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饕餮之冒险王 第四十八章 光荣传统(大结局上)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都市极品神龙 超级QQ关联系统 有机农场主 至尊主播 校花的极品教官 都市超级红包 三界红包群 貔貅养成系统 我的狂暴充电器 无敌超脑系统

第四十八章 光荣传统(大结局上)

    十二月二十三日,决战美食之巅。

    清早,几位评委早早的就到达了现场。

    “决战了,没想到双方谁都不开玩笑,这长达十个小时的等待,到底能得到什么样的回馈?”

    “看样子双方都要来真功夫了。”

    而要看这一战,远在东半球的人就只能彻夜无眠了。

    足球只有两个小时的直播,就算打了加时,加上其他时间消耗,最多两个半小时,长达十五个小时的超级马拉松式比赛,那就有的看了。

    方宏带着材料来到会场,一样一样的放下,拿起了笔,拿起纸,写下了菜单。

    “想起第一次直播的时候,我连一份菜单都写不出来。”

    那次的直播,就是开水白菜,根本没人看。

    今天,方宏又要做一道开水白菜了,这一次,是要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制作。

    之前无人看,现在全世界围观,几年时间的努力,差别如此之大。

    “开水白菜,清代发明,发明者黄敬临被授予四品顶戴。”

    清代,一级封疆大吏是八个总督,军政法一把抓,从一品,s正有一个总督,接下来是巡抚,从二品,而d知府也不过四品。坐到了和d市长一个级别,那位祖师也是够牛逼的了。

    当年,这一位善于烹饪的大佬被称作一代奇人,被称作‘御厨’。

    事实上,现在拍电视剧时各种御厨的说法是不对的,因为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这个官职。从一开始,御厨是对黄敬临的美称,随后扩散开来,后来才把宫廷厨师称作御厨。

    而开水白菜,就是这一位著名才子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

    不曾想,一位能说会道,诗画堪绝,善于对子的才子,最终青史留名是因为一道菜。

    方宏这么早开始,为什么帕斯卡也这么早来?

    帕斯卡这边,要做鹅肝,焗蜗牛,虽然耗时也不短,但是用不着提前十个小时开始。

    唯一的原因是,现在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圣诞节前夕,帕斯卡的主菜是,烤火鸡。

    方宏看到帕斯卡的菜单,当时就愣了,回过头,隔着几米远:“帕斯卡,你是不想赢了?”

    烤火鸡,圣诞烤火鸡,是一种象征性的食物,穷了几千年的欧洲人在发现了众多新颖的食物,并发财之后,搞了很多奇葩东西出来,其中就有烤火鸡。

    鸡肉,先天缺陷非常严重,第一是不能入味,容易柴,第二火鸡太大了。

    两个问题综合起来,让烤火鸡成为了中看不中吃的典型菜肴,全西方特别是美国圣诞的时候都要吃这玩意儿,但是谁都不喜欢吃。

    很简单,太大了不容易烤入味,容易烤坏,而且一顿吃不完,这么难吃的东西,还得几顿吃完,谁受得了?

    帕斯卡瞥了一眼方宏的菜单:“你不也要用鸡肉吗,难道你是不想赢了?”

    原来如此,这家伙做的不是圣诞烤火鸡,那是什么呢?

    方宏急速看了看对方的操作台,看到了一样东西,香草。

    “金蟾烤鸡?”原来对方要用法国金蟾烤鸡的做法做烤火鸡。

    往一种食物里面灌另一种食物这种手艺,中华人很精通,美国人不会。

    不过美国人不会不代表西方人都不会,法德两国的人就很擅长这东西。

    做金蟾烤鸡的方法就是将黄油香叶从鸡的脖颈塞进去,塞满鸡的整个背部,让鸡的背部包裹一大堆香草,最终看起来就像是蛤蟆的背一样。

    这种做法,可以让鸡的皮,变成非常美味的东西。

    很不巧,鸡肉很难吃,但是鸡皮真的很适合做菜。

    可是,用火鸡做这道菜?等肉烤熟的时候,皮都糊了,怎么吃?

