只是事后蒙特利以中间人身份和各方沟通。严格来说,从我贩卖艺术品一直到我诈死,欧盟司法并没有提供什么帮助。”苏诚道:“非要说有帮助,只有一点,保证我犯罪后能得到免死金牌。比如我枪杀了阿伯伯,如果没有蒙特利给予的身份,我是要接受审判的。”

    许璇道:“红魔用尽全力也只是将左罗救出来。你说猎狐小组,虽然听起来很厉害,但是你又说猎狐小组并非全日制工作。他们日常不以你的事情为中心,而是做自己的事,只有你有需要时候才会征召他们。但是你诈死做的非常真实,当时蒙特利代表欧盟司法并没有介入,红魔和ca的人都在第一时间探听你的情况,被你成功的隐瞒了过去,并且最少拖延到蒙特利和mi6谈判之后。要么就是代表猎狐小组实在太强大了,要么就是说mi6太废材了。”

    苏诚笑了,请问下许璇脸颊,在许璇耳边道:“让我保留一点点神秘好不好?”

    “好吧。”

    苏诚听出许璇并不是很开心,知道许璇在关心自己,道:“我要做的事已经结束了,只不过有些事不能说。老婆你确实让我刮目相看。”

    许璇满意一笑,道:“还有,我认为你勒索红魔桥段有点恶搞。如果你没有勒索红魔,你怎么会有很多钱?而且你前面说勒索了不少钱,后面又说没多少钱,你是不是对这部分谎言没来得及去思考如何修饰?”

    “是。”苏诚微笑承认:“不过事情已经完全过去了。”

    许璇也不再说什么,道:“大部分时候我是很傻的,只是关心你时候比较聪明。“

    苏诚知道许璇的意思,但是他确实不能告诉许璇,真实情况虽然大部分和苏诚中午说的差不多,但是真实情况只存在过程和细节。苏诚隐藏的就是这部分。这部分的秘密才是苏诚的核心秘密。

    苏诚曾经对左罗说过,你认为的坏人并非坏人,指的是mi6,mi6在苏诚诈死之前,确实是在控制和遏制塘鹅,虽然还不确定是否要将塘鹅作为自己的谍报系统之一。那苏诚说的你认为的好人并非好人呢?指的又是谁呢?

    苏诚承认今天中午自己解释和说明的情况存在有一定的硬伤,他只能夸大猎狐小组的能力,蒙特利的能量,还有自己的聪明才智来糊弄过去。

    没错,苏诚对左罗说的好人并非好人,指的就是苏诚他自己。

    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知道苏诚有个绰号,这个绰号叫神眼幽灵,翻译成汉语叫鬼眼。苏诚当然没有资格成为幽灵团的一员。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大菠萝是幽灵团成员,也就是神眼幽灵。幽灵团存在了很多世纪,是一个古老的组织。如同门萨不问人品,只问智商一样。幽灵团不问动机,只问实力。幽灵团的首脑被大家称之为鬼首。

    这就先解决了第一个问题,阿伯伯让稻草人刺杀大菠萝之前,对大菠萝进行调查,大菠萝死后仍旧进行调查,苏诚是如何知道阿伯伯之死和塘鹅有直接关系呢?苏诚在说这个问题时候,都是一笔带过,自己从一些线索中得知这条信息。实际上,这条信息是鬼首提供的。

    鬼首提供的帮助还有很多,一个目的是为大菠萝复仇。所谓的猎狐小组,就是鬼首提供给苏诚直接指挥的一组武装、技术和胆识都非常强悍人马,可怜的左罗又被猎狐这名字忽悠了过去。不仅如此,就连挪威庄园内,阿伯伯身边也有鬼首的人。鬼首早就洞悉了荷兰银行的计划,猎狐小组经过了精心准备,并且在医院妥当布置。

    苏诚没有从红魔那敲诈到金钱,也没有和红魔去比武,苏诚说这些只是为了解释自己的金钱来源。因为鬼首还有第二个目的,苏诚被生前的大菠萝推荐,成为神眼幽灵的接班人,鬼首要完成大菠萝这个遗愿。神眼幽灵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身份,神眼幽灵的司职是调查鬼团成员死因,相当于鬼团中的刑警,猎狐这组人就是鬼首蓄养,直属大菠萝指挥的人马。

