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风起大宋 第三百六十六章 编故事,谁不会啊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随时穿越明末 红楼探秘 兵之圣者 私奔到大宋 无敌升级王 丰臣遗梦 王爷,来生请不要再记得我 史上最强君王 太平要术传 四海八荒秦制六合

第三百六十六章 编故事,谁不会啊

    “官家果然是这样说的?”

    姜德的房间中,燕青坐在边上,一句一句的将之前赵佶言行举止说给姜德听。

    “正是这样,一字不差。”燕青对自己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主公,如此说来,梁山战报还没有传到官家耳中。”许贯忠立刻分析道“必然是郑居中等人将消息扣住,想运作一番了。”

    “他们想运作,我们也想运作,就看谁运作的好了。”姜德笑道“现在官家已经起了修园子的心了,接了下来,就是坚定他的心。

    郑居中和刘正夫二人绝对没法挤出钱财一边打我梁山,一边修艮岳。”

    许贯忠道“主公,这如何坚定官家的心呢?”

    姜德笑道“这件事情就要交给梁师成了,小乙哥,去让梁师成来一趟。”

    “怎么?主公你要见他?”许贯忠有些担心的说道“这可有些冒险了。”

    姜德点头道“梁山之事也要有人帮衬,他是最好的选择,无事,便如此办吧。”

    燕青领命出去,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燕青才带着梁师成回来。

    “啊呀呀,果然是小郎君啊,之前小乙哥和我说,我还有些不信呢,我就说嘛,除了小郎君当面,还有谁能做出那样精美之物啊。”梁师成一进门看到姜德便拱手笑道,眼中全是热情。

    “还要多谢梁公之前通信之恩啊,要不是有梁公在,在下这百二十斤肉恐怕都被奸臣交代在了梁山上。”姜德对梁师成谢过后说道“不知梁山战报是否已被官家知晓?”

    梁师成微眯眼睛问道“不知道小郎君说的是什么战报?”

    姜德也不绕圈子,直接回道“便是呼延灼被迫降贼,数万官军全军覆没的战报!”

    “什么?”饶是早有准备的梁师成也被这样的消息吓了一跳。

    “那可是数万大军啊?怎么会这么快就被打的全军覆没了?还有那呼延灼,不是说是将门虎将吗?”

    姜德拉着梁师成坐下道“梁公啊,你可知道被派去做监军的钱内官?”

    梁师成哼了一声说道“此人我自然是知道的,这厮凭借和郑家的关系,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为人我不齿也!”

    别奇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梁师成和钱仪都是内官,要想没点争斗是不可能的,何况现在是人都知道郑居中和蔡京是死敌,梁师成自然要在姜德面前说钱仪的不是。

    姜德点头道“便是因为此人,呼延灼才被迫降贼的,梁公应该也知道,在下之前冒险上梁山想招降那些贼人,一来想立些功劳报效官家,二来也是想免去一场刀兵之祸。

    没想到那钱仪,不知为何,一心想战,见我上山后,立刻强逼呼延灼进军,呼延灼上言表示招降还有望,不如等等在下的消息,但钱仪却以不服军令相得呼延灼只能冒险进军,结果消息不密,被梁山贼人探得,反而被伏击而败。”

    “啊呀呀,这钱仪当真不是人臣,小郎君还在险地,这不是想要借刀杀人吗?”梁师成一下指出此事险恶之处,又疑惑的看向姜德问道“那小郎君为何?”

    “为何在此对吗?那梁山贼人一开始倒是真的想杀我泄愤,在下当场便问那些贼酋,汝等想和朝廷打多少年?那些贼酋便不敢动在下了。”姜德笑着说道“这也是官家洪恩所致,否则那些山林之人哪里会因为畏惧天威而不敢动在下呢。”

    “万幸!万幸啊!”

    “再说呼延灼,他被败了之后,带着残军想撤回本寨,谁想到看到的却是寨门紧闭,自己的儿子和部署被绑在寨门上,原来那钱仪害怕呼延灼上报官家说是他逼迫进军导致兵败,故而先下手为强,还想让呼延灼自杀于当场。”

    “啊?好狠毒的家伙!”

