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三穿》的尾声外传之一,肥孔的心路与救赎。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西风谣 大夏王侯 最牛游击队 抗日之战狼 五代战歌 称霸海内 三国之优化系统 醉迷红楼 山狼 大明1617

《三穿》的尾声外传之一,肥孔的心路与救赎。

    伊朗高原的西部边缘,别号“肥孔”却已经看不出任何痴肥之处,而看起来黝黑精瘦的小孔特里诺亚,心情复杂的看着远处白雪皑皑的群山脚下,那座名为伊都(伊斯法罕)由郊外无数鲜花盛开的园林和别墅、庄园所簇拥着的宏伟巨大城市群落。

    虽然,这里曾经是作为安息故都的所在,但是林立在城市当中那些充满外域风格和异族特色的古迹和建筑,都无一例外的给重新修缮和加筑上了,充满中土风格的飞檐斗拱和居停廊台等等,而且按照建造年代的远近而呈现出某种历史渐进演变的沧桑风味与趋势来。

    因此从远远的乍一看,几乎会以为这是一座典型的中土大城,也只有在身处期间而于街坊市井细微处的仔细品味,才会重新找到一些外族统治时代所残留的旧日轮廓和依稀痕迹。

    而在其中最为显眼和雄伟的,无疑就是靠北内城之中那座号称“威赫连天云”“齐云万仞高”,也被当地土人一度称为“新巴比伦塔”“天空之苑”“造物奇迹”,建筑在巨大无匹高台城楼顶端的空中园林。

    也是他如今此行的最终目被称为“连山宫”和“天城苑”的宫苑建筑群所在;

    他这次却是走海路过来的,由新组建的西洋水师足足三大分舰队上百艘战船,连同数百艘各色附从的民船、商船在内,一路从广州——交州(交趾)——天南(占城)——安远(马来半岛)——佛势洲(苏门答腊)——狮子洲(斯里兰卡)——,辗转护送到安息海的内湾,才从底格里斯河口的马士巴陆的。

    因此,这一路的航程和中转,也带有某种顺带宣示对昔日南朝大梁,自古以来的故土和旧属的所有权、宗藩权的武装巡游和实力威慑。

    至少西海道所在的大小十三洲,那些无论远近的海外分藩和诸侯们,已经争相奉上了各种表示臣服的田土户册,以及比昔日旧朝大梁例制加倍分量的藩税、贡赋和臣礼;只为求一个口头上的允诺和保证,或者说对于自己前程未来的一点心安而已。

    毕竟,自从昔日大梁幕府和四大公室中的最后一家,也在围困狮子洲的海战当中,损失惨重的失去了最后一点可以凭据的力量和追随的反抗势力,而不得不自旧日的王城/陪都中肉坦出降之后,偌大的外域西海就在没有能够阻挡,这个一统了天下南北,岭内岭外,东西海道的新兴王朝,行使权威与号令的存在了。

    乃至远至南部善洲开拓的唐人诸侯和附藩臣邦,或又是距离最远的大马洲都督府军民百姓,都忙不迭的派出使者表示出对新朝继立的某种由衷欢迎和鼓舞。

    毕竟,对于他们这些远离故土而在外经营开拓和探索、行商的唐人势力而言,再没有比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母国故朝,更能够成为强有力的后盾和底气的所在了。哪怕是在口头上拉着虎皮做大旗,也是足以让他们世代受用下去了。

    得益于数百年的地理大发现和海外大开拓时代,无数在这个过程当中不识时务,而被彻底碾碎变成新土的大小外邦夷国和试图螳臂当车的外夷土族累累尸骨。

    无论是在已经开化的南部善洲东西沿海,还是在西牛贺州或又是在大小昆仑海近岸,从来就没有人敢于忽略和无视,东土那个强大中央王朝的决心和力量,权威和意志;因此随着距离的渐远,他们反而是最为心向故国而迫不及待获得承认的所在了。

    在高举着旗幡的盛装护卫开道之下,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某种名为近乡情怯的思绪和惆怅,也不可避免的从他的胸怀里如同沸泉一般的涌动出来。