    方宏不了解帕斯卡到底要做什么东西,也懒得理会,于是开始了自己开水白菜的制作。

    老母鸡,干贝,火腿蹄子,排骨,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能制作出最好的鲜味和香味。

    一样一样的方茹大水锅中焯水,将血水和杂质祛除。

    全部完成之后,用另一口烧开的大桶锅全部放入,加清水,姜,葱,完全烧开后,加入料酒,转到小火慢熬。

    如果不是有现代化的工具,要让这么大一桶水烧开却小火,还真不是简单的事情。

    开水白菜,那开水实际上是茶色高汤,秘诀就在于这几种材料,并且熬煮的时间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开水白茶发展出了两个不同的做法,一种是菜心需要焯水,一种是直接入菜心。

    直接入菜心,需要五小时的烹饪,而菜心焯水,需要十小时。

    原因没人知道,这都是一代一代的厨师经过自己的努力,才发现的。

    十小时的做法,成汤惊世骇俗。

    而帕斯卡已经将几只火鸡分别入炉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烤制过程,因为帕斯卡将火开到了极小的程度。

    方宏扫了一眼对方的台上,看清楚了所有材料,才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

    原来,十个小时的烤制,对方只需要那鸡皮而已。每一块烤鸡,只有背部的鸡皮需要用到。

    这或许是莫大的浪费,但是顶尖法餐就是这样。

    开水白菜何尝不是。

    当年,开水白菜京师成名,然后随着黄敬临大师回川,京中再无人吃过开水白菜。

    而解放后,罗国荣大师带着这道已经成为传奇几十年的菜再回首都之时,它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

    当年国内经济极差,最喜欢这道菜的邓公和罗公,都只有在招待身份最高的外宾的时候能够蹭这道菜。

    百菜不如白菜,就此留名。

    而这道菜的材料,需要耗费邓公将近半个月的俸禄,邓公这种节俭的老一辈当然舍不得,一辈子也没吃过几次这道菜。

    几年前,方宏直播中做了一道开水白菜,当时没有留下录影资料,也没几个人看到,而当时成菜后,方宏把它倒掉了,一滴都没有尝。

    所以,方宏这么多年来,除了学的时候吃过一次,自己也都依稀记不清楚这道菜绝美的香味了。

    评委们坐在评委席,尽量保持着风度。

    不过什么事情都不能干,坐的屁股实在不舒服,再绅士也很难磨。

    “我听说方宏大厨这道菜,是中华国宴中都很少出现的一道菜,如果真的如同传说中那般的话,那这等的也算是值了。”

    当汤初步熬成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了。

    在国内的,很多人都已经睡觉去了,都等着起来后围观最后的大战。

    越熬得久越好,但是四种食材能够逸散的精华差不多全部出来了,也不能等太久的时间。

    “猪肉蓉好了么?”

    “再等等。”

    精瘦肉剁成蓉,泡在清水中调成粥状,是这道菜的一个关键。

    同时,鸡脯肉的做法也一样,同样是剁蓉调成粥状。

    里面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筋,肥肉。

    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关键的步骤。

    另一边,帕斯卡已经将火鸡取了出来,取出了黄油香草,重新填灌。

    因为鸡皮已经被绷开,所以第二次填灌非常耗费时间。

    “猪肉好了!”