    为了完成复仇,苏诚没有选择,只能成为神眼幽灵,同时也继承了大菠萝在鬼团中的组织基金,也继承了猎狐小组的调动和指挥权。这几年来,苏诚从来没有动用过鬼团资源,只有在最终前往欧洲时候,才使用了猎狐小组。

    鬼团结构是怎样的?结社目的是什么?除了恐怖鬼,吊死鬼和绅士鬼之外,还有哪些其他成员?如同神眼幽灵这样有司职的成员又有几位?鬼首又是谁?

    对这些问题鬼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告诉苏诚,在这几个世纪来,有很多科学家,艺术家,作家,独裁者,金融大鳄,总统等都是鬼团的成员。但是又和共x会不一样,鬼团吸收的成员要么是有势力,要么是有实力,要么是有影响力。至于目的,鬼首回答很暧昧:也许只是一个传统的延续,或许别有目的。

    神眼幽灵是实职,和绅士鬼他们又大为不同。鬼首让苏诚好好享受人生,不要担心和想太多无谓的事。

    苏诚现在知道的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可以连线猎狐,也可以连线鬼首。和苏诚通话的显然也不是鬼首本人,只是一个传声筒。有时候苏诚都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社团。

    鬼首告诉苏诚,对神眼幽灵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是调查所有鬼团成员的死因。第二个要求,保密。除此之外,作为实职工作人员,每年瑞士银行秘密账户会收到一笔报酬,同时如面临威胁可以申请保护。福利大于工作,甚至很可能几十年不会为鬼团工作一次,这显然是一份待遇非常优厚的工作。要得到这份合同待遇,必须拿出你过人的本领。诸如苏诚,也是在欧洲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才有资格继承神眼幽灵这个身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特别是苏诚这样的人,只有面对许璇的疑问,他才会说自己不能说。诸如左罗等人就要自己去分辨苏诚到底说的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

    七组在苏诚耍赖的要求下快速重建,初四上班,一切如同十个月前一样。

    要说不同,就是苏诚没有和左罗一起上班,没和左罗住一起,而是无耻的住到了许家别墅中,并且多日旷工,理由是初一他和许璇去意大利买婚纱。为什么要去意大利,原因并非意大利服装多么牛,最主要原因就是有钱。

    初三去英国拜访了蒙特利,介绍了许璇给蒙特利认识,蒙特利是目前苏诚认识的大户,必须打好关系。见到美丽的许璇之后,蒙特利对于苏诚向往爱情而放弃在欧洲谋职的行为表示了支持。

    原本苏诚打算和许璇在欧洲游玩一个月,白拿一个月的顾问薪水,只可惜许璇具备高职业素养,初四就接到电话,火急火燎要回去。

    初七当天,苏诚终于到七组上班了。

    左罗还是送上鄙视的眼神,但是也松了口气,拍掌开会,他们遇见了一个刑警队送来的疑难案件。

    在一处过年前停工的工地发生命案,一位大叔和一位小女孩在现场,小女孩衣衫不整,小内被取下扔到一边,大叔脖子被插了一截钢筋,当场死亡。巡警到达时,小女孩非常害怕到全身发抖,事后根据医生所说,小女孩可能得了创伤xx症,无法回忆当时发生了什么。

    现场推断比较清晰,大叔将小女孩骗到工地板房干坏事,也许是被吓坏的小女孩摸到钢筋插入脖子。监控视频表示,大叔下班到公司停车场,汽车就直接开到板房,同时高清卡口监控拍摄到小女孩在后座。

    刑警疑虑的是,小女孩是单亲,其母亲和大叔本同一个单位,并且其母亲对大叔进行示爱。大叔有家室,但是在美丽单身母亲勾引之下,还是犯了错误。事情闹大后,公司老板因为大叔对公司的重要程度,找个理由开除了母亲,并且给大叔放了半个月的假。刑警怀疑大叔之死和其女孩母亲有关,但是现场没有找到女孩母亲有关线索。

    苏诚手拿红茶打着哈哈,看着大屏幕,久别胜新婚,很佩服自己未婚妻每天精力充沛。然后看见大家在看自己,苏诚问:“你们知道黑罗吗?”

