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燃烧的莫斯科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最后的胜利(大结局)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战场合同工 大夏王侯 醉迷红楼 替天行盗 最强妖孽兵王 时逝春秋 无品高手 异界为王之我有望气术 远东十虎 狼烟玫瑰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最后的胜利(大结局)

    在等待魏德林到来的这段时间里,我给朱可夫打去了电话,把德国新任的宣传部长弗里契派人来谈判,柏林城防司令魏德林宣布投降,以及戈培尔全家自杀的事情,一一向他做了汇报。

    “鲍尔曼在什么地方?”希特勒死了,戈培尔也死了,而新任的德意志首脑邓尼茨还没上任,如今在柏林权利最大的就是党务部长鲍尔曼,朱可夫急于知道这次的谈判,是否得到了鲍尔曼的授权,免得再次出现谈判无疾而终的情况。“弗里契派出的谈判代表团,有没有得到他的授权。”

    “元帅同志,”我就算不问谈判代表,也知道鲍尔曼此刻的真实情况,所以我毫不迟疑地回答说:“鲍尔曼已经在家里引爆手榴弹自杀,他和戈培尔的全家都死了。”

    朱可夫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问道:“你准备让弗里契的代表们做些什么?”

    “我打算让弗里契在电台发表讲话,将希特勒和戈培尔的死讯向全体德国人宣布。”我谨慎地说出了自己考虑良久的方案:“在告诉他们,说我军统帅部已经接纳了他们的无条件投降,并将柏林及其全体守备部队置于我们的保护之下。”

    “丽达,你的想法倒是不错。”朱可夫对我的方案倒是挺感兴趣的,不过他还是有顾虑:“你怎么保证,弗里契博士通过电台向德国人民发表的讲话,是符合我们的要求呢?”

    “元帅同志,这一点您可以放心。”对于朱可夫的担忧,我向他保证说:“我们会派人去监督他们的,以确保弗里契博士所发表的讲话,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

    “很好。”朱可夫见我已经把该考虑都考虑到了,称赞我一句后,接着说道:“现在我谈谈要求德方执行的投降条款……”

    我放下电话,走回到谈判代表的面前,对他们说道:“先生们,我现在向你们宣布朱可夫元帅所提出的条款:

    第一,苏军统帅部接受柏林的投降,并下令停止军事行动。

    第二,现存的一切德国民政当局和军事当局应向所有士兵、军官和居民宣布:一切军用物资、建筑物、公用设施和有重要价值的东西,均应妥善保持现状,不得炸毁和消灭。

    第三,请您、海纳斯多夫先生,会同我们的军官一起到汉斯·弗里契博士处,带他到电台发表演说,然后回到这里来。

    第四,我再次强调:我们将保证士兵、军官、将军和居民的人身安全,并尽可能对伤员提供医疗救护。

    第五,我们要求德国人方面不要进行任何挑衅行动,如射击或其它破坏活动,否则,我军将被迫采取还击措施。”

    听完我所公布的条款后,海纳斯多夫和坐在左右的两名助手低声地嘀咕几句后,抬头望着小心翼翼地说:“将军阁下,我请求您派出专门的人手,对我们的宣传部人员进行必要的保护。”

    面对如此怕死的海纳斯多夫,我淡淡一笑,随后说道:“我们的部队在进入柏林之前,就曾经向指战员们下达了命令,让他们不准随便伤害已经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的德军官兵,要确保他们的人身安全。”

    看到海纳斯多夫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我又补充说:“但是,由于希特勒所组织的‘人民冲锋队’穿的都是便装,我们无法准确地判断出谁是被胁迫的,谁是死硬的纳粹分子,为了确保我军指战员的安全,所以只要看到穿便服的人携带有攻击性武器,我们都会毫不留情地予以击毙。”

    我的话把海纳斯多夫吓了一跳,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崭新的勃朗宁手枪,放在了桌上,同时有些慌乱地说:“这是我用来防身的武器,不过既然您说可以派专人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我想这把手枪就用不上了,还是留给您做个纪念吧。”