    方宏接过猪肉,放在一盘,起开大桶锅,将汤表面的汤渣、浮油全部筛了出来。

    整锅汤已经变得非常的清亮了,而且颜色已经是茶色了,可是其中总有一些细小的东西起伏。

    方宏将猪肉倒入锅中,搅拌,转为中小火,让猪肉蓉自然散开。

    “山珍最容易产生渣滓,用猪肉蓉和鸡肉蓉撇开渣滓的办法是最难以控制最昂贵的一种手段。”

    中华小当家里面,刘昂星考虑了良久用到了纸,但是真正的川菜中,就有用肉撇开浮末的手法,只不过中华小当家的作者不知道而已。

    肉蓉散开后,整个锅的表面都变成了粉红带白,不过其间有很多偏黑色的东西。

    那些就是肉食中的血,平时自己做菜,一般没人管这些东西,但是做一道顶级菜肴就不同了,必须精益求精。

    猪肉全部散开后,方宏小心翼翼的将所有的猪肉蓉用漏勺捞出,也带出了大部分细微的眼睛都不容易分辨的杂质。

    接下来,汤再烧开,用更细腻的鸡肉蓉再来两次,彻底的隔渣去油。

    整个过程全完成时,已经过去了六个多小时。

    “分两锅,封锅!”

    继续熬煮,如果是国内那两家餐厅做这道菜,到这一步就够了,已经可以成菜了。

    但是方宏这是比赛,必须做到完美无缺,还差一把火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看比赛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习惯的比赛时间已经到来了。

    “最后半小时!”

    听到这个声音,帕斯卡眼睛一亮:“鳕鱼!”

    方宏侧头看了一眼,果然,帕斯卡这一道烤鸡肉不简单,他要用鳕鱼作为基底,而鸡皮的用法应该和鱼皮的用法一样,烤脆后捏碎,洒在鳕鱼上,原来所谓烤鸡,是这样一道菜。

    “白菜!”

    白菜需要菜心,只需要最里面三分之一的部分,而且必须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将白菜的筋撕掉。

    “我天,最嫩的白菜只用菜心不说,还要专门撕掉筋?”

    “不然怎么称得上川菜之皇。”

    做法最为复杂,对火候以及口味把控最严苛的川菜中称尊的一道菜,能简单?

    白菜全部撕掉筋后,需要用放入高汤中,灼到七成熟的程度。

    “起!”方宏自带音效。

    白菜起了之后,迅速放入清水中冷却。

    不能一次烫熟,那样的话,白菜带有的一股毛腥味就被包在其中了。

    三人拿出针灸用的银针,在白菜上扎。

    因为七成熟,白菜根本没有变形,这个时候扎针,一是为了保证白菜的外形,不卷缩,而是为了保证毛腥味全部祛除。

    至于祛除的办法,就是用汤淋!

    “这就是熬煮了将近十个小时的汤,用来洗白菜?”

    评委对这道菜不是很了解,看到这一幕,非常惊讶。

    如此大手笔,就是为了洗白菜?你讲真?

    “时间!”

    “五分钟!”

    方宏:“好,装盘!”

    一颗一颗的白菜,放入了一个个的小汤煲中,随后,方宏打开了封起来的另一锅。

    和洗白菜哪一锅一直用几种材料再煮不同,这一锅没有老母鸡、干贝、排骨、火腿蹄子,而是早就分出来的纯净的上层汤。

    “烧开!”

    已经放置了三小时了,就算封锅的时候是完全开的,现在也早就冷了。

    只有五分钟时间。

    大火之下,三分钟高汤滚开,三人拿着勺子,分别往每一个放好白菜的汤煲里面舀汤。

    老商:“多少年没做过这道菜了。”

    方宏小心翼翼的舀出了最后一份,装好:“那么多前辈参加这比赛,都拿下冠军,我不能例外。”

    虽然改制了,但以前的前辈从来就没输过,方宏也不能输。

    老商点了点头,老商的大师兄就拿过冠军,老李的一个师兄也在十多年前拿过冠军。

    另一边,帕斯卡第一道菜也成了。

    和想象的不同,他们并没有用鳕鱼作为主材料,而是将鸡背部的肉一点一点的撕了下来,鳕鱼真的就是个装盘垫底的,鸡肉上,是鸡皮,完全酥脆,并且完全沁入黄油香草香气的鸡皮。

    两道菜耗时不分上下。

    看到这里,几个评委抹了抹汗:“这么久的等待,刚刚压着时间做完,两边都一样。”

    “来吧!”

