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晋末逐鹿 二百六十一节 准备走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大明望族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王爷,来生请不要再记得我 红楼探秘 随时穿越明末 汉末烽烟乱 系统之我是官僚 兵之圣者 私奔到大宋 史上最强君王

二百六十一节 准备走

    “咱一伙的!”董长老见王长老和漠北双魔斗在一起,腾的跃过来,双手乱晃向漠北双魔大叫:“咱眼下是一伙的,你们杀错了,杀错了......”

    燕修说汉话原本就磕磕巴巴,董长老一着急口齿更不利索。

    漠北双魔见董长老服饰长相和王长老差不多,在一边双手乱舞,大叫大嚷,登时认为董长老在掐诀颂咒,要来攻击自己,两人立刻双斧一晃,向董长老下盘斫去。

    “错了,杀我也错了、”董长老又大叫起来,可惜漠北双魔没心情听他叨叨,斧子一抡没劈上,顺手又是一轮斧头劈过去,董长老无奈只得招出一只术熊接招,四人登时战成一团。

    一道凛冽的剑光从远处一掠飞至,杀气冲天,慕容雪吋玉面含冰,怒斥:“敢伤王长老?去死!”

    雪湮剑尖所指,正是漠北双魔。

    “铮”一声,一刀一剑从左右劈来,将雪湮剑架住,却是漠北双魔一伙的修真好友,刀和剑的主人仅凭雪湮剑一击之力,便知不是敌手,低声疾喝:“风紧,闪!”说完先行蹿入人群中。

    “呸,死婆娘。”漠北双魔人虽悍勇,却不傻,打不过自然会逃,两人手攥斧柄,脚根为轴,一个团团急舞,将王长老的长刀,董长老的异兽,慕容雪吋的雪湮剑一齐荡开,随后一头也钻入人群中。

    慕容雪吋一挺雪湮剑,便欲追杀漠北双魔,王长老一把拦住,低声道:“娘娘且慢,晋人间的仇杀咱不必参和,让他们杀个痛快就好。”

    “咱留着力气先把叛逆慕容妃和慕容格干掉就行。”董长老也不愿意参入与自己无关的仇杀,道:“如今人多手杂,稍有不甚,便会送命,娘娘咱不去。”

    “哼。”慕容雪吋冷哼一声,说:“便宜这对狗熊了。”

    刀光剑影,一道道法器的光芒在空中闪烁,人群中血肉在横飞,不时有散修被术法击毙。

    两柱香后,七星岛上三方主要人马领军人物的内心开始发生变化。

    桓少所率人马大部分全是用银子雇请来的,死多死少没关系,只要杀的开心,让桓少爽快就行,在桓少心中,死一个修士不算什么,立刻再请下一位就是。

    谢道韫所率的江南修士,大部分全是自家府中有人死在天师道手中,这些人替亲朋报仇都舍得拼命,鲜血的刺激下,个个越战越勇,郝柏索性脱了上衣在人群中冲突,仿佛一名浴血凶神。

    孙大眼带领来的修士,全是忠于孙大眼的甘派修士,死一个,孙大眼均会痛的一哆嗦,死三个,痛的泪都出来了。

    “桓氏带的人太杂了,这仗没法打,前眼在一起杀敌,转眼就背后给你一刀。”江州冶头大祭酒牛猛再一次凑到孙大眼面前垦求:“孙长老咱先撤吧?”

    孙大眼看看岛上战况,一裂嘴:“怎么撤?”

    “趁桓氏和谢氏打的热闹,咱先走。”牛猛听孙大眼话中有想撤的意思,口气顿了顿,说:“回头咱约足人手再找小郎中讨银子。”

    孙大眼看看高恩华等人,目中仍有不舍之意,牛猛又劝道:“小郎中这伙人近来不知遇到什么奇遇,修为猛进,他们又有谢氏撑腰,再不走可要吃大亏了。”

    “撤吧。”孙大眼看看身边甘派修士眼中均有惧色,终于下定决心离去。

    桓少正搂着慕容雪吋看热闹,两人眉开眼笑兴趣颇高,一名修士奔上前匆匆耳语几声,伸指向一侧正在向岛外逃遁的天师众修一指。

    “孙大眼这怂包逃了?”桓少眼中闪出一股蔑视,慕容雪吋顺指一看,吃吃笑道:“人家正主逃了,咱倒成顶包的了,还要打下去嘛?”