    “可不是嘛!”姜德拍掌叫道“据说当时是血流滚滚,上百忠心耿耿的将士被残杀当场,还好军中有义士看不下去,当场射伤了那厮,但那厮却命大逃走了,当时梁山军又尾随而至,呼延灼万般无奈之下,这才降贼。”

    梁师成听着如同传奇一般的故事,半晌才道“这倒也怪不得他了...只是小郎君你如何脱困的呢?”

    姜德再道“这事说来还多亏了呼延灼将军,呼延灼上山后,那些贼酋自然是欢庆起来,呼延灼便对那些贼酋说,朝廷还有大军百万,今日得胜,明日是否还能得胜?如不能,当早作打算。”

    “这话倒是有理。”梁师成点点头同意道。

    “却是有理,那些贼酋当场便犹豫了起来,在下便言愿意进京再说招安一事,那些贼酋想着在下在山上也无用,只是浪费粮食,故而放了在下下山。”

    姜德的故事说完了,梁师成感叹了一会后道“但这样说来,有些奇怪了,小郎君你都回来了,为何战报却还没到呢?”

    姜德笑道“恐怕是有人想运作一番,故意让他到不了官家面前吧。”

    “何人如此大胆!”梁师成顿时怒道,他做为天子家奴,最为看不得外人蒙蔽官家,要蒙蔽,也得是他来蒙蔽啊。

    “是谁...在下就不知道了。梁公啊,在下第一次被官家委派重任,绝对不允许这样狼狈回京,故而昨日到了,也不敢告知官家。”姜德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告知官家自己回来了的原因。

    “哎...官家待小郎君可是如同子侄啊,既然小郎君回来了,还是早日和官家说下才是,小郎君可是要在下帮忙?”梁师成可不认为姜德叫他来是为了说故事的。

    “呵呵,被梁公看穿了,却是有两件事要梁公相助。”姜德点头道。

    “请小郎君示下。”

    “一来是太师的事,太师为国为民一生,却被小人所害,被官家疑心,如果上位之人也有匡国济时之才也就罢了,但那郑居中、刘正夫不过是碌碌无为之辈,如何能和太师相比?

    不说别的,就说经国之道,这二人可能和太师相比乎?梁公,你之前也看到了,官家的延福宫实在是有些小了啊,但如果要新建园子,国库中可有那么多的钱财?”姜德手指微点桌面道“我只希望等日后官家为此事苦恼的时候,能有人引官家去一趟太师府。”

    梁师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仿佛上面有花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姜德明白,这是要好处了。

    “当然了,梁公为太师如此冒险,这日后新建园子的监工一职,我看也必为梁公才行啊。”

    梁师成立刻抬头道“太师一心为公,小郎君说什么冒险这样见外的话,请放心吧,此事我必定全力相助!”

    能不全力相助吗?那可是个比延福宫还要大的园子,这里面会有多少油水?上一个杨戬就是因为这个赚到现在肚子都是圆的,现在终于轮到他梁师成了。

    姜德为了重新凑齐赵佶的昏君奸臣班子也算是拼了,也不知道蔡京知道会不会感谢他。

    “第二件事便是梁山之事了,梁山之主姜信之已经全权委托我来和朝廷谈招安之事,在下过几日便会在大朝时上殿,到时还请梁公助我。”

    梁师成立刻明白姜德是准备在大朝的时候打郑居中几人的脸了,他一边心疼郑居中,一边也有些幸灾乐祸。

    “好说,好说,小郎君的事便是在下的事,到时在下一定全力相助!”

    等梁师成离开后,姜德又对燕青说道“去,让我们的人都准备好,等大朝那日把消息都散播出去。”

    “是!”

    另外一边的赵佶正和李师师几人玩着三国杀玩的高兴,看到梁师成回来了,问道“你这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

    梁师成笑着回道“小的刚刚又去看了一眼那沙盘,那沙盘已经快完工了,实在是美的厉害啊,小的不禁想,等小的年老不能伺候大官人的时候,就去江南养老好了。”

    赵佶把一张杀字牌打出,哼道“你们倒是都好走,留我孤家寡人在此终老...”

    李师师看了梁师成一眼,她早就被告知了此中奥秘,便道“大官人,奴家听说延福宫乃人间仙境,怎么?还留不住梁大人的心吗?”

    赵佶把牌一丢,叹道“延福宫...不说也罢啊....”