    法餐是最好费时间的,因为大部分时候都要现点现做,所以这些评委都经历过漫长的等待,但是经历十小时等待才吃到一餐的前菜,那还是第一次见到。

    双方都没有做过第二道菜的准备活动,十小时,就为了一道菜。

    双方都卯足了劲,要在第一道菜压制对方。

    方宏自信满满,帕斯卡同样自信满满。

    “那茶色,我看到都想吃。”

    “该死!为什么没有去法国,真想吃吃看。”

    不只是评委,就连所有的食客都没有说话,都陷入了美味之中。

    评委们放下刀叉或勺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

    帕斯卡的菜很经典,但是鳕鱼只是基地,评委们只是尝了一下,而开水白菜,一滴不剩,没有任何一碗有一丁点的汤水。

    方宏递上一个汤煲:“试试吧。”

    帕斯卡同样准备了方宏那一份。

    方宏一边吃一边点头,长时间的低火烘焙,是西餐中的一种做法,七十度的低火烘焙在时间长了之后足够让食物熟,而且不伤水分,而被香草隔开的鸡皮在脆嫩的同时,居然还保持着一点韧劲,顶级的做法。

    不过鳕鱼的味道,确实差一丢丢。

    另一边,帕斯卡尝试之后,表情很不好看,他似乎看到了两个半小时之后自己的未来。

    “我想,不用他们评判,也能直接得出答案了。”

    方宏微笑:“这是千年的智慧融合而成的一勺汤,并不是我的能力比你高这么多。”

    “多说无益,第一局就算你赢了。但是别想就这么轻易的赢下去,我输给了你父亲不会再输给你了。”

    评委们思考了很久,不过并不是对于这一道菜的胜负没有疑问,而是因为这四个人都没有交出自己的心星,现在他们正在考虑要不要给方宏的开水白菜,四颗星。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胜负根本没有任何疑问。

    一个评委低声:“虽然我觉得你们都很期待接下来的菜,但是别忘了,这道菜用了十小时烹饪,接下来的菜没有这么多时间。我建议直接给它。”

    大会组委会早就进行过商定,如果决赛中菜品不行,就放弃给星,将之前最好的菜中选一道出来作为最佳菜,如果决赛菜品好,就一定要集中四颗星给同一道菜,在决赛中选出本次大会的最佳单菜。

    “你们的意见呢?”

    “给吧。”

    “给,我必然给。”

    “我也同意。”

    四个评委综合了一席意见之后,一位瘦高戴眼镜的评委起身:“前菜部分,我们将给于帕斯卡主厨烤火鸡s评级,给与方宏主厨开水白菜ss评级。”

    “嗯?”这个评级出来后,所有人都疑问,哪儿来的ss评级,最高s+啊?

    评委顿了一下:“本来是只有s+评级的,可如果它得到四颗星,就在规则上高于s+,所以是ss评级,我们四人一致决定将我们的星评给这道菜。”

    也就是说,不管结果如何,最佳单菜已经出来了。

    可是,拿到s级还输了整整一级,帕斯卡真的还有机会翻盘吗?除非方宏主动失误。

    “第二道菜将会是焗蜗牛和芙蓉鸡片的对决。”

    “开始!”

    三人刚刚回到操作台,老商就开口:“主厨,真的要这样做么?我建议直接做普通的芙蓉鸡片,因为菜名没有写清楚,他们不会知道我们做了改变的。”

    “我也觉得,现在已经是稳胜一筹了,为什么要冒险?”

    方宏抬起头:“老商,你大师兄参加在马来举行的比赛的时候,斩获那个年代整整十年中唯一一个三a金牌,难道只是为了取胜?”

