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天罪UST 第49章 合约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弑天神帝 炎黄圣帝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最强仙庭 重兰毓秀 星圣之剑 暗夜死灵 快穿之灵魂交易所 大魔仙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49章 合约

    第四十九章:合约

    “你醒了?”

    秦缕昼从昏睡中苏醒,张开长臂伸了个有些僵硬的懒腰。桌对面摆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烧酒杯,黑衣兜帽装扮的男人面容浮现在雾气里。

    秦缕昼将视线转向身旁,模糊的雨盖过了窗外方块形的绿树。

    慕慕秋风点过他的鼻翼尖。

    纲琴演奏的低吟声越来越清晰。

    “怎么,想弹钢琴了?”带着打趣性的沙哑声音从男人的口中传出。

    “没有。”秦缕昼的眼神穿过窗外,将思绪隐藏在了眼皮底下,“就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被音乐所包裹的天才少年,钢琴在他手里能化作摄魂全席的武器……

    可至失忆后的他……

    他修长的手指再也没有碰过了……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洛坠秋,管理员一号。”看不清面容的黑色大衣男人合扣起身,伸出了手,手指修长。

    秦缕昼的瞳孔剧烈收缩,他还记得管理员一号这排字,这是发来那封电子邮件的那个人,并留下了他为什么会进入到这全息游戏内的唯一线索。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的姐姐呢!”秦缕昼咆哮的起身,像个孤狼一样露出獠牙,扯住对方的衣领不肯松手。

    “打我吧,来,让我看看小孤狼的拳头增强了多少,能否在我的脸上留出爪印。”黑衣男人无所谓的笑着。

    “什么意思?”秦缕昼敏锐的察觉到了话里的不对头。

    “我只回答你的第一疑惑。这里是407号桌,相当于独立的贵宾区域,一个浑身是血的漂亮女人将你送到这的。”

    黑衣男人用力推开了秦缕昼的手,整理好开松的衣领后,坐回位置,双手合拢成十字。

    “我想我们应该先谈谈你姐姐的事了。”

    “你们只要不伤害她,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的。”

    秦缕昼把右手隐侧在桌面下,溃疡的面积逐渐扩大,整只手掌都仿若坠入地狱中。秦缕昼虽紧咬住牙管,可脸上却比湖泊还平静。

    他触碰到对方,便给自己带来了源于灵魂性的痛苦。

    虽然他没有与其抗衡的资本,但在杀手行业里流传着一条保命铁规,永远也不要向狮子露出你可怜的尾巴。

    这只会让他对着你的弱点乘胜追击!

    “把这份协议签了。”黑衣男人将一份协议纸张从桌上推到了秦缕昼的面前。

    “等等,我看看,村长签了?还有白医生的医疗鉴定。呵呵。”秦缕昼捏紧了纸角,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与盖章,是唯有秦太子村才拥有的传承。

    即使他从不知道村长和白医生的名字,但秦姓却是他们身份向征。

    “我已经想好要退掉任务,退出孤岛了。”秦缕昼忽然开口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退出这场我们为你精心设计的群雄逐鹿?像个被抗美援朝打得从下水道逃走的儒夫?”黑衣男人接下来的话寂灭了一切。

    “不,你已经选退不了啦。”

    “我不信我连选择权也没有了么!”秦缕昼的紫眸穿过了兜帽里始终萤绕面容上的云雾,与闪烁着的深遂眼光正视着。

    “你看见泰猿古魔脖颈后的茧丝了吗?那里面包裏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长得与你很相似,并且一直在等待一个男孩去拯救他。”

    秦缕昼这才看见他周围的环境,露天的展顶,他们处在云瑞之上的堡垒中,有藤蔓攀附于石灰色城墙上,仿佛来自于19世纪的古堡。座立于参天的古树上。

    这是哪?他不是在黑喑里被掐紧了喉咙吗?

    可惜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你的意思是?”

    “秦缕昼,那是你的姐姐啊。”

    “你说那是我的姐姐……”屏幕上的摄向头在这时才对准了泰猿古魔的后颈,茧丝团内若隐若现出女子面容,而在其眼角下有一枚极小的泪痣。

    “天罪UST十大BOSS榜,你了解过吗?”黑衣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秦缕昼正陷入自喃,“每个怪物的脖颈后都植入了储存你姐姐记忆的蛋白质转换智能体。只有当你亲手杀死十大BOSS后,才能集齐记忆,在回到现实后用电脑帮你姐姐恢复曾经的记忆。”

    “原来这是个人生梱绑啊,先是有人叫我进这游戏内寻找身世之谜,后是又让我开启寻找记忆碎片之旅……”秦缕昼低喃着,他用手轻抚着形成屏幕的窗面,姐姐的鼻子在他指尖轻微的呼吸。