    “怆民流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有便宜就沾,吃亏就跑。”桓少望着孙大眼的背影,一脸不屑。

    阳光明媚,忽然,七星岛上起风了!

    一阵风吹来,海岛岸边的白沙在阳光下飞散,一股股污血将白沙染红,许多修士甚至没看清敌手是谁?便被法器和兵刃抽的血肉崩溃。

    天师道和桓氏修士虽然短暂联手,虽然相互间也有冲突然,但大部分心中还是将对方视为同盟,如今主动撤走,使江南修士们士气高涨,纷纷扯着嗓子大呼冲锋,天师道的撤走,也便一部分桓氏散修的心,一部分散修开始跟随天师众修溃退。

    “桓少撤吧,缠斗下去要吃亏了。”慕容雪吋看看高恩华等修士和地痴的打斗,轻声道:“妖道一伙人近来道法大进,这个九宫剑阵坚不可催,竟连地尊也沾不便宜。”

    “撤!”桓少看看阳大牛与高恩华等人正与地痴斗的旗鼓相当,终于开始正视高恩华等人,他皱了皱眉,率先牵着慕容雪吋向岛外奔去。

    高恩华和阳大牛带领一个九宫剑阵与地痴苦苦抗衡,待听到江南修士的一片欢呼声时,眼前压力骤然一轻,地痴身影一遁已飘出十数丈外。

    “他们要撤?”卫子怡叫道:“追不追?”

    “穷寇勿追。”高恩华摇摇头,道:“孙大眼带的人和桓少带的人相互间不熟,咱们才能轻易取胜,不过咱和谢氏带来的江南修士也同样不熟悉。”

    “哦。”卫子怡看看高恩华,眸中光华一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将疑问咽了下去,在云渺宫其余女修面前她是师姐,但在高恩华面前,她总习惯于依赖,当下传令:“收队!”

    云氏姐妹看看远去的桓少,恨恨的说:“让那头小眼贼这么便宜的走了,真是有些不甘心。”

    高恩华笑道:“桓氏一室盘桓晋室百余年,族中内蕴力量强大,仅凭咱目前的实力是无法将其消灭的,今日若非借助谢氏之力,咱们便要吃个亏。”

    女修们迅速黑纱如一片黑云将天空瞬间遮蔽,它代表着大道修士至高无上的强悍!

    高恩华手臂一抬,正欲挥出太极图抵御,谢东衣猛的跳了出来,抢在高恩华之前。一记柳絮指戳向阴殿主:

    “臭女人,休伤长公主。”

    “本殿主与小丫头间的仇怨,关你会稽谢氏什么事儿?”阴殿主黑纱回旋一抖,将谢东衣的柳絮指攻势消弥,厉声喝斥:“你江南谢氏次次都要插手多事,凭什么?”

    “司马雪乃本朝长公主,岂能由你这夷狄女子污辱?”谢东衣爆出堂而皇之的理由:“谢氏乃晋室臣子,这个理由够不够?”

    “与本殿主做对都必死!”阴殿主才不理会皇族和士族之分,她从牙缝间挤出几个狠字,黑纱凌空而来,九幽寒冰杀意凌厉猛拍谢东衣。

    “阿弥陀佛!”随着两道佛号声,两名禅师抡起禅杖,从左右冲上来,掩护谢东衣与阴殿主接上了招。

    两位佛师的佛家禅功首重守御,一片蔼蔼佛光在半空中舞出一个光幕来,堪堪能抵住阴殿主的攻击。

    谢道韫明眸如水看看战局,对寒竹寺方丈大师低声道:“大师,东衣乃谢氏尚存不多的成年男丁,万不能有丝毫闪失。”

    “阿弥陀佛,阴殿主道法应当来自昆仑山,人心虽有杀意,但招式堂堂正正,没有一击必杀的狠毒杀招。”寒竹寺方丈大师低宣佛号道:“三人十式内不会落败,十式后贫僧便出手接下谢公子三人。”

    谢道韫盈盈一笑,足下悄然退下半步,目光扫到一边被阴殿主幽冰封住的桓少,不禁莞尔一笑。

    “呔,本少上当了。”桓少一声大吼,从阴殿主寒冷道意中挣脱出来,身上白袍千条万缕,隐约露出一身肥膘,形若疯癫。

    他甫得自由,立刻张开臭嘴,甩出一套污言秽词:“谢东衣啊谢东衣,淫道啊淫道,你俩原来是穿一条裤子的连襟,是不是全在打本朝长公主的主意?”