    当时的评级没有s,s就是双a,那么ss就是三a,也就是说,开水白菜拿到了和当年泉水豆腐同样的评级。

    老商笑了:“可是评委已经没有星了。”

    “但是他们可以给对方的菜品降级啊。”

    方宏第二道菜是芙蓉鸡片,但是方宏准备将奶汤素绘和芙蓉鸡片混合,而芙蓉鸡片选的是炒,而不是烫出来就结束的做法,从做法上来讲,十分严苛,容不得丁点出错。

    “开始吧,没时间消耗了,时间很紧。”

    方宏严肃:“这个时间,我一个人没办法完成,所以需要两位全力辅助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当然全力支持,我来就是干这个的。”

    “那就创造一个无法触碰的奇迹吧。”

    方宏微笑摆头:“珠玉在前,我只是不想堕了前辈名声而已,继承前人的光荣传统,延续不败战绩。”

    “好!”

    奶汤一般选用鸡、鸭、猪骨,猪蹄,猪肘,猪肚等容易让汤色泛白(脂酸)的原料,滚水先烫过,放冷水旺火煮开,去沫,放入葱、姜、酒,火慢滚至汤稠呈乳白色。

    冬笋片,青笋片,胡萝卜,白萝卜,分别烫熟融入奶汤,就是这个时节的奶汤素绘。

    而方宏,要准备芙蓉鸡片的部分,芙蓉鸡片,是将鸡脯肉重塑外形,重塑口感,做成一种新的食材的方式。

    将鸡脯肉打成肉蓉,不含一丁点筋,然后在汤里面定型成鸡片,随后捞出炒制。

    有得芙蓉鸡片是直接在汤中成菜的,难度稍微低一点,而炒制更难。

    基本上,奶汤素烩和芙蓉鸡片就是川菜中最考究手法和厨艺的菜了,比开水白菜都更胜一筹。

    开水白菜虽然复杂,但是有漫长的时间辅助,不会匆忙,而这两道菜都需要卡时间。

    而两道菜合一,更加艰难。

    鸡肉蓉打制的时候,方宏在调奶汤。

    奶汤做好后,方宏要**片。

    鸡片捞出后,方宏要切花刀,这一次要融合两道菜,就不再是切片,而是雕花,四种硬度不同的材料,雕花的内容也不同。

    冬笋是利用雕窗花微雕同样的手法,做成透雕,胡萝卜和青笋是顺着纹路雕造型,冬笋最艰难,要雕刻,还要预估煮了之后会不会变形。

    方宏的手飞快,,三个主要雕刻速度非常非常快,而送给食客的普通菜肴就用的是切片雕花,更简单。

    方宏雕刻的时候用到了苏杭做西瓜雕刻的手法,从主材料上环下了一些小细节,和主体分离,又环环相扣。

    “这是,蛇尾?这个人为什么会有蛇尾?”

    评委顶了顶眼镜:“美杜莎?”

    国内观众看到颜色分别之后,恍然大悟,渡情,白蛇传!

    青色的美女蛇,白色的美女蛇,红色的小生。

    那唯一的片雕上面刻着一排字,可惜老外根本不认识。

    上面写的是,小姐名唤白素贞,家住居shua芙蓉城。

    那时代,从城外三十里开始,全是芙蓉花,花团锦簇,d得名芙蓉城,也叫锦官城,取十里锦官之意。

    容器是一艘船,船内都是水,因为大雨滂沱,三人站在船上,有着一番对话。

    老外不懂这是什么,只能觉得雕刻的很好。

    而芙蓉鸡片放在外围,如同叠起的波澜。

    时间压哨,刚刚做好。

    方宏擦了擦汗,这是有生以来,做的最艰难的一次,雕刻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

    另一边的焗蜗牛也成了。

    评委看着这一大盘菜,皱了皱眉头。

    方宏微笑,当年的山泉豆腐也是合餐,不是分装,老外从此得适应这种吃法。

    一个评委夹起鸡片,入口,然后皱起眉头,然后舒展。

    皱起眉头是因为:“这明明是鱼片,为什么菜名叫**片?”