    海纳斯多夫交出武器之后,又扭头问自己的副手:“你们带武器了吗?都交出来,免得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两名副手纷纷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我让参谋将海纳斯多夫放在桌上的手枪收起来后,小声地向崔可夫交代了接下来要进行的步骤。他听完后,拿起面前的一部电话,对着话筒说道:“让上校瓦伊加契夫和他的翻译茹拉夫廖夫准尉到我这里来一趟。”

    几分钟以后,穿着崭新军大衣的瓦伊加契夫上校和翻译茹拉夫廖夫准尉两人,出现在我们的指挥部里。崔可夫走到两人的面前,将他们仔细打量一番后,他望着瓦伊加契夫说道:“上校,我现在交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他半侧着身子,朝海纳斯多夫努了努嘴,继续说道,“你们同海纳斯多夫去找汉斯·弗里契博士。弗里契将以德国新政府的名义,命令军队投降及将装备和技术兵器有秩序地移交给我军。让弗里契通过电台发出公告,说明苏军统帅部已经接纳他们的投降,并已将柏林及其全体守备部队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你们要保证弗里契顺利地到达我们的电台,并就我所说的各点对其讲话进行监督。演讲之后,弗里契和他身边的同事应当回到这里,我们将在这时讨论下一步的工作。明白吗?”

    瓦伊加契夫望了海纳斯多夫一眼,随后点着头回答说:“明白了,司令员同志,我一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正当瓦伊加契夫带着海纳斯多夫他们准备离开时,却意外地和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魏德林一行人相遇了。

    中等身材,显得有些苍老的魏德林斜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用德语嘀咕了一句什么。站在我们身后的翻译连忙告诉我们说:“他说,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崔可夫听完翻译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愉悦起来,他扭头对我说道:“看来除少数的顽固分子以外,所以的德国人都觉得应该停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了。”

    崔可夫和走过来的魏德林握手后,客气地问道:“魏德林将军,柏林的城防军都是归您指挥吗?”

    “是的!”上了年纪的魏德林挺直腰板,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那整个柏林的守军呢?”崔可夫继续问道:“您能给他们下达命令吗?”

    魏德林摇了摇头,说道:“我昨晚曾经给所有的部队下达了抵抗到底的命令,但今天又向他们下达了停止抵抗的命令,我不清楚有多少人会听从我的命令。”他说到这里,沉默了片刻,他用手指着桌上的地图,继续说道,“驻扎在这里的党卫军残部,我就无权指挥他们。除非是希姆莱或者总参谋长克莱勃斯将军,给他们下达投降命令。”

    “希姆莱不在柏林,我们也无法和他取得联系。”我等魏德林一说完,立即接着说:“不过克莱勃斯将军正在我们这里做客,你们可以发表一个联合声明,督促柏林城内的德军停止抵抗,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

    “什么,克莱勃斯将军在你们这里?”魏德林听我这么说,顿时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这怎么可能呢?”

    “没什么不可能的,魏德林将军。”为了给克莱勃斯留一点尊严,我对魏德林委婉地说:“克莱勃斯将军作为戈培尔的全权代表,到我们这里来进行停火谈判。因为戈培尔拒不同意让部队放下武器投降,所以我们的谈判破裂了。而克莱勃斯将军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身体出现了一些小小的不适,所以便留在我们这里进行修养。”

    听说克莱勃斯是留在我们这里治病的,魏德林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假如克莱勃斯将军能出现的话,我非常乐意和他共同起草一份让守军彻底投降的命令。”

    克莱勃斯从朱可夫那里赶过来时,魏德林起草的命令已经完成。为了表示诚意,克莱勃斯专门向我们念了一遍:“1945年3月8号,元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抛下了所有忠于他的人。根据元首的命令:你们忠于元首的德国士兵们,应该继续为柏林而战,尽管已经弹尽粮绝,继续抵抗已经毫无意义,但仍应该继续为坚守柏林而战。现在我宣布停火,因为你们每继续抵抗一小时,都会延长柏林人民和我们伤员的痛苦。经过与苏军统帅部的磋商,我要求你们立即停止抵抗。原柏林卫戍司令炮兵少将魏德林。”

    在念完以后,克莱勃斯也拿起笔,在后面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德意志陆军总参谋长克莱勃斯上将。签完以后,他将那份语句有些不通顺的命令递给了我,同时说道:“奥夏宁娜将军,只要你们播放了这份投降命令,我相信柏林城内的抵抗就会彻底结束!”

