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侠修真九龙奇案录 章四十一 玄武的动作


本周推荐: 龙符 剑来 不朽凡人 圣墟 我有皇帝分身 武道宗师 一剑飞仙 通天仙路 替天行盗 我有一个炼妖壶 寻龙璧 磐武大道 蜀山武神 极品打脸系统 九劫尊者 超级送宝系统 至尊仙朝 华山剑客 显圣纪 时间之永恒

章四十一 玄武的动作

    就在辰御天等人在京畿府的分析的同时,他们口中的真凶武乘天,此刻正在城内一座茶馆中,与一个人对峙。

    “阁下可是姓武?”

    对面的人,看着武乘天藏在斗笠下的容貌,缓缓开口。

    武乘天微微愣了一下,拿着茶杯的手在身前缓缓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茶。

    “不,阁下认错人了,”

    “哦?是么?”对面的人轻声一笑,“在下真的认错了人么?”

    “自然。”武乘天没有抬头,道。

    “那不知阁下能够抬起头来让在下好好看看?”对面的人又笑了。

    武乘天心中没来由升起了一丝警觉。

    随即缓缓抬起了眼皮,向着面前之人投去了一丝目光。

    眼前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白衣公子,手持一柄白色的折扇,面带淡淡笑意,行止之间,一派儒雅之风。

    “我已经说过了,阁下认错人了。”

    “可是在下感觉并没有认错,所以才问阁下能不能抬头让在下看一眼。”白衣公子面带笑容。

    武乘天心中更加警觉,却依旧低着头。

    “老夫相貌丑陋,恐怕阁下不喜,还是算了吧。”

    “哦……既然如此,那看来在下还真的有可能认错了人,打扰了,请……”白衣公子说完,直接离开了。

    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武乘天心中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抬头确认对方是否离去之时,他却发现,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凭空多出了一个信封。

    武乘天目光微微一凝。

    他记得很清楚,方才这桌子上,可没有此物。

    那么此物,应该便是方才那白衣公子留下的。

    想到那白衣公子方才的奇怪话语,武乘天眉头微皱,沉吟片刻,拿起了信封。

    随即,他的双目,顿时一怔!

    “这是……”

    一抹惊骇之芒划过眼眸,武乘天皱眉,望着信封上早已写好的四个大字。

    “武兄亲启。”

    武乘天带着疑惑拆开了信封,只是看了一眼,神色骤然大变!

    “啊?!这,这是……”

    他猛然站了起来,身子微微颤抖着,随即一把将手中的信撕得粉碎,而后扔下了几钱碎银,匆匆离开了茶馆,

    茶馆不远处的一家布店门口,方才的白衣公子气定神闲,摇着手中的折扇,望着茶馆门口匆匆冲出的身影,微微一笑。

    武乘天东张西望了一阵,也看到了那个似不容于尘世的白衣之影。

    随即其神色掠过一抹愤怒,朝着白衣公子走了过来。

    看着武乘天距离自己还有几步距离,白衣公子微微一笑,轻声道:“看来在下果然没有认错了。”

    武乘天目中怒火隐隐,一步来到白衣面前,揪住了对方的衣领,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白衣面色毫无变化,笑道:“这个问题,应该由在下来问你才对,不知此刻的你,究竟是姓武?还是姓岳?”

    “你……”

    武乘天目中的怒火更加炽盛,抓着衣领的右手也更加有力。

    “还是不愿意说么……但这也无妨,你能够追出来,应该是看了在下留下的信息,既然如此,即便你不说,在下心中也已经有了答案。”

    白衣盯着武乘天,忽然微微一笑。

    闻言,武乘天目光剧烈一闪,片刻后,缓缓放开了白衣。

    “既然你全都已经清楚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我就是你要找的武姓之人。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白衣轻轻整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笑道:“武兄你如此聪明,难道还不明白在下想要的是什么?”

    武乘天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为了那样东西么?”

