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前世怨灵 第五十二章 功力消失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透视小医神 宇宙风狂 凌霄神皇 箭魔 雷武神帝 龙傲武神 万古武帝 苍穹之主 欢乐道士 神尊始祖

第五十二章 功力消失

    老鬼差把手里的小姑娘慢慢的平放在了地上,抬头冲着那保洁阿姨怒瞪了一眼,咬着牙说道:“你还好意思问?你还有脸问?这姑娘已经快气绝身亡了。”

    “而你居然还视而不见,你到底有没有一丁点儿子良心?被狗吞走了吗?”

    保洁阿姨眼角之上在此时此刻的一瞬间,流淌下了几滴亮晶晶,明晃晃,金灿灿的眼泪水。手里的那木质扫把在不经意的瞬间,从掌心之中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格格不入的声响。

    老鬼差把自己的外套子给脱下来,把用手里的撕扯来撕扯去,再用牙齿猛力的一咬。就被直接性的撕碎成了两半截。

    衣服上面都是**的血水,都把里面的棉花给完全浸透了。拿在手里足有十几公斤的重量。沉甸甸的,重熏熏的,血水里就仿佛张着一根带刺的毒液,给掌心带来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疼痛感。

    紧接着,老鬼差把衣服都撕成了一条条的碎布片。简简单单的做成了一个易落绷带。又往绷带上吐了一泡口水,朝着那小姑娘的伤口处绑了过去。

    那保洁阿姨见此一幕,霎时而又极为短暂的一瞬间,脑子里都形成了一片苍白的莲花瓣。顺势将手头的木质扫把扔飞了七八米开外。扫把飞落在药房的窗户边上,裂开了一条蛛牵连的圆纹图案。

    保洁阿姨大喝一声,连奔带跑的冲着老鬼差的身体猛冲而去,“住手!那口水是有毒的,会把皮肤给弄伤的。”

    老鬼差听到这一句,满腔的怒火,顺手把小姑娘的身体推到一边,拍了拍大腿上的灰尘。气势汹汹的从那坚固如石头一般的地板上一窜而起,手指着那保洁阿姨道:“你懂什么啊?谁告诉你口水是有毒的?亏你还是个医院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怎么说出来的话,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啊?”

    保洁阿姨这回是真的一点都看不下去了,朝着他直翻白眼,眉毛都翘到头发上去了。翻出两颗大门牙,咬着下半边的那嘴皮子,伸出一根粗糙无比小拇指,朝着他肩膀上戳了一下。

    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老头子,姑娘受了伤,应该送到皮肤科去及时的做个处理,起码先要用酒精消毒,在用绷带包扎,而且再此之前,你首先要去排队挂号,像你这种农村的偏方那肯定是不行的。”

    老鬼差听后觉得好像说得有些道理,立刻回道:“哦,那你知道这医院里大夫在什么地方吗?我从进门来看,从头到尾好像就只有你一个人。这么大一家医院,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呢?”

    保洁阿姨瞬间做出了一个惶恐而又不安地模样,东张西望的左右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又回头告诉那老鬼差:“哦,今天是周末,医生们都不上班,都回家带孩子去了,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简单的做个处理怎么样?”

    老鬼差闭上了眼睛,长叹着一口热气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带路吧。”

    保洁阿姨眯着眼,伸出了一只手,把根手指头打开,掌心朝外翻,一句话也不说。

    老鬼差低着头看到眼前那只黑色的手掌,惊讶得问道:“什么意思。”

    那保洁阿姨把眉毛翘到天花板上,嘴巴卷得跟鸡屁股似的。拉着嗓子嗯哼了一声,一句话也不说。

    老鬼差又觉得非常奇怪了,接着问道:“你这老太婆?什么意思嘛?有话就直接说,干嘛非得装腔作势的,老夫看得都心烦无比。”

    保洁阿姨这回才斜着眼,开口说道:“钱呀!钱你不知道吗?看医生不得花钱啊?”