    梁师成和李师师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只带着赵佶玩乐,但赵佶的劲头却明显小了不少。

    ——数日后大朝

    赵佶照例打着哈欠的坐上了龙椅,他看着下面点点头,旁边的梁师成吼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郑居中看了一眼身后,一人出列道“回官家,在下有事启奏。”

    赵佶一看,西府的人,点点头,那人上奏道“启禀官家,济州府传来急报,呼延灼背叛朝廷,坑杀我三万大军,监军钱仪生死不知,参军姜德毫无消息,只有三千残军在几员战将带领下撤退至济州,官家,梁山已成我心腹大患矣!”

    “什么?”赵佶听得只感觉脑袋一懵,下面群臣也是嗡的一声议论纷纷。

    坑杀,并不是说挖个坑杀了,而是坑人的坑,但那可是呼延灼啊,将门之后,而且还是备受重视的将门之后,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去训练宋军秘密武器连环马了,居然降贼了?

    “此事可当真?呼延灼真的降贼了?”赵佶还是不相信的问道。

    “启禀官家,却是当真!有济州府奏折为证!”

    赵佶让梁师成接过奏折,打开一看,果然是真的。

    “该死的呼延灼!寡人如此相信他,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赵佶觉得自己的信任被人背叛了,气的简直要吐出血来。

    “启禀官家,小王觉得此事必有蹊跷!”白胡子的向宗回硬着头皮走了出来,没办法,做为将门的代言人,他有些话必须说。

    “向王爷,这白纸黑字在这里呢,有什么蹊跷?明明就是那呼延灼野心勃勃,被人告发后,先下手为强!”一个文官出列说道“启禀官家,此事必须严办,下官建议派兵捉拿呼延灼一家老幼,以叛逆罪论处!”

    “臣附议!”“臣附议!!”

    俗话说墙倒众人推,此时的呼延灼就是这堵墙,自然是被众人抢着推了。

    郑居中见一切顺利,继续上前道“启奏官家,呼延灼已经上了梁山,依臣看,如何铲除梁山才是重中之重,还请陛下再发大军,剿灭梁山贼寇!”

    赵佶本想说出兵,但又犹豫了起来,这出兵可是要花钱的,而且刚刚去了三万都败了,现在又要多少兵力呢?

    “这...要多少大军?国库中可还有钱财?”赵佶问道。

    郑居中也算过账了,直接道“国库中钱财还可以支撑十万大军三月花费,只需遣一帅才,率十万雄师,必可以一扫贼穴!”

    十万!亏你说的出口!

    赵佶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准备把国库的钱全部花光吧,那黄河还修不修?西北还打不打?

    “启奏官家,要平梁山,无需十万大军!”

    一个文官走了出来,对赵佶拜道。

    赵佶一看,认识,李纲!

    “李爱卿,此话怎说?”

    李纲抬头挺胸道“回官家,臣有本奏!”

    “准!”

    “臣弹劾济州府知府董勇谎言上告,蒙蔽圣听!臣弹劾内官钱仪滥用职权,逼将反叛!臣弹劾太宰郑居中,知情不报,不为人臣!”

    好么,这一个比一个狠,所有人看向李纲,郑居中更是一口血要喷出来了,你李纲还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不为人臣,你这是要和老夫不死不休吗?

    赵佶不傻,一听就知道济州府的奏折中有些话不对,他黑着脸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纲你有话就说。”

    李纲再拜道“臣昨日有一好友拜访,此人刚刚从梁山下来,梁山之战一事最为清楚不过,请陛下允许此人上朝,到时候一问便知。”

    赵佶点点头,他也想知道梁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宣!”

    李纲笑了一下,对外大喊“官家有旨!宣中卫郎姜德觐见!”

    姜德?不是刚刚还说毫无消息吗?怎么回京了?

    赵佶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下面,直到姜德真的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赵佶才相信,姜德真的回来了。


同类推荐:终极盆栽 隋唐大魔王 白泽手札 孺子春秋 农民医生 漫威世界里的咸鱼王 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位面主宰神 重生军嫂追夫记 暗界至尊 神级雇佣兵 梦幻九七 权路风云 美漫之我道 名门长女 水镜宫 盘龙之无限进化 二次元的浪客 终极学生在都市 我在位面冒险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