    “当然,或许武兄你并不知道那东西的价值,但在下相信你应该不会拿尊夫人的性命开玩笑。”

    白衣笑道。

    听闻此言,武乘天目中闪过一抹历芒,问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白衣笑道:“这就不是武兄你应该了解的了,你只要帮助我得到你藏起来的东西,尊夫人我定然毫发无损地还给你。”

    闻言,武乘天的神色,略有些不好看起来

    “此话当真?”他看着白衣,神色中略带着一丝怀疑,问道。

    “你说呢?”

    白衣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武乘天沉默起来。

    见状,白衣淡淡笑了笑,“武兄,你尽管放心,只要你肯帮助我,尊夫人定会无恙,不过若是你想要耍什么花样,就莫怪我……“

    他话未说完,便听武乘天目光森冷道:“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

    “自然。”白衣笑了笑,随即道,“那就请武兄赐教了。”

    武乘天冷冷地地看了他一眼,道:“东西就在孟星魂居住的客栈房间内,我将它藏在了一幅画中,不过听说前些日子那家客栈遭了贼,所有的画都被偷走了……恐怕此刻已经落入了某些有心人的手中了。”

    闻言,白衣神色一怔,旋即笑道:“武兄话语中有心人,可是别有所指?”

    武乘天冷冷一笑,“既然你知道我手中之物究竟是什么,自然也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反正我所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应该信守承诺了。”

    白衣笑道:“这是自然,不过,我方才所说,是武兄助我得到那样东西后,我会放尊夫人回来,所以在我拿到那样东西之前,还请武兄稍微忍耐一下才好。”

    话落,其周身内力猛然一阵鼓动,一股怪风凭空而生!

    武乘天彻底变了脸色,看着周身环绕着劲风的白衣,吼道:“你难道想要食言么?”

    “哈哈……放心,在下一言九鼎,只要拿到想要之物,定会放尊夫人归来。”

    白衣的身形在劲风中猛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阵传音在武乘天的耳中轰然响起。

    武乘天面色一变,一步踏出,就要追白衣而去,然而就在其方抬起脚的刹那,一道风刃猛然激射而来。

    武乘天不得以后退。

    抬头再看时,哪里还有白衣的影子……

    “混蛋,上当了……”武乘天的面色一变,望着白衣离去的方向,握紧了拳头。

    ……

    ……

    白衣离开武乘天后,手中的折扇恍然一变,竟是化作了一个类似玄武的玉石雕饰。

    回想起方才最后气急败坏的武乘天,他淡然一笑,“武乘天这边显然已经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不过他方才说残图极有可能已经落入有心人之手,指的应该是覆天教吧?”

    “他们的速度还真是快呢……不过,东西应该还没有落入他们手中,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还想现在这般留在京城了……”

    “看来八成是出了什么意外……前往一探……”

    话落间,其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人已经到了数尺之外……

    约莫一盏茶之后,他人已经来到了悦来老店的门口。

    虽说之前经历了那离奇的盗窃案,但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客店的生意。

    白衣来此之时,还不是正午饭点,但大堂却已经坐满了人,彼此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更有几个跑堂伙计,在其间跑上跑下,忙碌不休。

    看着店中的景象,白衣淡淡一笑,抬步入堂,直接来到掌柜李云的面前。

    “掌柜的。”

    “哟,这位客官,有什么事么?”李云客气地冲着白衣拱了拱手,满面笑意。

    “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此人是我的一个乡亲,此番进京受了他家人所托,特意过来探望一下。”白衣道。

    “哦?不知客官想要打听什么人?”李云微微有些好奇。

    白衣道:“此人我也不曾见过,只是知道他家姓孟,名字叫做星云!”

    “啊?孟星云?!”

    听到这个名字,李云顿时吃了一惊!

    白衣目中闪过一缕精芒,叫道:“不错,就是他,看来掌柜的果然认识他,不知道掌柜的能否上去将他喊下来,就说有同乡想要见他。”

    闻言,李云目中,立刻涌上了一抹……难言的复杂之色。

    他看着白衣,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白衣见状,奇道:“掌柜的觉得此事有些为难?如果是需要银两的话,在下这里也略有薄资,倒是无妨。”

    “客官,你误会了。”

    看到白衣伸手就要从怀中取出银钱,李云连忙开口道,“不是我觉得为难,而是……”

    说道这里,他的话语再度顿了一下。

    白衣疑惑地看着他。

    “唉……我也不骗你……”李云的目光急促的闪烁了几下后,种种叹了口气道,“你要找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他的人头,至今还在官府里面呢。”

    听到这话,白衣顿时愣住了!