    “这就是鸡片,用独特的手法将食物结构完全打破然后重塑,是中华烹饪的技巧,在其他地方非常少见。”

    鸡片不柴,滑嫩,入口即化,这超出了他们的常识认知范围。

    而一名评委看到远处的食客,才低头:“这雕刻,貌似是可以吃的。”

    几个评委都抬头,发现食客们都在吃颜色一致的片状食物,而这一盘中,没有。

    “这……怎么分……”

    方宏看着评委:“三人手中的伞都是刀具,取下来吧。”

    评委们取下那牙签粗细的伞柄,三个雕塑轰然崩塌,落入水中,成为片状。

    这就是方宏这个雕刻的关键,连刀不断,用伞定住,保持造型,取下伞柄,那一丝链接就不能再保持了,整个散开。

    还记得当年方邵武参加比赛,一道卧佛豆腐,轻轻一敲,外层豆腐匣子全部碎裂,露出卧佛,同样的做法,不过方邵武的材料更难雕刻。

    “原来这雕刻是可以吃的。”

    “精彩,不管味道如何,起码外形上非常精彩,我没有见过这种菜肴。”

    那特么当然,这在国内都是最顶级的,在西方哪儿去找?

    奶汤素烩的特点非常鲜明,鲜、明,就是特点,鲜味浓郁,色彩明亮。

    绝对不能在烹饪中让食物出水过度导致变形,也不能让食物颜色不一致。

    整体都非常明亮。

    评委们分而食之,很快见底,其中一位评委夹起了白色的蛇尾,一脸犹豫,最终还是吃了下去,毕竟那是最后一丁点。

    这边,方宏和帕斯卡也在互相交流,让方宏惊讶的是,帕斯卡的这一道菜做的比上一道菜好。

    “厉害!”

    帕斯卡则是叹气:“翻盘无望。”这道菜没有追分,那就失去机会了。

    “不过。”帕斯卡:“我好歹一定要赢一道。”

    “那就来吧!”

    第三道,九色攒盒!

    没有什么好保留的了,东西都拿出来。

    而评委也给出了两道菜的评级,同为s+。

    幸亏方宏最终选择了冲一把,要不然这道菜非被帕斯卡踩一脚不可。

    帕斯卡隐藏了这么久才拿出焗蜗牛,果然不可轻视。

    “好险,赌对了。”

    “九色攒盒我见过,用这个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老铁,我没看过这一‘集’,九色攒盒是什么?”

    “就是一个盒子,有九个格子,每种格子一道凉菜,每一种代表川菜中的一种口味一种味型,涵盖鸡鸭鱼与素菜,等于……用九道菜欺负对方一道菜。”

    “还有这种操作?”

    “听说这东西都有几十年没人做过了,我就在枪哥这儿见过。”

    “这不是……”

    “别多说了,日式早餐对不对?九色攒盒是堂菜经典头菜,也是出门春游最适合带的食盒,不过在西餐吃法下适合作为主菜而已,这是枪哥独门绝技。”

    一般的宴席,哪儿上得了九道凉菜,更不要说九种不同口味凉菜组成的超级拼盘。

    “枪哥你舍得把那个古老的食盒给他们用?”