    一句话,惹急了多个人。

    谢东衣的柳絮指,司马雪的玄冥剑,女修们的如意蝴蝶刃,高恩华的五雷咒术一瞬间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袭来。

    桓少一慌想退到自方人群中,高恩华的五雷咒术遥遥击来,雷声铿锵,闪电轰然,数道气波在狂啸,已将桓少所有退路禁锢。

    “公子快闪。”

    “公子打滚逃。”先前教桓少打滚逃的桓府修士又一次支招。

    玄冥剑直斩醒少胸腹,两柄如意蝴蝶刃一斩左足,一斩右膝,角度全是极尽刁钻之能事,一指青色柳絮指灵力,直戳桓少双眼......

    “啊、”桓少一声大吼,两只小眼精芒四射,双手握紧吴钩,便欲挺身硬拼。

    一柄巨剑凌空飞来,地痴抢在桓少身前,将司马雪的玄冥剑,和女修们的如意蝴蝶刃一起击了回去。

    “嘭、嘭、”一连串的轰然巨响声中。

    桓少吴钩纵横捭阖,在身前挥舞,最后仍有一缕五雷术落在身上,桓少登时鬓发披散面部漆黑,一只小眼中渗出血来。

    “哈哈......”女修们从逃离云渺宫后,又一次放声大笑。

    “谁抓到卫氏贱婢赏银一万,加一箱珠宝。”桓少一步蹿到身后修士人群中,大吼许愿,心中暗处却是一片冰冷,顿时明白原登飞为何反复提醒高恩华等人道法大进,高恩华仅凭一个五雷术,让他害怕了!

    重赏之下,一群勇夫冲了过来,刀剑轰然,与云渺宫众女修接上了手。

    “我替你报仇!”慕容雪吋见桓少披头散发一付惨样,祭出雪湮剑,便欲冲出去报仇,桓少从后面一把将她抄住,一只小眼通红,低声说:“娘子且慢,本少忽然悟出一个道理。”

    “公子是不是让五雷术震傻了脑袋,你悟出了什么?”慕容雪吋伸手摸了摸桓少脑门,神色中有些不放心。

    “本少是士族天骄,日后不再与一群蛮伧动手。”桓少甩甩头,搂住慕容雪吋,指了指谢道韫,说:“多学学谢道韫,看她多有士族风范。”

    慕容雪吋不明白桓少心中对高恩华的惧意,顺指望去,只见谢道韫怀抱古筝,湖风吹拂,身上裙带飘舞,犹如仙子凌波,正盯着寒竹寺大师和阴殿主斗法。

    桓少带人上了七星岛,三言二语便与云渺宫中人斗成一团。

    天师众修莫明其妙,一大早兴冲冲赶到七星岛中来要债,结果债主却和别人斗的热火朝天,好似已经不关天师众修什么事儿。

    “孙长老,咱们撤吧?如今是最好机会。”牛猛建议。

    “别急撤,谢府供奉的老和尚让黑纱女子缠住,高小郎中等人让天地宗修士抵住,剩下的女修不知道法高低如何,等等看。”孙大眼心中纠结,不甘心撤走。

    “既然不走,那便上前诛杀小郎中,顺便送桓氏一个大人情,一举二得,岂不更好?”牛猛道。

    “不好,本教在江南起兵,打出的旗号便是诛士族,清君侧。”孙大眼对根本问题仍心存固执,摇摇头说:“桓氏不正是晋室数一数二的士族之家么,咱去主动帮人家,有些热脸贴冷屁股......”

    “啊、啊、”数道惨叫声响起,两名修士从混斗的人群中飞出,倒地身亡。

    桓少小眼一瞅,见两名修士全是自己人,登时眉头一皱,再瞅瞅远处的天师中人,登时计上心来,伸手召过身边一名灰衣修士,伏耳授计,又指了指远处的孙大眼,灰衣修士悄悄向天师众修奔去。

    “在下郑子化见过天师道孙长老。”灰衣修士对孙大眼躬身施礼。

    “你认识贫道?”孙大眼道:“何事?”

