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异小说牧仙志 第三百五十三章 道在何方?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天道编程 职业挖宝人 基因武道 逆流纯真年代 综艺之谐星传奇 时空道观 帝为天 升棺发财 无限制神话 鬼命阴倌

第三百五十三章 道在何方?

    众人不解,众目睽睽聚焦牛郎,或疑惑,或淡漠,或嘲弄,或暗骂。众生百态,万人禁声,就等牛郎给一个说法。

    “哥啊,你我身上有一股难闻臭味。”牛郎抬手指着道牧嘴巴,“你鼻翼和嘴边都有米粒大小的黑点,怕不是发霉的饭粒?”

    道牧鼻子抽动几下,确实闻道一个令人犯呕的味道。当过刽子手的他,刚才还以为是潲水桶发出的味道,遂不以为然。

    道牧一边抬手去拍脏污,一边指着牛郎道,“你身上也有味儿,鼻子和嘴巴也都有脏东西,不似米粒,更像老鼠屎。”

    “老鼠屎?!”牛郎原地跳脚,结果脏东西全都掉进嘴里,入口即化。臭味与苦味充斥四肢百骸,浑身通红如烙铁。

    “作死!”道牧厉声闷喝,只因牛郎一惊一乍,唬得他脸上脏东西也掉进嘴里。道牧来不及吐,入口即化,整个人也跟着燥热,分泌汗水。

    “哥啊,真是老鼠屎!”牛郎发癫疯似的,左手扣嘴巴,右手锤胸。想要吐口水,却发现自己干渴得连口水都吐不出来。

    “真是!”道牧怒目圆睁,脑海中浮现牧影鼠那阴险得意的笑容。

    嘣嘣,嘣嘣,道牧心脏强有力跳动,要从胸口蹦出。一身热血,亿万毛孔大开,热气喷涌而出。

    老鼠屎,老鼠尿,鸡粪,汗臭,腐肉,潲水,等各种味道交织,惹得众人一个个捏着鼻子。

    道牧呼吸急促,看向牛郎,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牛郎也正好看来,两人相互对视数息。“啊啊啊啊啊……”顾不得形象,两人歇斯底里怒啸。

    咻,道牧牛郎顾不得吴璇雪他们,相继破风而去。呼咧咧,龙皮金丝黑披风自行飞起,唿哨一下,化作一道黑影,追随道牧身行。

    “这……”

    众人不知所措,道牧与牛郎究竟经历了甚。让二人像两个癫子,一惊一乍,唬杀在场所有人,一愣愣的没有回过神来。

    童征左手背负在后,右手横在腹部,风度仙逸,“你们放心,本仙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右手大挥,正气凛然,“岚帮若不知悔改,那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望童征长老能够擦亮眼,斩魔除恶,公正严明。”吴璇雪前期行一大礼,依是柔声柔语。

    傅颖双手背负,笑眯半眼,“若能让岚帮向善,是件大功德,祝织山万万生灵都会感激你的。”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到街头巷尾。

    傅总帐夫妇亦上前跟童征道谢,牛德强淡淡瞥童征,“希望你能真的像个人,才去想着仙。”掣着大剑,转过身走向仙才楼,“你虽为地仙大圆满,但离突破天仙境,还差十几个天的高度。”

    童征闻言,心中不喜,却微微微笑,“牛兄,那你呢?”

    “我?”牛德强蓦然回首,摘下黄金头盔,咧嘴寒笑,“你应该庆幸我家少爷均无大碍的,否则岚帮之事,无需劳烦你出手。”

    “童征长老,我们仙才楼恭候您的佳音。”蓝惠弯腰蹲身,行一个大礼,“我家少爷性格古怪,伏牛堂诸老都拴不住,他动用伏牛将的几率很大。”

    蓝惠微笑抬头直身,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节,却不见有多少敬畏,“没有谁希望看到三输三惨的结局不是?”

    闻得此言,童征怒气更胜,袖袍下的双手时而成拳,时而成爪,表面却和煦阳光道,“本仙辞别,立马就去岚帮总舵。”

    童征大步蹬空,脚下聚风成云,祥光瑞霭绕身,“诸位,告辞!”话还未落,人已腾云架光而去。

    天然温泉汤房。

    道牧牛郎各占一个亩大的温泉池,舒舒服服的躺着,却将门外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

    道牧见童征讲话如此斩钉截铁,大义凛然,接着又见蓝惠她们附和童征,将童征抬上圣位,且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道牧灵光一闪,心中生计。

    但见道牧用胰子擦着身,瞥牛郎一下,若无其事道,“阿牛,叫咱们的人把风声放出去,把岚帮覆灭的功劳全都送给童征。”

    “大义灭亲的圣人哩!”牛郎已经漱口十几次,还是觉得不够,一边漱口,一边支支吾吾,“嘻嘻,倒真个附和童征往日的形象。”

    “莫笑他,其实你我不也是这类人?”道牧放下胰子,招来流风化作千百双无形的手,将每一个毛孔都给洗得干干净净才罢休。

    噫,牛郎愣一下神,须臾,将口中泡泡全都吐出,以干净温泉水将嘴巴漱得干净。方才回头对着道牧摇头叹息,“只可惜他不是我们同路人!”