    “那么你是……”黑衣男人话未说完。

    “可是我怎么会松开姐姐的手啊。我可是要一直牵着她的手,她很笨的,连秦太子村内都会走迷路。”秦缕昼用双手虚抱着姐姐被茧丝缠封的脸。

    “真是个令人感到心痛的弟弟。”

    “把这份协议签了吧,用你的痛苦,换来你姐姐的万丈光笀。”黑衣男人字字珠玑。

    “我不想要她万丈光笀,但是这对于她来说是件能够保护她的事的话,我会愿意的。”秦缕昼看清楚了纸页上面的内容,这是份世上唯一亲人继承协议。他签了的话,在法律上他与姐姐不再是亲生血缘关系了。

    而在解释区,写着璀璨之路四个字。

    黑衣男人不言,他也不问。

    他签下了,秦缕昼。没有龙飞和凤舞,却比狼牙还要锋利,比月夜还要清冷的字体融入纸墨中。

    始终隐藏于桌底的右手,微微颤抖。

    “对了,把这杯酒喝了,我专门给你点的,这家店里最贵的珍藏品。”黑衣男人笑道。

    “不用了。”秦缕昼回绝道。

    “你的手不痛吗?喝了它不仅饥恢复如初,还有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这份新生的力量足以让你解决你眼前的危机。”

    “你这样给我真的好吗?我记得你当初发来的信件内用到了我们。”秦缕昼先前不说话,是因为手被血沙咀嚼着,剧烈的痛让他怕从颤抖的口音中露出脆弱的尾巴。

    我们,是一个团体的意思。对方以个人的形式给他好处,必定有什么要求。

    黑衣男人并未说话,忽然沉默地像是个羔羊。

    “还有,我的姐姐不是交易品,这份‘定金’你还是自己喝了吧。她的安危本该就是要交给我来守护的啊。”秦缕昼笑的像个孩子,可眼里的落寂却攀满了思念的白毛。

    黑衣男人只见秦缕昼推桌离席,他的手已经完好如初,不曾见到一丝伤痕。

    看来是我低看了这个孩子,黑衣男人的眼里波动出了一丝危险,笑容越加神秘莫测。

    真是个危险的孩子,可惜的是你不接受这份我给你的见面礼。算了,他们按排我沉在酒杯底的监视药水就当给他喝了,反正我就是他们的那个数棋人,也没人会知道。

    但是怪贵的……不过再肉疼也不需要了,这次与孤狼一样的男孩签协议没想到这么容易。

    黑衣男人把酒杯从半空中倾斜,清凉晶莹的液体淌过后,一道红色的凝线落在木板上,被擦得乌亮的皮鞋一脚踩过。

    “哦,顺带说一句,那个排行榜上第十的怪有俩,另一个水鬼样BOSS,他是你曾经遗失的所有记忆。除非你杀了他,否则无法取回。”

    秦缕昼向前走着,那扇瑰丽的门出现在酒馆的正中央,声音有些嘶哑,“我们姐弟俩的记忆我定会将其夺回,但是请你照顾好姐姐。”

    “要过年了。”黑衣男人突然道。

    “那时……我应该还在船上吧。”秦缕昼忽然停下脚步,他抬起头,在酒馆二楼立体的全方位触摸屏上,有一个站在雨中波淋湿的礼裙女孩,她的脚下是万丈狱火。海报上的是当红女明星艾薇儿,她代言着天罪UST游戏。

    可在这一刻,一声凤啼鸣叫。

    女孩脚底的狱火翻天而起,将她从海报上溶练得形神俱灭,一只冲天的凤停留在升腾起层层蒸气的雨夜里。透过逐渐因她身上燃烧着的火光而亮起的画面,娇贵的洋娃娃面容,那是他的姐姐。

    一行血泪从她的左眼角泪痣旁流下。

    一行字浮显而出:秦雨,谁是她等待的英雄?来吧,诸君,邀你共斩这星辰!

    “原来,这便是璀璨之路,姐姐真好看……”当系统在脑海里响起复活时间冷却完毕时,墓低下头向眼前凝视而去,生命力从门上的植物中绽放,开出红色花蕾。一条青色的蛇在门框上爬行,一口咬掉了一株含苞欲放的红花。

    青蛇朝他笑,幻化出了美女蛇的样子,染血的唇角上像是曼莎的眼睛。

    秦缕昼听见了潮汐的声音,那是海水拍打着沙砾,夹杂着风息和惊落到海面闷雷声。只感得全身受弹来的血盆蛇口吞噬,被垃扯进了门。

    (本章完)


同类推荐:发个微信去地府 香江王朝 道门振兴系统 万古魂祖 桃运小村医 天才猎妖师 毁灭剑豪 最强神话帝皇 古仙封魔 九劫圣天 龙衍至尊 太墟神王 未能救世的救世主与罪之书 他不是赌徒 崛起赛车 封天神祖 我和大圣是兄弟 超级剑魂 英雄联盟之电竞称神 我的影子会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