    老鬼差把两只手插到腰间,往前走了一步。特意把脚垫的老高老高,低着头看着那保洁阿姨,怒气道:“可你不是医生啊,你只是个扫地的员工。”

    保洁阿姨眉毛再次翘起,说道:“嘿,过路总得花钱吧?买药总得花钱吧?而且你又不懂得这些药物怎么去使用,你得把钱给我。”

    老鬼差气得,哎哟,鼻子都快歪到了下巴上。瞪着眼珠子又道:“我不给你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不给我我就不帮你看病。”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老夫这就走,找其他家医院去,看你能拿我怎么样。”老鬼差一上前,就把地上那姑娘给抱在了手里,回头朝着那扇大铁门,慢步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保洁阿姨立刻跟了上去,一拳头砸到了那老鬼差的头上,又揪着他耳朵,气冲冲骂道:“你要走可以,但是你得把那姑娘给留下,否则你就别想在出去?”

    老鬼差一回头:“怎么?你难道还想趁火打劫啊?”

    保洁阿姨伸手指了指他怀里的那姑娘。这才看见,血流得地面都快成一条小溪流了。那脸白得跟一张餐巾纸一样。她即刻又说:“你瞧瞧,这姑娘血都要流干了,如果不及时的接受治疗,那小命可就没了。”

    老鬼差低头一看,才发现脚下都是血水,把整个地面都染得白里透红。脚跟子低都变色了。他立刻一回头,冲着那保洁阿姨说道:“那赶紧去治疗吧?”

    保洁阿姨又伸出手,道:“给钱啊,又不多,这医院里的东西又不是我的。”

    “你还怎么还是钱,可老夫身上真的没有钱。”老鬼差无奈之下,朝着医院门外吹了个口哨。

    很快,外面冲进来了一匹蓝色的宝马。马撞碎了门外的玻璃,洒落得满地都是。

    老鬼差走上去,牵着那匹马走了进来,冲着她说道:“你看看,这匹马上都是黄金,天生一道蓝色火焰,你看看值多少钱,都拿去吧,不过记得找回零钱给我。”

    保洁阿姨盯着那匹马,上下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觉得还是值一点钱的,上去拍了拍马屁股,便说:“行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委屈一点,收你五十块钱吧,看你这匹马应该能价值好几万。我找不出零钱,你先跟我来吧。”

    保洁阿姨说完,就冲着那小姑娘憔悴不堪的身体给抱在了怀里,朝着医院的皮肤科便走了进去。

    老鬼差左右看了看,也跟着上去。

    十分钟后,他们两个人来到了皮肤科。里面到处都是浓浓的药水味,那味道就跟马尿似的,闻着特别刺鼻子,感觉头都是晕乎乎的。

    保洁阿姨走到里面,从货架上到处翻来翻去,翻了好一会,翻出一瓶酒精。拿在手里之后,打开盖子闻了一闻,觉得味道还是蛮不错的,于是就拿在嘴里尝了一口。

    不过只是含在嘴里,很快又吐了出来。

    老鬼差走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保洁阿姨回头道:“哦,没事,没事,我就尝一尝,看看是不是酒精。毕竟自己不专业嘛,担心弄错了。”

    说着,保洁阿姨把那姑娘给放到了床上,用白色被褥盖好之后,又说道:“你先出去吧,我可能要给这姑娘做个伤口处理,你一个男的不方便,还是先回避一下好。”

    老鬼差听了之后,觉得那保洁阿姨说得也不无道理,连忙点头就冲着那大门走了出去。

    刚关上门。皮肤科里的房间便传来了很惨很惨的叫声,声音持续不断,就跟野狗在惨叫似的,也不知道保洁阿姨在里面干什么。

    情急之下的老鬼差,立刻试图把门给撞开。可发现怎么撞也撞不开。房间里的惨叫声连连不止。

    无奈之下,老鬼差只好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下,朝上洒了一泡尿。用手抹在脸上之后,整个身体就变透明了。于是他便冲着那扇大门直接穿越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发现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床头床尾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印子。一股怪味迎面扑到了鼻子里,像是狗血的味道。

    奇怪了,刚刚房间里还有人在惨叫,怎么现在一会就没了人影。

    老鬼差东张西望的左右四处看了看。发现墙壁的四面到处都是血红的印子,其中还有手掌印,看着像个小孩的印记,极为可怕。

    老鬼差虽然是个鬼差,但看见这些东西,他是觉得有些可怕。于是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朝着门背后不断的把身体往后缩动。