    方宏抬头微笑:“想都别想,只有在场几位厨师可以吃,品味那儿我会用一个仿制品。”

    原来,方宏拿出九色攒盒,是为了让帕斯卡和其他几个厨师尝试。

    “这个时间啊,才有九色攒盒可以吃。”

    完全的九色攒盒中,瘦肉火腿、熟鸭肉、熟鸡脯肉、凤尾鱼、熟兔肉、桃仁、冬笋、发菜、豇豆,九种分别是烟熏紫肉,红禽(卤鸭),黄禽(鸡片),蓝鱼(炸凤尾鱼,酱料蓝色),白兔,绿桃仁(苦瓜汁和葱青),月牙黄冬笋,发菜,青豇豆。

    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

    这还是第一次方宏做完全品的九色攒盒。

    其中主材料不变,但是酱料做了改变,其中酸改成了蓝莓酸甜,鸭改成了纯甜口。

    帕斯卡的鹅肝,还是红酒做法,也是最经典的做法。

    他现在孤注一掷想要赢方宏一次。

    但是方宏不想让他赢,哪怕是任何一道菜。

    “霸气枪哥,准备碾压啊这是。”

    “谁知道呢。”

    一样一样的菜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

    老商:“可以做甜品了吧。”

    “来吧。”方宏继续炒制酱料。

    老商开始做南瓜饼了。

    南瓜饼没什么奥义奥妙,只是单纯的川人喜欢吃,就这么简单。

    “看的流口水,可惜不配饭啊,这一盒,我能吃一锅!”

    “你怕是要吃一桶吧!”

    水友们都能感觉到,方宏气势无匹,输赢已经没有悬念了。

    唯有看方宏能不能创造出巅峰状态,全s+。

    如果真的做到,那么按照这个赛制,永远也不会有后来者超越了。

    方宏也是很尴尬,因为前人就把路堵得死死的,以前的赛制下,最高评分都被拿遍了,现在方宏走不通,方宏也要给后来者添点堵。

    “成了吗?”

    “这道菜貌似很复杂。”

    “我担心的是,不用筷子吃不到这道菜,你看那种坚果,刀叉根本没办法。”

    “加了酱料,礼仪上还没法用手。”

    “我们几个评审还都习惯筷子,那些食客可要出丑咯。”

    鹅肝做的景致,九色攒盒就是一个量大,不服就用数量压死你。

    九色攒盒奉上,帕斯卡都不像尝试了,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冠军命,今年估计完犊子了。

    方宏看着评委:“请!”

    几个评委开始尝试了。

    九色攒盒,可以看做一道冷拼,也可以看作是九道凉菜。

    冷拼这东西,在川地,就算是去ktv唱歌也要来一个过过瘾,不过在其他地方并不流行,更不要说国外了。

    九种不同口味,其中有一些是方宏特别新加入的做法,吃起来味道不一,口感截然不同。

    有清脆的崩牙的,有软糯的,有滑嫩的,有爽口的,各种吃起来都不同。

    “这样丰富的菜我倒是第一次见到,都可以当做一次隆重的宴会了。”

    “嗯,说得对,每一道菜的档次都非常之高,水平更是高,单独拉出来不比鹅肝差,不过,我想的是,应不应该让量影响评分?”

    “我觉得鹅肝也该s+,你们说呢。”

    “那就都s+?可是我觉得这个九色攒盒非常的经典啊。”

    “鹅肝的确该s+,可惜没有星给九色攒盒,要不给鹅肝降半级?”

    几个评委之间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有的认为都该s+,有的认为应该降低鹅肝的评级,烘托九色攒盒的特殊。

    “可是,这真的算是一道菜吗?”

    “这是一道有千年历史的菜,不用怀疑,我早先查过资料了。”

    “千年?”

    “没错,虽然一直在变化,但是总体来说历史悠久,也许不止千年也说不定,你知道的,在中华,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比一个国家的历史更悠久。”

    “这也对。”

    “这么说来,这是一道菜,而且有悠久传统的历史?”

    “对的。”

    其中一个评委玩儿心大起:“不如这样,丢硬币,人头都s+,字的话给鹅肝降半级?”

    “好!”

    谁都不知道四个评委闷闷悄悄的在台面下翻硬币,谁也不会知道一个传奇诞生于硬币的左右。

    “字啊!”