    我接过了克莱勃斯手里的投降命令,然后与他和魏德林一一握手,态度诚恳地说:“两位将军,你们今天的所作出的一切,将德意志从覆灭的边缘拯救了出来,我相信历史会记住你们,德国人民会记住你们!”

    安排克莱勃斯他们到旁边的空房间去休息后,我给朱可夫打去了电话,汇报了这份投降命令书的事情,然后向他请示:“元帅同志,我们接下来怎么做?让柏林的电台广播这份投降命令吗?”

    “光用电台还不够,也许很多正在战斗的德军士兵是无法收听广播的。”朱可夫听后,立即补充说:“我会让方面军政治部抽调广播车,将克莱勃斯和魏德林联合签署的投降书,沿街进行广播的,以确定每个人都能听到。”

    我们将投降书的原件送到了方面军司令部后没多久,窗外就传来了广播车所播放的公告,虽然我听不懂德语,但我却很清楚,他们正在不停地循环播放克莱勃斯和魏德林的停战命令,呼吁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德军官兵放下武器投降。

    3月10号的清晨,窗外忽然变得安静下来,听不到我早已听惯的爆炸声,甚至连零星的枪声也没听到。集团军副司令员杜哈诺夫从外面走进来,向我和崔可夫报告说:“司令员同志,已经搞清楚,把红旗插在国会大厦顶楼的,是第3突击集团军第79步兵军第150师的三名战士……”

    我听到这里,心里不禁暗自感慨历史的纠错力真是太强大了,虽然崔可夫的部队率先冲进了国会大厦,但最后将红旗插上楼顶的战士,依旧还是库兹涅佐夫将军的部下。

    我听到普罗宁在低声叹息,为自己的部队没有首先将红旗插上国会大厦顶楼而遗憾,便开口劝说他:“军事委员同志,别叹气了,虽然不是近卫第8集团军的指战员,将红旗插在了楼顶,是终究还是我们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的指战员完成了这足以载入史册的行动。”我在停顿片刻后,又接着说,“和科涅夫元帅的部队相比,我们还算运气好的。根据最高统帅部给他们划定的进攻区域,他们最多只能推进到蒂尔花园区西南面的动物园,就不得不调头去进攻其它的地段。”

    站在窗前的崔可夫,在看了一会儿外面的风景后,忽然扭头冲我们说道:“指挥员同志们,胜利了,我们终于打败法西斯侵略者,你们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到街上去看看啊?”

    没等我回答,通往方面军司令部的那部高频电话便响了起来。站在附近的一名参谋拿起电话听了片刻,便将话筒朝我递过来,态度恭谨地说:“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您的电话。”

    我走过去接过话筒,刚贴近耳边,便听到朱可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结束了,丽达,一切都结束了,柏林的守军正在所有的地段向我军投降,我们胜利了!”

    也许是太激动,朱可夫的声音忽然中断了,过了好一阵,我才听到他继续说:“现在唯一令人扫兴的事情,就是没有能够活捉希特勒。如果我能活捉那家伙,将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惜我现在无法兑现几年前一定要活捉希特勒的诺言了。”朱可夫说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把话题一转:“我打算亲自到国会大厦,和我们的指战员庆祝胜利。丽达,你把崔可夫他们都叫上,我们一起去欢庆这个伟大的胜利!”


同类推荐:大道争锋 异空之三国灵将 重启1997 我家怪兽初长成 无限进化之龙 以神为饵 造化诸天万界 许仙霸途 混在末世当渔夫 我才不是本子漫画家 周氏医女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我给妖魔当老师 合婚秘籍 妖世纵横 重燃1990 武统山河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吾为元始大天尊 阴阳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