    “黑罗?田螺?”宋凯问。

    “黑化的小萝,既然刑警移交案件,我们就必须不按正常道理来看待这个案件。”苏诚道:“大叔下班一个人,开车离开公司停车场两个人,这代表大叔在公司地下停车场遇见了小萝。哪一个不符合逻辑?是大叔开车送小萝去板房,还是小萝在晚饭时间出现在自己母亲原单元的地下停车场?”

    白雪插口道:“顾问,小女孩才11岁。”

    苏诚道:“没错,11岁的小女孩即使具备反社会人格,也不具备策划作案的能力。除了一个可能,我记得有一种比较罕见的疾病,叫什么脑皮层什么鬼……多出现在小女孩身上。有这种疾病的小女孩她们逻辑,思考等非常早熟,副作用是她们生命不长。因为她们具备成熟人的心智,导致在幼稚的环境中不合群,孤僻,心理常会出现问题。”

    于是大家去忙了,苏诚在自己刚送来的大椅子上靠躺,品着红茶,环顾办公室。接电话:”喂,你好。“

    “我是飞语,听说你回来了,有空一起吃个饭?”

    “好啊。”

    “明天晚上七点,xx餐厅?”

    “可以。”

    “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苏诚挂了电话,还有华家这问题。怎么处理呢?苏诚拨打电话:“老婆,飞语请吃饭……你做个主吧,到底我应该持有什么态度……你主内,你负责,就这么定了。”

    结束通话,苏诚拿了遥控器翻看大屏幕上面的案件,这种工作对苏诚来说是一种享受。翻过案件,是本地新闻网页。最大标题:欧阳集团新任代董事长陆任一神秘死亡,警方未发表任何看法。

    点进去,新闻很干,记者知道陆任一死了,大概是初二到初四某一天,具体死亡时间,哪天死的,怎么死的,案件由警方哪个部门调查,目前记者都不知道。苏诚也不知道,他知道陆任一为什么会死,但是对于其死亡细节一无所知。还是那句话,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话说许父还是够意思,趁自己和许璇在国外时候动手……

    没有了陆任一,吊死鬼团伙正式成为历史。

    苏诚拨打电话:“方凌,你和白雪现在去小萝家,将她和母亲分开问一个问题,那就是案发当天小萝有没有穿裤子……案发当天天气较为寒冷,小萝穿蓝色连衣裙是正常的,但是只穿了小内就是不正常的。另外你安排齐鸣去公司地下停车场,希望运气足够好,过年几天垃圾没有人清理,说不准能找到小萝内穿的裤子……警力充裕嘛,有一点机率就赌一点机率嘛。”

    苏诚刚挂断电话,电话又开始震动,接电话:“哈罗。”

    红魔声音传来:“收到消息,魔鬼去了a市,我不希望他活着回欧洲。”

    “小赌一百万?”

    “成交。”

    苏诚挂电话,魔鬼……呵呵,这级别罪犯值得热身。

    这是一份好工作,不仅是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工作,并且是一份永远不缺乏挑战的工作。新的一年,新的罪犯,新的挑战……

    (全本完)

    ps:感谢读者们的阅读,一切顺利的话预计在三月初左右发新书,请大家多多关注。

    ps: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合家团圆,心想事成。


同类推荐:人形母暴龙 绝色警花赖上我 最强魔修系统 养个千年女鬼当老婆 破旧的黄皮书 灵帝封天 纹耀王座 我真的是老司机 最后的符咒术士 重生军婚:老公,你好坏 重写肆意人生 重生之九尾凶猫 得分狂魔 潮汐进化 王者 超神学院之葛伦重来 圣者无限世界 狂傲仙君重生都市 道武神尊 三国之云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