    “这一道菜,九色攒盒s+,鹅肝s。”

    方宏愣了一下:“不应该啊……难道,比较后的降级?”

    没错,鹅肝做的非常经典,方宏没有吃,方宏说过永远不吃鹅肝这种东西,但是老商赞不绝口啊。鹅肝就该s+,但是评委们觉得九色攒盒更好,就这么简单。

    这是方宏的认为,他也不知道几个评委是抛硬币决定的。

    “最后一道菜,打起精神,全胜回家!”

    “奖杯已然到手,创造纪录!”

    方宏很无奈,水友说了已经不管用了,因为甜品南瓜饼已经做好了,都已经下了油锅了。

    很多人做南瓜饼是煎,不敢炸,害怕火候过了。

    方宏是谁,用眼睛看都知道锅什么温度,直接下锅分分钟炸到南瓜饼整个表皮同一颜色。

    这对于厨师是一个大考验,大部分南瓜饼做法中,最终是二面黄,饼的边缘颜色不一。

    而帕斯卡虽然已经败了,但还是好不分心的做蛋糕。

    帕斯卡将东西放下,装盘:“我想过了,也许下一届我就不参加了。”

    “哦?”方宏:“不试试?万一夺冠呢?”

    “那说明对手不如你,我输给你父亲,心服口服,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输给了你,看样子我该退休了。”

    “比赛结束就退休,法餐届一大损失啊。”

    “那些比我更早退休的几个……凭什么让我来和你们这些爆发力如此之强的年轻人比,交给别人吧。”

    “餐厅呢?”

    “饿不死。”

    这是帕斯卡最后和方宏的对话。

    评委尝试了蛋糕,尝试了南瓜饼,无话可说,都是s+。

    一个水友:“你们有没有发现,枪哥上菜的次序,和中餐完全相反!”

    没错,南瓜饼才应该是前菜,然后是凉菜,然后是炒菜,最后是汤菜,才是传统的川菜上菜顺序。

    “谁叫老外吃完了饭还要吃糖呢,要是我儿子这么干,非得揍他不可。”

    “哈哈哈,枪哥赢了!”

    “本届美食世界杯,最终冠军是中华川菜代表队方宏主厨,方宏主厨一路高歌猛进,拿下冠军,并斩获最佳单菜评选的第一二名和第四名菜品,下面是颁奖仪式。”

    “赛会的组织者,正在给方宏颁奖。”

    方宏整理了一下高帽子,取下了腰间的汗巾,仔细的擦了擦胸前的国徽。

    一次比赛啊,就这么过去了。

    一代一代人,轮到方宏了,方宏不丢人,照样冠军,这是川菜的传统,外战必胜!

    “方宏主厨,能不能说一下你的夺冠感想。”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一切都是他交给我的,很多年前,我看着我的父亲在厨艺大赛斩获世界冠军,今天轮到我了,而我的孩子也看着,也许某一天,你们会看到他。”当年的方宏并不想做一个厨子,但是还是做了,然后成为了全世界最好的厨子。

    “能说一说你接下来的行程吗,是要去哪儿冒险吗?”

    “冒险?”方宏微微一笑:“这次来欧洲,我拿到了两个杯,要送给我两位去世的亲人,他们在等着我回去,我想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个厨艺大赛奖杯,送给将一生奉献给宣传川菜的老爹方邵武。

    一个是圣杯,在圣诞节时,没有人比这个方宏虔诚的外婆更有资格使用圣水祭奠。


同类推荐:都市之魔修 阴阳秘录 恋上骄傲女上司 影视会员大穿越 重生之蟒龙传说 龙女养成手册 萌货小孟婆 万世神皇 太古狂雷诀 穿越到崩坏 天道之宰 无敌星皇 一路飒歌 超武世纪 近身战兵 羽山彼岸仙 九劫圣天 古仙封魔 最强神话帝皇 毁灭剑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