    李云无奈的叹了口气。

    过了片刻,白衣呆滞的眼神才略有光芒闪过,其身子微微颤抖,看着李云,露出一幅难以置信的神色。

    “掌柜的,你……是说笑的吧?“

    李云叹了口气,道:“唉……客官,我哪里有心情和你说笑,我说的都是真的。”

    听到这话,白衣的身子再度猛然一震!

    一抹悲痛,缓缓涌上!

    看着其如此,李云缓缓地叹了口气,道:“客官,还请你节哀顺变,你既然是他的同乡,就请你将他的留在此处的遗物带回去吧。”

    闻言,白衣默默点了点头,目中的悲色,丝毫未减。

    李云叹了口气,进了柜台后面的厢房,取出了一个包裹。

    这些,便是孟星云留在店中的遗物。

    李云将包裹交给了白衣,白衣接过,打开包裹仔细检查了一番,眉头微皱。

    “掌柜的,虽然在下很感谢你帮他收录了遗物,但在下还是有一事想要向你请教,这里原本应该还有一幅画,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

    听闻白衣此言,李云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还有一幅画?”

    白衣神色不变,解释道:“掌柜的有所不知,在下此番进京,其实是受了孟兄家人之请,要从他的手中将那一幅传家宝画作带回去,如今他人竟亡故他乡,画作也不在这些遗物之中,在下还真不知道回去之后,该如何向孟家之人交代。”

    李云点点头,“原来如此……既然这幅画是亡者的传家之宝,自然是要物归原主的。不过画并不在我的店里,他被官府的人带回去了。”

    “官府?”白衣眉头一皱,奇道。

    “正是,详情听说……”说罢,李云便将当初自己在告示上看到孟星云人头、去官府报案以及后来官府来店里搜查一事,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衣。

    白衣听罢,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没想到竟然还发生了这种事,多谢你的告知。”

    李云摆手笑道:“这不算什么,若那幅画对于客官你极为重要的话,我这就与你一同前往官府,帮你把画拿出来。”

    白衣微微摆了摆手,道:“这就不用麻烦掌柜的了,此事有在下一人即可,请……”

    说完,白衣拿起了那包裹,冲着李云微微点了点头,离开了店里。

    李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在意的笑了笑。

    丝毫没有发现,这个方才还一脸谦逊礼貌的白衣人,在脚步迈出客店大门的那一刹那,嘴角,缓缓浮现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

    ……

    深山。

    一座小木屋孤零零地伫立在山峰之下。

    这木屋很新,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建成一般,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尤显得突兀。

    木屋内,有两个人。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一个人,则被五花大绑在粗糙的木床上。

    坐着的人,看着被绑着的人,那覆盖在青铜面具下的嘴角,裂开了一丝缝隙。

    绑着的人,看着那一袭红色的倩影,目中却满是惊恐之色。

    “呵呵……害怕了么?”

    坐着的人,透过覆盖着脸颊的青铜面具,传出一阵妩媚千娇的笑声。

    被绑着的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已经将一切都暴露无遗。

    于是坐着的人又笑了。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推开了屋子里仅有的一扇窗户,望向窗外。

    阳光透过其身体与窗户的缝隙,投射在木屋内。

    “呵呵……不用怕,很快就会结束了,一切,很快都会结束了……“


同类推荐:最佳恋爱对象 奥特:只想守护你 网游之江湖令 射天妖 13级海啸之后 黑曜契约 网游之双修战僧 疯狂精灵岛 一本仙经 武松要救潘金莲 痴人话梦 江湖又梦 星际生存手册 重生三国之征途 草木奇谈 梦幻西游之十二神兽 大明资本家 神光冲霄 原血神座 篮坛超级巨星