    身体开始有些隐隐摇晃,双腿开始有些站立不稳。

    周边四处还不断的传来野狗的怪叫声,老鬼差很快跑到了窗户边,望着下面。发现下面全是死水跟河流,野狗的叫声不断响起。

    紧接着房间外面那扇大门自动打开了,像是被一阵微风给轻轻吹动。可外面根本就一个人都没有。

    老鬼差立刻从房间里跑了出去,来到走廊的时候。进入转角口。他突然撞到了一个人,一下子撞得他头闪金光。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环境。

    老鬼差酿酿呛呛的从地上站起来后,突然发现何维就站在他身前。站的样子老僵硬了。看着就跟一个尸体一样,非常可怕。

    老鬼差缓缓站起来。发现何维就站在原地,两眼瞪得大大的,脸上全是斑斑点点的黑印子,动也不动,非常僵硬的站在梯子口。

    老鬼差上前用手掌抹了抹他的眼睛,发现还是不动。接着,何维的眼角上开始慢慢溢出血水,流到脸颊的下巴上。

    老鬼差把手伸直,朝着何维的眼角上抹了抹,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老鬼差,轻轻的推动了一下何维的肩膀,问道:“何大人?您老可安好啊?”

    何维并没有说话,眼角一下瞪得更大了。老鬼差伸出一只手,朝着他鼻子下触碰了一下,才发现这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什么何维的尸体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紧接着不久,楼上传来了吃东西的声音。耳朵里闹得嗡嗡直响。就是从上一层楼传来的,闹得耳朵不断发出声响。

    老鬼差觉得很好奇,便提着身子走到楼层上。准备一探究竟。

    这时候,楼层下面还不断的飞来几只黑色的苍蝇。几乎把整个楼层都给腐化了。老鬼差继续往上走,越是往上鼻子里越能闻到一股酸溜溜的气息。

    直到一路走到廊道间时,发现这一条走廊头上到处都是黑色的毛毯,毛毯上有不少脏兮兮的粪土,苍蝇蚊子到处都是。

    整排走廊,到处都是黑乎乎的血水,放眼望去,横竖有三排房间,每一个房间上面都有一个号码。好像是病人的房间。

    声音就是从走廊里的最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听着就像是只蚊子一样,闹得耳朵咯咯响。

    老鬼差闭着眼,定了神。慢慢的,凭借着感觉往那走廊的方向靠近。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鬼差,根本不需要靠视野去去寻找路口。他的鼻子比狗还灵活,耳朵比猫还尖锐。

    只要闭着眼,他就能听得更清楚。慢慢的往那个方向不断靠近,来到房间前时,传来一个老太婆吃东西的声音。

    他把头凑到房间的玻璃窗户上一看,发现之前那保洁阿姨,正低着头,嘴里在啃着血糊糊的**。浑身上下都是血。

    那房间里周边到处都摆满了横尸,又是手臂,又是头颅的。五脏六腑都在地面上,熏得眼睛都发霉了。

    老鬼差登时一惊,想着这老太婆难道吃人肉吗?不会吧,可刚刚看起来并不像是这种人,怎么一下就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老鬼差想到这里,并没有第一时间踹开那道门去阻止,而是先回头朝着楼下走去。刚走了几步,背后那扇门就自己打开了。

    老鬼差一回头,正好见到门框前流出好浓的一图团血水,把整个门槛都给染红了。紧接着,里面发出了哭泣的声音。

    老鬼差这回忍不住了,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咒符。简单的念了一串咒语之后,那咒符颜色就变黄了,可这到光芒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老鬼差用继续念着咒语。

    一串咒语从口中念出,可那张咒符的颜色还是没变。因为这就代表着他在冥府里的功力彻底消失了。无论是鬼差还是神仙,都不能在阳间停留太长时间,可他从头到尾足足呆了有三五天。

    这功力会伴随着他的阴气逐渐消散而去。老鬼差把眼睛一瞪,惊道:“怎么?老夫的功力都消失了?”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无限终焉 绝品少年高手 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 我有一把刀名断情 假戏真做 素质修仙 佣兵王座之战斗法师 寐长生 都市极品宗师 重生军嫂驭夫计 超级司机 我的农场在非洲 清纯明星爱上我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末世之战——强者为尊 最强狂暴升级 三界红包群 明朝小侯爷 最牛古董商 诸天商铺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