    而对于已经归宗中土而改名为宇文基督的肥孔而言,这则是一次别有意味和故地重游或者说是衣锦还乡了;在这座伟大的城市里,曾经凝聚了他太多的回忆和过往,也留下了许多让人刻骨铭心的悲喜故事。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中土呆了整整十五年了,而一个人的余生,还有几个十五年可以蹉跎呢。曾经让他耿耿于怀的遗憾和愤怨,已经随着时光渐渐淡去了;

    他甚至要感谢那些将他赶出伊都而逃往北天竺避祸的人,不是如此的话他又怎能够获得这个天大的机缘,而亲眼见证和参与了东土那个全新时代的诞生,并且成为新朝之中屈指可数的外戚和新贵之一呢。

    他现在是外务省副长权知礼部尚书事,西海道宣抚大使,特命西国交涉的全权大使。

    而他最大的底气,则无疑是新朝在陆地上的一连串胜利;

    既北庭都护府之外,作为长期以来搅乱中原的发源地和西国在东土的代理人,曾经盛名在外的安西都护府及其附庸的大小城邦藩部,也在第三次葱岭会战之中被迫低下了骄傲而矜持的头颅献上降表;

    而河中之地的数十州县和隶属昭武九姓的绿洲城邦小国们,还有北部延边草原的那些城傍部,更是相继跪倒和臣服在来自中土大军的火器轰鸣和铁蹄践踏之下。

    因此,具有了河中之地的西征大军,随时可以越过药杀水继续向西,威胁到作为大夏腹地和都亟所在高原屏藩的呼罗珊诸道,或是北上扫荡咸海诸邦,直逼可萨突厥故地;或又是南下兴都山口而直取已经从北面被截断了联系的,大夏南方的重要粮仓和资源、财赋重地,横跨群山之外五河流域的北天竺都护府。

    但是在此之前,新朝却是用了差不多十年的光景,来平复和镇压广大新统之地上此起彼伏的反乱与骚动,生聚实力和与民休养生息;

    但也因此成为了夏国内部某些当权之辈眼中的可乘之机,这才有了数年前绕道草原而再度打到长安故城下的二次西军东征,以后随之而来的数千里西征大反攻,从河西走廊到西海羌塘道再到天山南北道,被杀得血流成河的一路行来。

    最终与大夏的交战与边界线究竟会止步在哪里,这就看他出使和交涉的成果了。

    人生奋斗了了一辈子的最高成就,难道不就是这挂印出使外域而轻言可决,两个幅员万里亿兆子民大国之间的战和前程么,

    让他更有把握的是对西国大夏的了解和多年生活的经验;

    作为西方大国的大夏虽然地缘上极为广大而滨海临山,但是治下的口民数量极大而成色也是颇为复杂,更兼从属的诸侯、附藩和臣邦也是星罗棋布而号称数以百计。

    因此,在各个方向上需要维持和投入的资源和军力,也是一个海量的数目;

    更别说北方有衰亡之极而在斯拉夫王公崛起的内患中岌岌可危的大可萨汗国,需要持续的援助和输血来维持下去;

    南面是在南部善洲(非洲)的北部和东部,持续了数百年的开拓和经营,在来自内陆土族的反扑和拉锯,也到了相对紧要的关头。尤其是以南部善洲最重要的臣邦之一—安居国(埃及),沿着尼罗河诸水上游的开拓和再征服,在当地遇到了瓶颈和阻碍。

    而西面则是在泰西之地,试图重振和复兴起来的大秦,不断以蒲海东岸堡垒为跳板,越过海峡渗透和攻掠那些附属于大夏的唐人后裔邦国,试图籍此夺回全部小亚之地的努力。

    而在夏国之内,因为是外沿诸侯林立为屏藩,而帝室直领各道一家独大压倒各方的格局,来自不同地域和方向上诸侯们的诉求也是不尽相同,而成为朝堂上旷日持久牵扯和纠缠不清的议题和因素;

    因此,同样大夏朝廷在维持一只庞大常备海陆军力的同时,也需要足够的力量来坐镇各大分道,以威慑和监视附近那些,拥有不同程度自主权的诸侯、臣藩们,或是一次为基础通过软硬兼施的绸缪手段,迫使他们在大方向上始终能和中枢保持一致;乃至就进镇压和平复那些始终蛮荒不化的土族残余,或又是不服王化而躲进深山和沙漠中的异国余孽。