    讲到这,啪,牛郎猛地鼓掌拍手,对着道牧挑眉弄眼,“哥啊,本少爷严重怀疑他根本就不是织女的青梅竹马,这一切不过是他暗地里给自己贴金罢!”

    说到激动处,牛郎倏然怂拉着脸,“可他终究是道途上的拦路熊虎,我们该如何面对他呢?”

    “这种极度骄傲又内心敏感的人,其实非常自卑,特别是在面对织女的时候。他地仙境巅峰,心境看似强大。其实就跟冰晶一样,一碰就碎。他没有经历过我这样的暗黑人生,一直都在童家的羽翼下成长,你将他最怕甚?”

    道牧站在温泉池中,舒展着身体,让风手擦拭每一个角落。酥酥麻麻的感觉,全身四肢百骸舒服的让道牧发出呻吟。

    道牧不由回想起黑叔教授他酒鬼瞎晃和乱砍一刀切的时候,整个人每次都快要报废的时候,黑叔就会带着自己到七彩涧池,一边泡澡,一边还帮他按摩身子骨,疏通四肢百骸。

    也正是如此,道牧尽管还不能修炼,依然能够发挥一些力量。也正是黑叔教授的酒鬼瞎晃与乱砍一刀切,让道牧一次次免去死亡,走过最黑暗的时期。

    黑叔究竟是谁?

    道牧脑海中的画面又转到飞梭上,彬礼使出“一刀成人”的招式,虽然不正宗,有依样画葫芦的嫌疑,却让道牧心生莫名感觉,黑叔定然在织女星留下痕迹。

    “喂!喂!喂!”牛郎等得不耐烦,大力抽打着水面,“哥啊,你想好怎么面对他没有?看你这样子,我真是替你的未来担忧,毕竟以后你独自一人面对这货。”

    噼噼啪啪的打水声将道牧从失神中唤回现实,见他倏然将整个身子埋在水面。十数息后,他突然蹿出水来,咧嘴灿笑,“当是用可怜他的目光,看着他。怀着同情他的心,对待他。”

    “高!高!高!”牛郎兴奋怪叫,给道牧竖大拇指,“本少爷,真想看你怎么被恼羞成怒的童征搞死!”话刚讲完,牛郎又有些失落,“阿道,拜入祝织山后,你就一个人单打独斗哩……”

    道牧嘴角抽搐几下,牛郎这丧气模样,搞得他道牧命已归阴似的。“怕甚?”道牧拿起胰子,一边涂抹身子,一边故作轻松,“不是还有你嫂子,要死的时候,往你嫂子那里跑,准没错。其他势力恁地强大,祝织山终究是你嫂子的道场。”

    “嗤!”牛郎嗤之以鼻,背靠池边,双手抱后脑勺,歪头斜视道牧,“哥啊,你现在嘴皮没甚用,童征要整你的办法太多。莫说见得到那织女,还不晓得你会被搪塞在祝织山哪一个旮旯哩!”

    “我倒是希望他把我搪塞到祝织山某个旮旯。”道牧一身白泡沫,像个雪人似的,睁着一双血色星眸,“以现今的形式,我就怕他直接将我带到织女面前,推荐与织女。”

    道牧这话立马让牛郎兴奋起来,之前一脸颓丧一扫而空,“那岂不是更好,如此一来你就有更多机会接触织女。”

    牛郎一脸不嫌事大,热烈希望能够看到童征,织女,道牧三角冲突。“对于我们来讲,一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织天仙女这类人来讲,不过是一次小闭关的功夫。”

    “我不喜高调,更爱养光韬晦,毕竟娶织女只是一方面,最难的还是千灾万厄界,还是那莎皇。”道牧招来风手搓洗按摩,躺在石床上,脸面对牛郎,却紧紧眯着眼,“何况徒弟勾师父动凡心,有违伦理,会被别人戳脊梁骨哩。”

    “喏!喏!喏!哥啊,你又在我面前装良人!”牛郎上半身也埋入水中,只留头暴露在外,满满都是对道牧的鄙夷,“你还跟我说你把李慧雯和李雯诗两姐妹都给睡了,若姐妹双收还不算违背道德,那么李雯诗是有夫之妇呢?”

    “你又不信,提起这茬作甚?”道牧心脏停跳几下,他却表现得漫不经心模样,“听闻伏牛堂也不似表面这般和睦,你自己回去找死就算,我不赞同你把阿颖和阿雪一起带回去。”

    “伏牛境界再恁个不和睦,内斗不停,也要比她们在织仙城安全太多。”牛郎吹拂着水面,波浪一波接着一波,带着热气拍向远方。

    牛郎亦是一边玩世不恭道,傅颖和吴璇雪还不足以自保,伏牛堂有几处地方远比她们在祝织山更适合修行。更何况,傅颖和吴璇雪她们在祝织山过得并不开心。


同类推荐:综艺之谐星传奇 一卦问天 全球美食之旅 至高全能APP 小草崛起 小修行 最佳影星 悠闲修道人生 征服之全面战争 脑洞大爆炸 某末世的超电磁炮 诅咒之龙 时空道观 时代科技 契约灵师 我才不是本子漫画家 混在末世当渔夫 许仙霸途 造化诸天万界 以神为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