    “桓公子说要与天师道暂时联手,拿下妖道高恩华等人后,桓公子只要云渺宫女子,其余全部送给孙长老做见面礼。”郑子化说明来意。

    “成交!”孙大眼心头一热,顿时感觉讨债有望,转头对牛猛道:“你亲自去见见桓公子,问清此事真伪?”

    “诺,孙长老放心。”牛猛应了一声,匆匆向桓少奔去。

    高恩华与阳大牛等女修摆出一个巨大的九宫剑阵御敌,九宫玉佩在空中明暗闪烁,将地痴巨剑击来的巨力一一消弥。

    地痴与卢刚、贾智三剑联合,摆了一个三才剑阵,稳稳与九宫剑阵对抗。

    “老妖孽,看棍。”阳大牛逐渐打的性起,熟铜棍一驻地,纵身而起,熟铜棍如长河落日,“嘭、嘭、”猛砸地痴。

    地痴丝毫不退半步,巨剑纵横,硬挡硬架,棍剑相击,沙走石飞。

    “江湖小郎中,还银子来。”孙大眼带领一群天师修士猛然杀倒,春秋笔祭起,猛戳高恩华脸面。

    高恩华一愣,太阿剑一挥,已将数柄击来的法器击退,连忙查看情势,地痴更是愕然,孙大眼等人好似来帮自己的,待看明白情势,呲牙一笑让了出去,便于孙大眼挥发道法。

    谢道韫一挥手,身后的江南所有修士冲了上来,与天师修士们混战一起,双方你来我往犬牙交错,越打越乱。

    桓少见谢道韫一方的江南修士冲上去阻拦,立刻传令天地宗一方冲出去阻截,场面立刻更加混乱,场中三方中大部分修士只认识自己一方的人,有一部分修士甚至连自己一方人都认不全......

    天高云淡,阳光下一股杀意在纵横,湖风中一股血气在弥漫,一盏茶后,便有十余名修士血肉崩溃,道殒命亡。

    身边袍泽不停惨叫死亡,未亡的同伴都红了眼,不计生死向对方猛攻。

    桓氏一伙修士来源较杂,有一小半乃不咸山胡修,长相明显异于汉修,未到七星岛中前,与天师道众修互不谋面。

    孙大眼在发起攻击指令后,双方迅速接战,混战中的桓府修士已得到消息,天师道是同伙,待双方混战一片后,只能靠服饰来分辨敌我。

    两名胡修正与江南谢府修士缠斗,数名天师修士围上来,一时没分清敌我,一见胡修衣饰,直接先向胡修出招,“噗、噗、”两名胡修瞬间不明不白死在“自己人”手中。

    不咸山王长老法刀呼啸,正与一外江南修士斗的难解难分,天师道漠北双魔拎着双斧冲了过来,一路逢人便砍,不论汉修胡修。

    “蠢货,看清人再下手。”王长老一声断喝。

    “蠢货,就劈你。”

    漠北双魔来天师道原本只为求个痛快,有钱抢,有人砍,有女人玩,杀得性起时,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听王长老声音凶恶,想也不想双斧抡圆狠狠劈去。

    王长老只对慕容雪吋俯首听命,对晋土中的天师道,四大士族从来不屑一顿,见双斧凶悍斫来,一个移形换位,避过双斧致命一击,三柄法刀旋转如飞向漠北双魔斩去。

    “砰、砰、”双方一交上手,立刻舍命相博,激情四射,原本与王长老激斗的江南修士一愣,见状机灵的闪到一边,让王长老和漠北双魔杀的更爽快,更方便。

    天师道甘派长老孙大眼在七星岛讨要银子的风波便这般闹剧性的收场,


同类推荐:三国之云涌天下 道武神尊 狂傲仙君重生都市 圣者无限世界 超神学院之葛伦重来 王者 潮汐进化 得分狂魔 重生之九尾凶猫 重写肆意人生 贵不可挡 月夜引魂灯 穿越原始之再造文明 段誉,我要跟你抢老婆 悟空斗转鸿蒙 穿梭诸天 魂炼事务所 位面戒指传奇 偷天改宋 帝国风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