    在这多方面的牵扯和靡费之下,根本无法将全部力量集中和发动起来,与远道而来的新朝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型国战与持续对峙的消耗。

    尤其是在失去了安西都护府这个,用来介入东土局势的重要跳板和代理势力,已经被消灭和吞并的情况下,大夏在东方上的经略和投入就更加无能为力了;目前对方唯一可以依仗的,不过是漫长的地理距离和险恶的沿途环境而已。

    如果在大方向上的判断基本没有什么问题;剩下来的就是具体条件的取舍得失的博弈了。

    他突然微不可见的咦了一声,因为,他在城外见到了许许多多的囚车,以及在车上装载的男女老少,正在某种哭天喊地的声浪当中,由披甲持矛的骑兵看押着缓缓向着远方行驶而去。

    这些无疑就是这次出使之前的西国朝堂之中,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和所属派系的下场;而刻意被安排在这个节点上进行发落,这是在正式交涉前的某种表态和隐藏的寓意么,看起来西朝对于结束这场战争的诉求和迫切之心,也是昭然若现到已经不在乎露怯,和暂时低人一头这种事情了啊。

    不过从他私下渠道所掌握的一些消息;这大夏自梁公西征拓土以来毕竟已经立国数百年,更替了整整十几代人了;从最初的锐意进取而势不可挡四方征拓,经过了几度的中兴和再振之后,横跨三大洲的稳定守成,乃至现在屡屡遭遇拓展瓶颈和边疆问题之下的,各种勉励维持和内外制衡之道的松动;

    以至于仅仅是来自东方的几场大败,就足以让他们露出某种颓态和虚弱之势来了,这对大夏版图之内那些星罗棋布的诸侯和臣邦们,可不见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啊。所以如今比自己更加急切的,应该是如今的大夏君臣而已。

    所以,他只要恰如其分的扮演好,一个志得意满而来心思缜密却又睚眦必报的新朝使臣角色,就足矣了;接下来,只要他能够带着那些为人所期盼的条件和要求,抵达大夏天子及其摄政太后的面前,后面发生的事情就自然有人为他去运筹帷幄了。

    无论是当初那些曾经逼迫、构陷和设计过他的,还是乘机落井下石一步步侵并和蚕食,他的家产事业和政治遗产的存在,只怕都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了。至少在于公于私上只要他稍加提及的话,大夏朝廷都必须有所表示和态度出来。

    而他到这里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建立公开的常驻使臣馆舍和官方商贸机构的同时,也开始发扎安和布局在大夏境内的情治网络,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

    虽然,在如今的额海上和外域之地,素来有“夷种不灭,唐裔不争”的惯例和传统,但是一旦这些唐人后裔相关的势力,一旦陷入地方沙昂的危机和衰退,却也没有平白便宜那些外夷土蛮的道理。

    只是,他的这番行程最后还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十多天之后在临时下榻的国宾馆舍之中。

    肥孔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女人很有些无言以对,曾经是笑颜如花豆蔻绽放的她,如今已经是刚过中年而略显丰腴娇娆的别家之妇了。

    只是依稀相识的面庞,还会让那个他想起在伊都大学里,那个总是对他青眼有加而事事针对之的傲娇女孩儿;以及后来在一片墙倒众人推当中,从被禁闭的家中爬墙头跑出来,打扮成男子而给自己送来口信的果决少女,以及权作出走盘缠的那包首饰。

    这就是西国大夏的处事方式么,看起来自己在东土待得太久了都实在有些不习惯了。他明明只是想见一见昔日的故人而已,结果在怎么就变成这种洗白白打包过来送上门享用的风格了。

    但无论曾经千头万绪的回忆和点点滴滴的悲喜离合,最终还是化作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以及“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格外意兴寡淡。

    “听说,你只有一个女儿么”

    长时间的相顾无语之后,肥孔突然看开口问道。

    “我会带走她的。。”

    “就当是我的补偿和救赎吧。。”

    (本章完)


同类推荐:清纯明星爱上我 我的农场在非洲 超级司机 前世怨灵 无限终焉 绝品少年高手 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 我有一把刀名断情 假戏真做 素质修仙 末世之战——强者为尊 最强狂暴升级 三界红包群 明朝小侯爷 最牛古董商 诸天商铺系统 我的老婆是性感明星 帝后之庶女无敌 血火魔尊 和女房东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